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相声《报菜名》(马志明、黄族民)

【说书唱戏】相声《报菜名》(马志明、黄族民)
甲:这回该您演出了?
乙:哎,该我表演了。
甲:您这节目是?
乙:相声!
甲:你是说相声的?
乙:没错。
甲:看着你有点面熟。
乙:哦,见过是吗?
甲:仿佛在哪儿见过似的。
乙:哦,呵呵呵呵。
甲:没领教您贵姓是?
乙:哎呦,不敢。贱姓黄。
甲:姓什么?
乙:姓黄啊。
甲:哦,姓黄。
乙:对。
甲:您是哪个弓长黄啊,是立早黄啊?
乙:我说你认识字吗?还弓长黄。弓长那念张!立早也念章。
甲:那您是哪个张(章)?
乙:立早章……哎……不不不。
甲:(这嘴)张不开了?
乙:谁姓张啊?我姓黄!
甲:那弓长黄?
乙:弓长……有弓长黄吗??
甲:哪个黄啊?
乙;哎呀,红黄蓝白黑那黄。
甲:五色(音shai3)黄?
乙:对啦……五色黄?
甲:这大概算外姓啊。
乙:怎么叫外姓啊?
甲:外姓就是不在《百家姓》里。
乙:谁不在《百家姓》里啊?
甲:《百家姓》有你吗?
乙:当然有了。
甲:《百家姓》有姓黄的?
乙:有啊!
甲:有吗?
乙:有!
甲:赵钱孙黄?
乙:啊?赵钱孙李。
甲:哎对啊,赵钱孙李啊。
乙:后边的……
甲:周吴郑黄?
乙:周吴郑王!
甲:冯陈楚黄?
乙:嘿,你别瞎蒙行不行啊?
甲:没有啊。这哪儿有啊?这……
乙:怎么会没有呐。那后边有这么一句叫顾孟平黄。
甲:顾孟平……哦。
乙:有没有?
甲:呵。对对对对……嗨!
乙:哼。
甲:我小时侯啊——
乙:啊?
甲:学(音:xiao3)过百家姓。
乙:哦就这还学过哪?
甲:到用时候想不起来了。
乙:是吗?
甲:对,好象有这么一句。
乙:有吧?
甲:赵钱孙李。
乙:啊。
甲:周吴郑王。
乙:对。
甲:冯陈褚卫、蒋沈韩杨、朱秦尤许、何吕施张、孔曹严华、金魏陶姜、戚谢邹喻、柏水窦章、云苏潘葛、奚范彭郎、鲁韦昌马、苗凤花方、俞任袁柳、丰鲍史唐、费廉岑薛、雷贺倪汤、滕殷罗毕、郝邬安常、乐于时傅、皮卞齐康、伍余元卜、顾孟平黄……哎对!
乙:怎么样?
甲:伍余元卜,顾孟平黄。
乙:对。
甲:这有这句!您就是顾孟平黄啊?
乙:对呀……我一人四个姓啊?
甲:那您是?
乙:顾孟平黄那顾!
甲:哦姓顾。
乙:不是!
甲:这也少,这……
乙:顾孟平黄的黄!
甲:我说你说准了行不行?
乙:谁说不准哪?
甲:啊?
乙:顾孟平黄的黄。
甲:顾孟平黄这四姓当中那个黄?
乙:对!
甲:哦。这么说你就姓黄?
乙:就姓黄。
甲:非姓黄?
乙:非姓黄。
甲:准姓黄?
乙:准姓黄。
甲:你要姓黄呢?
乙:我不是东西!……不不不,你不是东西!
甲:哈哈。
乙:成心绕着我? 干吗这是?
甲:得得得,别着急,别着急,您姓黄,您姓黄。
乙:就姓黄嘛!
甲:黄老师。
乙:呵呵,您老师。
甲:黄先生!
乙:您先生!
甲:黄先生贵姓?
乙:姓赵!嗨嗨!你可太不像话了!
甲:这不问黄先生贵姓吗?
乙:还贵姓呢!像话吗?
甲:知道你姓黄。
乙:你知道干吗还跟我这样啊?
甲:认识我吗?
乙:不认识啊!
甲:唉,对,冲你这装不认识。
乙:唉,我怎么装不认识?
甲:对了,就冲你这装不认识,诶,就拿你开心。
乙:我招你惹你了?
甲: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?咱俩住过街坊啊!当初小时侯,你家当初不在天津内个群英后那吗?
乙:谁在群英后啊?
甲:什么地方呐?
乙:教堂后。
甲:对!教堂后。
乙:啊。
甲:我在那住过。
乙:也在那住过?
甲:日子不多,咱小时侯在一块儿玩儿。
乙:嗯嗯。
甲:后来我们家搬走了。
乙:哦哦。
甲:有些年咱俩没见面了,再一见面你这叫“乍穿新鞋高抬脚”,一步登天,不认识老乡亲,瞧不起人儿!
乙:啊不不不!
甲:不对这啊!
乙:不不不!没那意思,没那意思!您哪,多原谅。我这人哪记性不好,这年头又多,别往心里去。
甲:哦哦。
乙:没那意思!
甲:这么说错怪你了?
乙:那可不!没那意思,没那意思。
甲:哦哦哦,那就完了,那就完了!说实在的啊。
乙:嗯嗯。
甲:别看咱俩老不见面。
乙:是是。
甲:我对您这个印象——
乙:嗯嗯。
甲:还特别深!
乙:对我印象深?
甲:嗯!(很真诚的口气)
乙:是啊?
甲:哎呀!印象深!我总在背底里头听人哪
乙:啊?
甲:议论你。
乙:他……他们都说我,议论我?
甲:净讲究你。我不愿意传这个啊!咱、咱不做这种……
乙:别别别。
甲:咱说实在的啊。
乙:不不不,他、他、他们都说我什么了?
甲:我实事求是啊。
乙:啊。
甲:不编瞎话啊,实事求是,人家怎么说的,我怎么尊敬(?)您。
乙:行!
甲:行不行?
乙:行!行!
甲:反正我听他们总这么说。
乙:嗯嗯。
甲:不知真假,说您这人哪,特别讲义气!对吗?啊?
乙:对!
甲:对吧?
乙:对!!
甲:怎么样?
乙:对!
甲:交朋友别错主意,交这样的。
乙:嗬!
甲:啊!
乙:真是!
甲:是不是?
乙:是!
甲:您最大的特点——
乙:什么?
甲:挥金如土,仗义疏财。
乙:没错!
甲:您拿钱向来不当钱。
乙:是呐!
甲:您为朋友两肋插刀!
乙:应该的。
甲:您要跟谁相好,能把心掏出来给他吃喽!
乙:那我愿意啊!
甲:您要看谁不顺眼,当时就掉脸儿!
乙:我不理他了。
甲:他对谁有意见,他敢当面就提啊!
乙:提!
甲:提错了,一听,哦,错了,唉,他就改!
乙:听听!
甲:心直口快,不记仇。
乙:是啊!
甲:您是臭嘴不臭心!
乙:没错!
甲:对,臭嘴不臭心!
乙:没错!!
甲:别看这嘴臭啊。
乙:嗯。
甲:其实是胃里头反出来的臭味儿。他胃口不好,知道吗?嘴其实也不太臭!嘴臭……
乙:你才嘴臭呢!
甲:这不好话吗?
乙:好话?你这臭嘴臭没完了,人家这不臭心可没记住。赶明儿拿人碗喝口水人家都不乐意了就!你别这么说话。
甲:意思就是说您这人哪,快人快语!
乙:噢!对,我倒是心直口快。
甲:今儿个我呀专门找你来的。
乙:找我有事儿啊?
甲:打算跟您叙叙旧。
乙:哦!好!
甲:假如说,您想不起来我了。
乙:嗯。
甲:把我忘了,也可以说呢我今儿想高攀,交您这个朋友。
乙:哎呀呀呀!您说过了!
甲:啊?
乙:说过了!这是好事啊!
甲:赏我这脸儿行吗?
乙:太好了!
甲:愿意交我这朋友?
乙:愿意!
甲:哎!我告诉你!痛快痛快!痛快痛快!好!这么着,我请请你,我请请你!
乙:啊?你请我,你请我干什么?
甲:吃饭。
乙:嗯?
甲:吃饭,吃不吃?
乙:吃饭?
甲:啊。
乙:唉,刚见面,叨扰,不合适。
甲:耶,来了来了来了。真是的,你说这没劲哪!我跟您一脾气啊!
乙:啊?
甲:俩字:痛快!
乙:是啊?
甲:唉,当着大家我给您说出来了,请你吃饭,你要不吃,驳我面子,脸儿不好看,心里难受。痛痛快快!说!说真的!吃是不吃?说!
乙:哟!那、那要这么说,我吃!
甲:吃!
乙:吃!
甲:真吃?
乙:可不真吃!
甲:哪吃?
乙:哪吃,听您的!
甲:别听我的。
乙:嗯?
甲:别听我的,听您的!
乙:怎么?
甲:您出主意,我随着,这叫客随主便!知道吗?这么说吧,您哪,一共兜里带着多少钱,咱别花亏喽!量入为出啊!因为你也不容易,孩子大人指你过日子。
乙:行了!
甲:你回来花亏了......
乙:唉,唉,唉,您等一会儿,您等一会儿。咱俩,到底谁请谁呀?
甲:谁请谁都行啊!
乙:什么叫都行啊!
甲:咱这交情可不……
乙:不不不,交情归交情,不是,你不是说请我吗?
甲:我请你?
乙:啊!
甲:我说了吗?
乙:唉?
甲:瞧啊。
乙:这不大伙都听着了吗?刚说的吗?
甲:哦……哦!哦,对对对,对,我请你呀!
乙:对啊!
甲:我请你呀!
乙:你、你请我干吗问我兜儿里带多少钱哪?
甲:不是,我说呀,您兜里带多少钱就甭动了!
乙:不都废话吗?
甲:我请客当然我花钱了!
乙:嗯。
甲:咱继着我的钱花。
乙:嗯。
甲:万一回来要菜要多了,最后一买单一结帐,差多差少,零头儿碎脑儿,也许备不住啊,
乙:嗯嗯。
甲:让您给添点儿。
乙:那没问题!
甲:主要花我的!
乙:哦!那么您一共带多少钱来?
甲:大概齐有个三块多钱吧。
乙:啊!
甲:也不三块一啊三块……有钢板儿,我穿穿柜(?)……
乙:行行行啊,甭穿了。
甲:我记得有有钢板儿。
乙:不不不,甭穿了。
甲:嗯。
乙:好吗!你就三块多钱,还请客呀?
甲:啊。
乙:你连盒儿好烟都买不起!你这不还憋着吃我吗这不?
甲:咱、咱就……
乙:还憋着花我。
甲:圆乎脸儿变长乎脸儿了?这干吗这是?您听错了!
乙:我怎么听错了?
甲:刚不说让您添点儿吗?
乙:啊。
甲:我说您要是添,也就是添个三块两块的。
乙:哦,让我添三块两块。
甲:哎,哎。
乙:啊,那没问题。
甲:还不一定,还不一定呢。
乙:那、那就好,那就好。
甲:估计够,是不是?您要是不出注意那我可就随便说了啊。
乙:您说。
甲:啊。
乙:听您的。
甲:听我的?
乙:说!
甲:那您上我家吃去。
乙:哎 干吗还上家去?
甲:家里得聊,清净啊。
乙:哦。
甲:对不对?您连认认门儿,以后还走能动呢。
乙:好!
甲:对不对?
乙:行。
甲:有这么句话嘛。
乙:怎么说的?
甲:要饱家常饭。
乙:要暖粗布衣。
甲:咱就粗布衣了!
乙:好。
甲:就怎么办了!
乙:哎,不,这粗布衣我嚼的动吗?
甲:咱就——?
乙:家常饭。
甲:家常饭啦 !
乙:哎,对。
甲:我先问问喝酒不喝?
乙:我最爱喝酒。
甲:你还喝酒?
乙:喝呀!
甲:就、就你们这工作,这玩意儿喝醉容易……
乙:不不不。
甲:出事故。
乙:不演出的时候可以喝。没人管,让喝。
甲:哦,让喝。
乙:让喝。
甲:你也爱喝?
乙:哎。
甲:那咱就喝!喝!对不对?
乙:对。
甲:喝!不过现在这个,这个名酒啊。
乙:啊。
甲:备不住就许假冒伪劣,你知道吗?
乙:哦。
甲:色(音:shai3)酒吧又没劲儿。
乙:啊。
甲:你说啤酒吧。
乙:哎,我爱喝啤酒啊!
甲:爱喝啤酒?
乙:爱喝啤酒啊!
甲:那就买啤酒!
乙:买啤酒吧!
甲:买啤酒!
乙:买啤酒!
甲:来它六瓶儿……来四……来两瓶啤酒。
乙:来两瓶儿啊?!
甲:两瓶儿不少啊!济着你喝,我不喝,我看着!你剩下我就喝点儿。
乙:不是……
甲:都你的。
乙:行!
甲:两瓶儿?
乙:两瓶行!行!
甲:啤酒就是少点儿,我多给你预备点儿好菜,下酒。
乙:好菜!
甲:诶!
乙:找好菜!好菜预备什么呢?
甲:啊,果仁怎么样?
乙:果仁?花生米?
甲:啊,对。是炒啊?还是炸?
乙:哈,怎么弄不也是果仁吗?
甲:那就干炒。
乙:对咱还省点儿油。
甲:然后呢我再买它半斤……羊杂碎。
乙:还羊杂碎!
甲:来半斤热热乎乎,多来点儿肺。
乙:不不不……
甲:你牙口不好。
乙:等会儿,要那么多肺干吗?要那么多肺干吗?
甲:人家非给知道吗?(梆梆梆梆用扇子敲桌子)剁完了,拿进去,不言语给多少。半斤养杂碎!
乙:嗯嗯。
甲:再来、来个别的!
乙:来别的?
甲:我再……蒸它几只内个南京大闸蟹,啊?
乙:阳澄湖,大闸蟹?
甲:是、是这么大的内个。
乙:嗯!
甲:买,买,好啊那东西!
乙:嘿!
甲:不过贵,贵当然我是不在乎花钱了,是吧?!主要是怕我们门口内市场它不一定买的着。这么着,买的着咱就吃,买不着就算!
乙:那准买不着!
甲:买不着没关系!买不找没关系买松花呀!
乙:好嘛!大闸蟹改松花了?!
甲:哎,是市场都有、有松花。
乙:有。
甲:备俩大的。
乙:啊。
甲:对不对?那个叫皮蛋啊。
乙:对。
甲:对不对啊,这个东西切成片,来点姜沫倒点醋,下酒好法儿!不过有的人不爱吃嫌着东西拿石灰烧的内股子味儿,你怎么样?
乙:我还行。
甲:不吃就算了。
乙:哎哎,不不,您哪。谁说不吃了?我这不说行了吗?
甲:酒菜儿就甭管了,我掂排。
乙:行!
甲:怎么样?
乙:好好好好。
甲:主食咱们吃……包饺子。
乙:干吗还包饺子呢?
甲:好吃不如饺子!
乙:对,舒服不如倒着。
甲:咱是西葫羊肉。
乙:好!
甲:您吃十个我给您煮十个。
乙:干吗这样啊?
甲:保持它热的。
乙:哎!我还爱吃个烫嘴烫心的!
甲:您来个饺子就酒。
乙:这叫?
甲:没饱没醉。
乙:对。
甲:吃完饺子喝点饺子汤。
乙:这是?
甲:原汤化原食。
乙:好!
甲:吃完饭小肚子上弦——
乙:怎么讲?
甲:谈谈心!
乙:再聊聊!
甲:咱就?
乙:包饺子啦!
甲:明天上午九点钟怎么样?
乙:明儿九点没问题!
甲:我来接你来?
乙:好!
甲:你等着。
乙:我在哪等?
甲:就这儿
乙:这儿等?
甲:今儿不这儿见的面吗?
乙:是。
甲:明儿还这地方。
乙:还这儿?
甲:咱是不散不见!
乙:行……那我就别来啦!
甲:那咱是?
乙:不见不散。
甲:哦,对对。不见不散!
乙:对不对?
甲:不见不散。您该说您的相声。
乙:行!
甲:我不耽误您。
乙:好好好!
甲:您借光。
乙:走。
甲:我走了!
乙:回见!
甲:哎。
乙:慢走慢走。
甲:多客气。
乙:(对观众)您说这人多热情,刚见面没说两句话
甲:(回来)哎……
乙:非要请你吃饭。.
甲:我说您,黄先生,黄先生,黄先生,打扰一下。
乙:什么事?
甲:问问您兜儿里现在……带钱没有?
乙:干吗呀?
甲:我得回家呀赶紧哪奔家给您预备点酒菜儿,带饺子,我得费劲哪,我得赶紧回家,我得坐车。
乙:哦。
甲:知道吗?
乙:合着,你没钱那?
甲:不是没钱。没带零钱!要不这么着,你换我点零的,换点零的也行,换一百块钱钢板儿!
乙:嗨!这谁身上带着一百块钱钢板儿啊!
甲:换点零的,得坐车呀!
乙:不就是做车吗?
甲:得坐车回家呀。
乙:好办!
甲:这事……
乙:好办好办好办好办。
甲:今儿晚上才见着,你想想……
乙:哎!
甲:干吗?
乙:哎!(掏钱)
甲:啊?怎么意思?
乙:嗯(给甲钱)!
甲:干吗啊?
乙:坐车去!
甲:这谁的?
乙:我的!
甲:你的……你干吗掏出来?
乙:哎,你不是没零钱吗?
甲:啊。
乙:换它干吗啊?哎(把钱递给甲)!
甲:没请您吃饭先拿着您钱,不合适?!
乙:这有什么不合适的!
甲:那叫嘛呢?
乙:嗨,什么叫嘛呢!
甲:不像话,是吧?
乙:呵呵呵呵呵。
甲:当然,咱往后越走越近了。
乙:是啊。
甲:别说这点,再多多少咱也过的了啊!
乙:对呀!
甲:您这多少钱?
乙:二十!
甲:那我拿着啦?
乙:你别拿了!(对观众:)你瞧我赶这事儿,还没请我吃饭呢先弄我二十块钱走!你说这……
甲:我找你要了吗?
乙:呵!
甲:我找你要钱了吗?
乙:嗯?
甲:这不各位都看见了吗?没带零的跟你换,你不换给,非给!这一接着又来这套,干吗这是啊?真是的,这……损人不利己呀!对你有什么好处?再说您是那种人吗?
乙:这又急了,这又……
甲:啊,叫我栽跟头,这对吗?
乙:不是不是不是,我说,您跟别人就不逗啊?
甲:您这是玩笑啊?
乙:呵……啊!
甲:哈哈哈……我说的呢?我琢磨您也不可能这样儿啊!您这人儿我太了解了!
乙:嗯嗯。
甲:您最大的特点挥金如土,仗义疏财!
乙:是呀!
甲:您拿钱向来不当钱!
乙:对!
甲:甭说我还指您吃饭。
乙:嗯!
甲:平常您要看谁要有困难,您能不管吗?
乙:管!
甲:就真格的我走这,腰里一时不便,张回嘴跟您要这钱,您给不给?
乙:给!
甲:心疼不心疼?
乙:不心疼!
甲:在乎不在乎?
乙:不在乎!
甲:这钱?
乙:拿走!
甲:谢谢
乙:哎,不不……多厉害,啊?稳住了要!这种人!
甲:不是,没这钱我怎么回家啊?
乙:你呀,
甲:啊?
乙:走着走。
甲:走着走太累。
乙:累呀?
甲:啊。
乙:跑!
甲:这不更累了吗?
乙:你呀?
甲:啊。
乙:爱怎么走怎么走
甲:那、那我走了?
乙:走!
甲:明儿、明儿见了?
乙:明儿见!
甲:那我走了。
乙:慢走。
甲:啊。
乙:呵呵,咱哪,甭管他。说咱的相声。我今儿说的这段哪,是在北京啊东四牌楼内地方……
甲:(回来)哎,我说黄先生。
乙:有个……
甲:黄先生!
乙:嗯?
甲:要不咱甭吃包饺子了。
乙:(对观众)这二十块钱没拿走嘛!
甲:哎,你这叫什么话!这二十块钱值的多呀?是我请你吃饭花的多呀?
乙:那这包饺子怎么不吃了呢?
甲:包饺子这玩意儿太费事啊。
乙:那可不?你不包它省事!
甲:不是,你想想明儿早起呀我得和馅儿。
乙:嗯。
甲:和面,赶皮儿,包,煮,净忙活饭了,没工夫聊天啊。是不是?
乙:哦。
甲:吃点省事,省事的吧。
乙:那省事的咱们吃什么呢?
甲:咱们干饭汆丸子。怎么样?
乙:丸子汤啊!
甲:啊,丸子汤怎么了?丸子汤不省钱!
乙:嗯?
甲:你想想好稻米,高压锅焖的喷儿香,一层绿油儿。知道吗?
乙:嗯嗯。
甲:好羊肉。
乙:啊。
甲:多搁一斤香油,这大大的羊肉丸子,一吃稀了呼噜多好啊!
乙:行!行!
甲:干饭汆丸子!
乙:干饭汆丸子!!
甲:干饭汆丸子……这啤酒算了吧?
乙:这啤酒,不给喝啦?
甲:不是不给喝,您琢磨这道理啊。
乙:啊啊。
甲:您喝一肚子啤酒,再喝丸子汤这肚子里逛荡,是不是啊?
乙:也是。
甲:是不是啊?
乙:嗯嗯嗯。
甲:别别别,别喝了。
乙:不是,那要一点酒没有可太没劲了啊。
甲:要不,喝白的。
乙:白的也行!
甲:白的!
乙:我爱喝白的!
甲:那喝白的。
乙:喝白酒。
甲:那我连买都甭买了。
乙:是啊?
甲:家有现成的,拿出来就喝!(比划)
乙:哟嚯!这么大瓶啊!
甲:啊,不是一整瓶儿。
乙:多少啊?
甲:也就盯这么一块吧。
乙:哎……剩底儿啦?!
甲:怎了啦?
乙:不够喝的!
甲:不够没关系。
乙:啊。
甲:兑水呀!
乙:啊?!
甲:您要喝热就那兑点开水,兑凉的我那有凉白开。
乙:不不不,行了!行了!行了!
甲:啊?
乙:甭兑水。
甲:嗯。
乙:咱哪,有多少喝多少,行不行?
甲:对。“酒要少吃,事要多知。”
乙:你看,他到有的说。
甲:酒少,这菜也别预备那么多了。
乙:菜也不给预备啦?
甲:不是不预备。你想,两口酒没啦,剩一桌子菜谁给您打扫了啊?
乙:那要一点菜都没有——
甲:也别……
乙:光喝酒吧?
甲:咱就……咱就白酒果仁怎么样?
乙:哦,白酒就果仁?
甲:怎么样?
乙:也行!
甲:明儿,说定了!
乙:啊。
甲:准去吗?
乙:准去!
甲:准去!咱们定的是十点是不是十一点?
乙:九点吗!
甲:哦哦,九点九点。
乙:九点嘛。
甲:您早点儿出来。
乙:我早点儿?
甲:哎,您八点来钟儿,您就下楼。
乙:八点?
甲:您门口有市场不是?
乙:有啊。
甲:有市场您先奔市场。
乙:我奔市场。
甲:哎,您买四斤果仁。
乙:啊?!
甲:然后我就接您,进门打开咱就喝,这多痛快,啊?!
乙:(笑)我买四斤果仁——
甲:啊
乙:然后你再卖去是怎么着?
甲:这卖果仁干吗?
乙:一个喝酒嘛,干吗买四斤果仁啊?
甲:秤幺,秤高称低没准儿,三斤半也行,无所谓。
乙:什、什么…….
甲:啊。
乙;三斤半啊!
甲:啊。
乙:我宁肯不喝这酒,我也不买这果仁!
甲:那这酒呢?
乙:酒我不喝了行吗?
甲:最好!
乙:啊?!
甲:最好不过!哎!
乙:呵呵。
甲:咱就干饭汆丸子!
乙:干饭汆丸子吧!
甲:干饭汆丸子我是不是得坐车走?
乙:您溜达着。
甲:还溜达着?
乙:溜达着。
甲:哦,那那……(走)
乙:嘿,嘿嘿,咱接着说,在北京四合院儿那地方呢……
甲:哎呀。
乙:住着这么一户人家儿。
甲:黄先生!要不咱甭吃干饭汆丸子啦!
乙:这干饭汆丸子又怎么啦?
甲:不瓷实。
乙:哦,那石头子儿瓷实,我嚼的动吗?
甲:干饭汆丸子这叫汤儿泡饭。
乙:嗯。(瞧不起的口气)
甲:水花花儿。当时稀了呼噜您吃的挺饱。
乙:嗯。
甲:呆会儿一泡尿,您又饿了。
乙:嗯(拉长音)。
甲:吃解馋的!
乙:那么解谗的吃什么吧?
甲:炖肉烙饼!
乙:嚯!炖肉可当口!
甲:来它五斤牛肉!
乙:五斤哪?!
甲:五斤羊肉
乙:哎哟(很高兴的口气)!
甲:一只肥母鸡,一斤栗子,这叫砂锅炖牛肉,黄焖栗子鸡!
乙:太棒啦!
甲:烙点螺丝转儿饼,撕着吃还解闷!
乙:对啊。
甲:吃完了喝点儿咖啡去去油腻。
乙:嗬!
甲:炖牛肉?
乙:炖牛肉!
甲:栗子鸡?
乙:棒!
甲:我家养了个老母鸡
乙:哦,是吗?啊!
甲:肥!
乙:哦。
甲:就是一样儿——老点儿!
乙:老点儿?
甲:老点没关系,今儿晚上就宰。
乙:嗯?
甲:这半宿也差不多了,也炖熟了。啊,今天晚上宰。
乙:不是,这……您这老母鸡养了几年啦?
甲:几年啦?
乙:啊。
甲:哎呀!反正据我姥姥说,我们家这老母鸡比我妈小两岁。
乙:呵呵!
甲:要论起来我得管它叫姨 !
乙:呵呵!
甲:得了!明儿了请您吃饭我大义灭亲了!
乙:别介!
甲:我不要这个……
乙:不行!不不不!
甲:我不……
乙:不不不 !
甲:怎么啦?
乙:哎,我说你那啊,别这么狠的心!
甲:哦。
乙:啊!为我不值当的!鸡咱不吃了行吗?
甲:不吃行。
乙:哎,咱就炖肉烙饼。
甲:炖肉烙饼。
乙:行不行?
甲:炖肉烙饼这车钱?
乙:甭惦着,嗨嗨!甭惦着!
甲:啊,行了行了行了。(走)
乙:嗨呀,又改炖肉啦!
甲:(回来)哎呀。
乙:(对观众)你说这……
甲:黄先生。
甲乙(合):要不咱甭吃炖肉了
乙:怎么样?我就知道是这句吧?
甲:啊。
乙:啊! 这炖肉又怎么了?
甲:这肉它不烂。
乙:那可不?!你不炖它烂不了!
甲:我得明儿早起来现买肉吧?
乙:嗯。
甲:市场内鲜亮,早起买去,到中午万一火跟不上,没熟,你说你去了给你吃什么?干脆!吃窝头吧!
乙:顺口)哎 行!……什么您内?
甲:窝头。
乙:窝头啊!
甲:啊。
乙:回见吧!啊!好嘛!还吃窝头啊?
甲:怎么啦?
乙:从小我这窝头就吃伤啦!
甲:吃过?
乙:多新鲜那!吃了十好几年!
甲:哦!
乙:嗯。
甲:那你说说你们家内窝头什么模样儿?
乙:嗨,窝头嘛,还什么模样儿。上头一个尖儿,底下一窟窿!
甲:亏了问问,跟我内个不一样!
乙:您那窝头什么模样儿?
甲:底下一尖儿上头一窟窿!
乙:嗨,他给翻个儿了!
甲:不。再说面也不一样!
乙:怎么不一样呢?
甲:你这窝头什么面的?
乙:棒子面。
甲:我这玉米面。
乙:这不还一样吗?
甲:不,不光玉米面。
乙:还有什么呢?
甲:江米面、黄米面、绿豆面栗子面。
乙:啊!
甲:红糖、白糖、青丝、红丝、杏仁、瓜子仁、核桃仁、青梅、橘饼、圆肉、瓜条,大大的鸡子儿一发,应名,叫窝头。
乙:实际是?
甲:福地大槽糕!
乙:嗬!
甲:你有多少钱,你没地儿买去!
乙:还真是!
甲:有什么话,咱明儿见吧。(甲拿起乙放在桌子上的二十块钱就走。)
乙:哎……
甲:我先走了。
乙:我说哎!哎!哎!停!(抓住甲)
甲:你撒手!
乙:回来!
甲:撒手!
乙:回来!
甲:干吗这是?
乙:不成!
甲:干吗?
乙:我内二十块钱哪去啦?
甲:风大,刮内边去了,您一会儿找找。
乙:什什什、什么刮内边去了
甲:啊?
乙:在你兜儿里啦!
甲:没有没有!
乙:在你兜儿里啦!
甲:不可能!
乙:我看着你装起来的!
甲:我我……
乙:你别来这套!
甲:先撒手好吧?
乙:我亲眼看着你装起来的!你不给我掏出来我可没完!
甲:掏什么掏?我不掏!
乙:不是、你不掏?
甲:啊。
乙:我跟你说,你不掏我可喊警察!
甲:呵呵……这事儿值当的麻烦警察吗?
乙:不是,你掏不掏?
甲:得得得。
乙:你掏不掏?
甲:给你,给你不完了吗?
乙:真是。
甲:行了?干吗呢?(给乙一张钱)
乙:这还差不多。
甲:差不多就……(往下走)
乙:哦……五毛的!回来!回来!
甲:啊。
乙:回来!
甲:怎么意思?
乙:看了吗,这是五毛的!
甲:再给你挣一毛,完了!
乙:不行!
甲:啊。
乙:甭那么对付!
甲:啊。
乙:我要我内两张十块的!
甲:急呲白咧,干吗这是?
乙:给我!
甲:我这人好归置,跟您开玩笑,把内(六毛钱)给我呀!给你钱呀!(甲还给乙二十元,乙放到兜里)
甲:咱就窝头啦!
乙:窝头不干点吗?
甲:干哪?小米儿粥喝不喝?
乙:行啊!
甲:浆浆糊糊熬一锅小米儿粥。
乙:嗯,可以。
甲:多搁红糖!
乙:嗯。
甲:煮几个鸡子!
乙:哦。
甲:弄点挂面!
乙:嘿。
甲:来包草纸!
乙:我再给你生个大胖小子!
甲:啊。
乙:你跑这儿伺候月子来了!
甲:依着你呢?
乙:乱七八糟满不要,就是窝头小米儿粥。
甲:就是窝头小米儿粥。
乙:哎!
甲:就是窝头?
乙:啊
甲:说实在的啊。
乙:嗯。
甲:就那个点心,好不好?
乙:好啊!
甲:爱吃不爱吃?
乙:爱吃!
甲:要跟这个比?
乙:嗯。
甲:你吃完我这个,你都不想吃点心啦!
乙:那当然啦!
甲:万一你要吃上了瘾(手偷偷伸进乙口袋)
乙:(发现)哎!
甲:知道嘛?……
乙:哎!我说 哎!哎!哎!哎!哎!
甲:怎么?
乙:怎么回事儿?你这手怎么回事?
甲:手凉,我里面边儿暖和暖和。
乙:象话嘛,跑人家兜里暖和手来?啊?
甲:开玩笑,开玩笑,咱就窝头啦?定了?
乙:就窝头啦!
甲:啊,你说好不好啊?(又把手伸了乙的口袋)
乙:去去去,放手(把甲的手轰了出来)
甲:去去去,放手(把甲的手轰了出来)
甲:要是女裤子掉下来 你容易……(钱包)“啪”掉出去
乙:甭掂着啊!我媳妇儿比我胖了。
甲:哦。(走)
乙:这窝头啊,这窝头也落不住!
甲:(回来)哎……我说黄先生……
乙:(接过话来)要不咱甭吃窝头啦?咱喝点凉水吧?啊!
甲:我说你这小子可太难伺候了!
乙:嗯?
甲:打刚才这不吃那不吃,你要吃什么你?
乙:嘿!
甲:啊?
乙:合着他到给我扣上了!是我不吃啊还是你不请啊?
甲:真请?
乙:那可不!
甲:真请能让你上我家里 家里能吃什么好饭!
乙:那上哪儿啊?
甲:我请您下庄子。
乙:下桩子?
甲:哎。
乙:给我钉马掌?
甲:我带你下馆子。
乙:哦 拿自来水儿滋我?
甲:饭庄子,饭馆子。
乙:那么到饭庄子里你请我吃什么呢?
甲:请您吃满汉全席,南北大菜!
乙:呵呵,甭请我吃满汉全席,南北大菜。
甲:嗯。
乙:你把其中的几样菜的菜名儿,你要能说上来就算你请了。
甲:那太省事了!
乙:那你就说说吧?
甲:我请你吃蒸羊羔——这菜有没有?
乙:嗯!蒸羊羔那是大补!
甲:你看看!
乙:还有什么?
甲:蒸熊掌。
乙:哦!
甲:蒸鹿尾儿。
乙:是。
甲: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炉猪、炉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、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。什锦苏盘儿、熏鸡白肚儿、清蒸八宝猪、江米酿鸭子。
乙:还有什么?
甲:罐儿野鸡、
乙:嗯。
甲:罐儿鹌鹑、卤什件儿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菜蟒、银鱼、清蒸哈什蚂。
乙:嗯。
甲:烩腰丝、烩鸭腰、烩鸭条、清拌鸭丝儿、黄心管儿、焖白鳝、焖黄鳝、豆豉鲇鱼、锅烧鲤鱼、锅烧鲶鱼、清蒸甲鱼、抓炒鲤鱼、抓炒对虾、软炸里脊、软炸鸡。
乙:还有吗?
甲:什锦套肠儿、
乙:嗯。
甲:麻酥油卷儿、卤煮寒鸦儿、熘鲜蘑、熘鱼脯、熘鱼肚、熘鱼骨、熘鱼片儿、醋熘肉片儿。
乙:嗯。
甲:烩三鲜儿、烩白蘑、烩全饤儿、烩鸽子蛋、炒虾仁儿、烩虾仁儿、烩腰花儿、烩海参、炒蹄筋儿。
乙:嗯。
甲:锅烧海参、锅烧白菜、炸开耳、炒田鸡、桂花翅子、清蒸翅子、炒飞禽、炸什件儿、清蒸江瑶柱、糖熘芡仁米。
乙:还有什么?
甲:还有拌鸡丝、拌肚丝、什锦豆腐、什锦丁儿、糟鸭、糟蟹、糟鱼、糟熘鱼片、熘蟹肉、炒蟹肉、清拌蟹肉、蒸南瓜、酿倭瓜、炒丝瓜、酿冬瓜、焖鸡掌儿、焖鸭掌儿、焖笋、炝茭白、茄干晒炉肉、鸭羹、蟹肉羹。
乙:呵!
甲:三鲜木樨汤!
乙:哦。
甲:还有红丸子、
乙:啊。
甲:白丸子、熘丸子、炸丸子、南煎丸子、苜蓿丸子、三鲜丸子、四喜丸子、鲜虾丸子、鱼脯丸子、饹炸丸子、豆腐丸子、汆丸子、一品肉。
乙:嗯。
甲:樱桃肉、马牙肉、红焖肉、黄焖肉、坛子肉、烀肉、扣肉、松肉、罐儿肉、烧肉、烤肉、大肉、白肉、酱豆腐肉、红肘子、白肘子、水晶肘子、蜜蜡肘子、酱豆腐肘子、扒肘子。
乙:嗯。
甲:炖羊肉、烧羊肉、烤羊肉、煨羊肉、涮羊肉、五香羊肉、爆羊肉、汆三样儿、爆三样儿、烩银丝儿、烩散丹、熘白杂碎、三鲜鱼翅、栗子鸡、煎汆活鲤鱼、板鸭、筒子鸡。
乙:完了?
甲:烩长脐肚、烩南荠。
乙:还有?
甲:盐水肘花儿。
乙:嗯
甲:锅烧猪蹄儿、拌稂子、炖吊子、烧肝尖儿、烧连帖、烧肥肠儿、烧宝盖儿、烧心、烧肺、油炸肺、酱蘑饤、龙须菜、拌海蜇、玉兰片、糖熘饹着、糖腌饯莲子。
乙:嗯。
甲:拔丝山药、拔丝肉、鳎目鱼、八代鱼、黄花鱼、海鲫鱼、鲥鱼、鲑鱼、扒海参、扒燕窝、扒鸡腿儿、扒鸡块儿、扒鱼、扒肉、扒面筋、扒三样儿、红肉锅子、白肉锅子、什锦锅子、一品锅子、菊花锅子、还有杂烩锅子。
乙:好!(声音拉长)呵!太棒了!
甲:这些菜爱吃不爱吃?
乙:爱吃!咱们吃去?
甲:我没钱!
乙:唉,白说了?!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511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628421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