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七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七) 第三八六回 黄天霸解饷诱贼 朱光租借牌还刀 话说陆松云听说此话,因道:“既承诸位官长到此捉拿强人,剿灭山寨,为我们地方除害。小人们且感恩不尽,理应稍竭微劳,但是,长官所要各物,这车辆尚可如期应命。沙袋也还可以设法。惟有千余斤石块,后日断不能如数全有。长官能展限一日,小人便好去办了。”朱光祖道:“稍迟一日,却也无妨。但不过务要机密,万不能稍露风声。倘若泄漏风声,那时可不能怪我等毫不容情了。”陆松云道:“长官但请放心,小人若稍漏风声,甘愿治罪。”朱光祖大喜。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六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六) 第三八五回 老褚标患病在中途 朱光祖设计诱强寇 话说黄天霸、褚标、朱光祖三人,直望连环套而去。这日走至天津不远,寻了客店住下。忽然褚标在路大病起来。一连三四日,不但是腹泻不止。而且寒热交作。黄天霸、朱光祖二人,好不急躁。好容易到了七日,才算退了寒热,腹泻也算止了。二人正在互相议论,忽见关太、计全、何路通、李昆四人走进店进。黄天霸一见,好生诧异。因急问道:“诸位兄长何以也到此地?”计全道:“不期在此遇见,真是巧极了。只因大人于贤弟走后,忽然有个朋友从京里出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五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五) 第三八四回 樽酒言欢为长夜饮 是非代白作不平鸣 话说东方亮入内,嘱令家人制酒备饭,款待褚标等人。你道这东方亮究是何人?何以与褚标等素昧平生,一见便如此殷勤款待?原来东方亮也是个年高有道的隐者。不一会,己有庄丁拿出酒菜款待褚标等人。褚标道:“老丈高义,世所难得。但某等以萍水相逢,过蒙厚待,心甚不安。”东方亮道:“不必过谦了,我们吃酒罢!”于是大家吃了一回酒。东方亮又道:“某有一事,敢问诸位,施公为世之名臣。朝廷之柱石,所谓至公无私,清如水,明如镜,比之龙图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四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四) 第三八三回 双飞燕败走桃花庵 老褚标夜宿松林甸 话说双飞燕正赶黄天霸,忽见天霸手这一扬,知道放了暗器,急急预备留神躲让。那知天霸的镖,己到了面前。双飞燕说声:“不好!”赶着将身子向偏一让,算是让了过去。接着天霸又是一镖打来。双飞燕久知天霸是传家的镖法,百发百中。今幸将他第一只镖躲过,连着又是一镖过来。双飞燕知道难让,正在打点主意,还想闪让。那第二只镖已认定右足打到。双飞燕即刻向上一纵,离地有三尺多高。那只镖又被他让过。却好朱光祖已赶到双飞燕背后,乘势就是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三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八三) 第三八二回 黄天霸大闹桃花庵 马如龙独战吕祖殿 话说黄天霸等三人,才上得对过酒楼,已不见厮打店小二的那人。你道这人是谁?就是双飞燕。他因闻得施公着令黄天霸去到连环套要那御马,他便想也去送信与窦耳墩。后来到吴其士家采花,将那吴其士女儿杀死。他即预备赶往连环套。走此经过,却恋着一个妓女,因此在这镇上耽搁下来。这桃花庵是这镇上第一个大寺院,双飞燕所以也住在庵内。他一来恋着妓女,二来他又想打听有什么好女子、好妇人,便又采花。不意在那酒楼上,正打得那小二叫苦连天,
<< < 2 3 4 5 6 7 8 9 10 11 > >>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4269978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5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