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四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四) 第七三回 撞见陶提督 私放对子马 贤臣写完折底,预备明日题奏。且说施侯这日厅上闲坐,忽见得寿、得禄笑吟吟走至身旁回话,口尊:“太老爷在上,今陶提督差人来见,口称还有书札投递。”施候闻听,心中烦想说:“陶花歧与我并无来往。他今叫人下书,莫非有什么风声不好?”施侯问声:“得禄,快把你大老爷叫来。”答应。不多时,上厅至太老爷身旁侍立。施侯说:“坐了。”贤臣坐在下面,施侯就将下书之故说毕。施公闻听,心中明白,不敢瞒父,将前事告知。施侯说:“为人不必过傲。陶花歧九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三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三) 第七二回 贤臣跪提督 陶公求贤臣 贤臣反装惧罪之形,口尊:“陛下,恕臣之罪,臣今来此前门,为一宗公案,查城真情,求陛下赦免。”陶公闻听施公之言,吓的着忙,说:“休要取笑,施老爷你言说接驾二字,其实不该。吾乃提督,并非王驾。今日出城查营,跑过此间。贵府与我顽笑,不大要紧,笑坏军民。施大人快快请起,须要尊重。” 贤臣闻言站起身来,带怒说:“尊驾官威高大,国家封疆大臣。你既食君禄,必须秉正理民,持法平等,总是要遵礼。大人想自身不正,焉能治民。圣人之书,周公之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二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二) 第七一回施公准告金退堂回私宅 贤臣一见老奴悲伤,不觉慈心一动,说:“董成不必恸哭,屈情只管实诉,本府与你作主!”老奴闻听停悲,尊声:“青天爷爷,老奴主仆坐吃山空,饥寒难受。无奈老奴苦作营生,常常作工,挣几文钱,到家糊口。因此衣服鞋袜烂完,故老奴忍饥饿在家。主母看老奴狼狈,不忍,说:‘老爷居官之时,造金两锭,重二十两。上有团龙,原为传家的金。现受饥寒,拿金一锭去换,度过光阴。’老奴拿金去换,不料金铺小视董成,拿话盘问,老奴只得从实相告,他说:‘今日天晚,明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一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一) 第七○回 顺天府到任 秧歌脚出境 贤臣就把江都事情,从头至尾,说了一遍;又把施忠好处,奏了一遍。又奏扬州刘元到任,索要礼物一事。皇上听罢,说:“起皇亲进殿!”梁九公答应,慌忙出殿,立刻把国舅召进金殿,跪在一旁。皇上怒说:“国舅,刘元本是无耻之徒,汝何保举到任?索勒属官银钱,施仕伦送礼八色不收,竟罚仕伦把守大门。朕想其中,必有弊端。”索皇亲闻听,吓得脸黄,摘了帽子叩头,口尊:“陛下,奴才无此大胆,焉敢欺主。刘元唐县素日清廉,不爱民财,奴才方敢保举扬州。州官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七十) 第六九回 贤臣心下疑 侧耳细听音 贤臣说:“施安,你去打听正房内是什么弦唱,访真回话。”施安答应,转步出房,走到院中,听店外锣声三棒,瞧见门内闪出灯光。至门首把门一推推开,一人在灯下写帐。听见门响,停笔一看,慌忙站起,口称:“客官请坐。”施安带笑借问:“上房是什么人饮酒?”店东在施安耳边低低说了几句。施安点点头,起身就走。连步走进东厢房,贤臣一见,就问:“打听真了么?”施安说:“小的大老爷,正房内是前门里西兵部巷黄带子八老爷,与东娇氏巷红带子三老爷,把海岱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最新留言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44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338287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