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七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七) 第三七六回 忽悟前言具供死状 细推诗句莫解冤情 却说朱光祖在旁说道:“小弟在二年前,听得江湖上朋友所说:窦耳墩有个儿子叫窦飞虎。其人本领异常出众,他却安分守已。他所住的地方,就叫作连环套。今照那道士所说,什么曲折连环,莫非就应在此地?但是这窦飞虎从来不做这些事的。果是窦飞虎将御马盗去。不是小弟多嘴,还是褚大哥前去一走,当面与窦耳墩要回。又因窦耳墩那老儿,与褚大哥也有些交情。如今诸大哥前去,只要与窦耳墩说明。窦飞虎究竟是个小辈,不能回绝褚大哥的面子,或者御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六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六) 第三七五回 醉白楼道士泄机 漕督府贤臣聚议 话说黄天霸在醉白楼才拣下座位,令小二去拿酒来。忽然掉转头来向东一望,只见靠着东壁以下一张方桌子,上坐一人。头戴逍遥巾,身穿鹤氅。淡黄色面皮,大鼻梁,阔口。两道浓眉,一双秀眼。虽然道家装束,飘飘然,却实在不凡。靠着桌子,有一面白布招牌,上写着:“知机子善相天下士。”两旁又有两行小字,上写一行是:“能知过去未来事”;下写一行是:“善识穷通寿夭人”。 黄天霸见了那人,觉得他生的不凡,好生惊异,因即频频注目。道士瞥见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五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五) 第三七四回 疑案难明县令宿庙 宝物未获总镇寻踪 话说颜县令先将原告杨怀仁,同杨士兴二人问了一遍。先后命二人退下,即令带杨吴氏听讯。不一刻,差役将吴氏带进。颜县令望下看去,只见吴氏垢面蓬头,麻衣如雪。悲痛之状,有奄奄欲绝之势。低着头一步步望前慢慢走进,到了堂上,向公案前跪倒,便向上磕了一个头。匍匐在地,口中哀哀哭诉道:“小妇人蒙恩提案,求大老爷明镜高悬,从公判断。只要生无负屈,死不含冤。小妇人虽罪拟凌迟,也不算愧对亡夫于地下了。” 说罢,哀哀哭泣不已。颜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四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四) 第三七三回 法外推情恩准视殓 事后报案意图雪冤 话说阜宁县姓颜名继祖,山东人氏。是个两榜出身,屡膺要缺,清白自持。而于这命案上,尤不肯卤莽从事。惟恐有冤抑等情。所以颜县令沉吟良久,因望杨士兴道:“尔子虽然中毒身亡,其中不无冤抑。据本县察看,尔媳亦非凶恶之妇。本县此时却不能草草定案。即谓尔媳谋死亲夫,必须带回衙门彻底根究,才能定谳。尔子既已身死,尔可妥为收殓。本县将原、被告一并带往衙门审讯便了。”杨士兴听了这话,感激非常。因跪下求道:“求大老爷公断,总期儿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三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七三) 第三七二回 未亡人明心求殉节 刁族长得意代鸣官 话说杨士兴听了堂叔杨怀仁这番话,不免半信半疑。因暗道:“不论是身死明与不明,也该去吴家送信。”因立刻着人前去。原来吴家也是阜宁县的大族,在有名的吴家甸。这吴氏之父,名唤吴有德。他妻子李氏,膝前有两儿一女。女儿就许配杨大富为妻。这吴有德为人忠厚非常,实在是个有道长者。家里也有些薄薄的产业,在吴家甸居住,就要算他是个首富。自女儿嫁到杨家之后,除非家中有婚丧喜事,才将女儿接回来过两日。事完之后,又将女儿送回夫家。
<< <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> >>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4269978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5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