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相声《歪批三国》(刘宝瑞、郭全宝)(二)

【说书唱戏】相声《歪批三国》(刘宝瑞、郭全宝)(二)
乙:第二一个,有名无姓的这一个是谁啊?
甲:王司徒巧使连环计。
乙:王允啊?
甲:王允的歌姬,貂蝉,有名没姓。
乙:诶,这个不对。
甲:啊?不对?
乙:她有姓啊。
甲:貂蝉?
乙:貂蝉嘛。
甲:姓什么啊?
乙:姓貂名婵字丫鬟啊。
甲:字丫鬟?
乙:恩赫。
甲:这家伙真可乐。
乙:对不对?
甲:没听说过。
乙:那怎么着?
甲:她就叫貂蝉。
乙:哦,她没有姓?
甲:你说姓王,姓王也不对,他是王允的歌姬。
乙:那么三国原文上有没有?
甲:原文上没有。
乙:哦。
甲:人说按这个元曲上说呀,有姓。
乙:按元曲上说她姓什么叫什么?
甲:貂蝉姓任。
乙:姓任啊?
甲:她是山西任昂之女,人唤任红昌。
乙:哦,任红昌。
甲:可是三国原文上没表。
乙:元曲上表了。
甲:完了这个。
乙:哦,王允的歌姬。
甲:貂蝉。
乙:哦,还有一个没名没姓的这个是谁啊?
甲:没名没姓。
乙:啊。
甲:张翼德怒鞭督邮,知道吧?
乙:知道。
甲:诶,就是这个督邮也没名字也没姓。
乙:督邮怎么回事?
甲:督邮他不能姓督名邮啊。
乙:啊。
甲:那个督邮是一个汉朝的一个官衔。
乙:哦,官衔啊?
甲:汉朝的官衔,不能说姓督名邮,是不是?
乙:对对对。
甲:也没名也没姓。
乙:这三个,三不明。
甲:诶,要不怎么三国这一部书人家想,属这个督邮窝心啊。
乙:他怎么会窝心啦?
甲:他白让张飞揍那么一顿,也不知道姓什么叫什么,以后也不提这茬了,合着这这人就为挨打来的。三不明。
乙:因为后边表不着他了
甲:对。
乙:这是三不明。
甲:诶。
乙:三国里还有什么带三的事情?
甲:那多的很啊。
乙:那您给讲讲。
甲:三国里还有三……诶,对了,三国里有三匹驴。
乙:哦,这个三国里面有三匹驴?
甲:诶,无论什么事都骑马啊。
乙:啊。
甲:唯有三匹驴。
乙:是啊。
甲:你瞧。
乙:头一匹驴你说说,怎么回事?
甲:您听过京戏捉放曹?
乙:哦,公堂放曹。
甲:吕伯奢骑驴沽酒。
乙:啊。
甲:戏里那么唱,原文书上也那么写。
乙:哦。
甲:头一匹驴,吕伯奢骑驴沽酒,有没有?
乙:有一匹驴了,这是一匹了。第二匹驴呢?
甲:第二匹驴就是这个刘玄德……。
乙:恩。
甲:二顾茅庐未遇,遇见诸葛亮的岳父黄承彦骑着一匹驴,正赶下雪他不是做了一首梁父吟,就那个。
乙:什么词?
甲:一夜北风寒,万里彤云厚。长空雪乱飘,改尽江山旧。仰面观太虚,疑是玉龙斗。纷纷鳞甲飞,顷刻遍宇宙。骑驴过小桥,独叹梅花瘦!骑驴过小桥,那有一匹驴。
乙:哦,这是第二匹。
甲:诶。
乙:那么第三匹驴呢?
甲:这不就三匹了吗,这人什么脑筋啊这是?
乙:什么呀?这不刚第两匹吗,怎么第三匹驴呢?
甲:怎么会两匹?这不三匹,你算算啊。
乙:可以算啊,你算,算吧。
甲:这捉放曹。
乙:吕伯奢骑驴沽酒,这是一匹驴。
甲:啊,对呀。
乙:额,二顾茅庐未遇。
甲:刘玄德二顾茅庐未遇,遇见黄承彦一匹驴。
乙:恩,这是两匹驴。
甲:啊。
乙:第三匹驴呢?
甲:两匹啦?
乙:恩。
甲:第三匹,啊诸葛亮他岳父家里还一匹驴呢?
乙:那就完了,诶?诸葛亮他岳父不就是黄承彦吗?
甲:哦对了。
乙:这不是绕唬人吗?
甲:不是诸葛亮他岳父,这个第三匹驴就是,哦,对了诸葛亮。
乙:诶。诸,诸葛亮骑驴来的啊?
甲:不是骑驴来的,你还没听完呢,你就着急。
乙:恩。
甲:诸葛亮有个哥哥,叫诸葛瑾,知道吗?
乙:有这么个人啊。
甲:大号叫诸葛子瑜。
乙:啊。
甲:在孙权那头当谋士。
乙:是啊。
甲:对吗?
乙:对啊 。
甲:诸葛瑾他不是因为,因为诸葛瑾他这个人,他长的是这个大脑袋长下巴颏。
乙:恩。
甲:他那,也不知是怎么的,他长的像驴。
乙:诶。
甲:所以啊,就算一匹。
乙:这个不像话。
甲:完了。
乙:完了还,长的像驴就一匹驴啊?不像话。
甲:不是,他尽长的像驴也不行。
乙:恩。
甲:他那,那地方真有一匹驴。
乙:怎么回事有一匹驴?
甲:诸葛瑾有个儿子叫诸葛恪(念雀),竖心儿一各字,有念略的。
乙:对。
甲:诸葛恪那年才七岁。
乙:恩。
甲:有一天啊孙权请这文武百官宴会,大伙吃喝。
乙:吃饭。
甲:那有人啊,就跟诸葛瑾玩笑。
乙:哦。
甲:酒席宴前啊拉来一匹驴。
乙:是。
甲:在驴脑袋上啊,那笔写了四个字。
乙:写的是什么。
甲:诸葛子瑜。
乙:哦。
甲:大伙谁不乐啊,本来他长的长脑袋,长下巴磕像驴,驴脑袋上写他名字,诸葛子瑜。
乙:玩笑。
甲:大伙都乐了。
乙:恩。
甲:大家这么一乐呢,诸葛瑾挂不住了。
乙:诸葛子瑜怎么样?
甲:当众受窘。
乙:没主意了。
甲:窘在那,可没办法。
乙:恩。
甲:可是他儿子,诸葛恪在座。
乙:他儿子在那。
甲:那年诸葛恪小孩才七岁,一看他爸爸当众受窘,一声没言语,拿这个笔在这四个字底下又添了两字。
乙:添的是什么字?
甲:之驴。
乙:哦,添这么两字。
甲:添完了大伙再一念好听了。
乙:再一念呢?
甲:诸葛子瑜之驴,这驴是他们的了。
乙:耶?
甲:爷俩赴完宴啊把驴骑跑了。
乙:骑走了?
甲:还没事。
乙:得了一匹驴。
甲:是不是三匹驴?
乙:这么着嘛,三匹驴。
甲:诶。
乙:这还可以。您说三国里还有什么带三的事情啊?
甲:很多很多。
乙:还有什么呢?
甲:三国里还有三……三奇。
乙:三奇?
甲:哎哎哎出奇,奇怪,出奇的奇。
乙:怎么着为三奇,第一奇为怎么回事?
甲:一个人。
乙:哦,这还是一个人的事?
甲:诸葛亮一个人就占三奇。
乙:他一个人能占这三奇。
甲:三奇,出奇么。
乙:你说他占这头一奇是怎么回事?
甲:头一奇,它是这个武乡侯。
乙:武乡侯。
甲:汉丞相。
乙:丞相。
甲:代管三军司命,带兵打仗 。
乙:是啊。
甲:应当穿这个军服啊?
乙:啊。
甲:他不介。
乙:他呢?
甲:老弄个八卦仙衣穿着。
乙:恩。
甲:老道的打扮。
乙:恩。
甲:谁做官穿老道衣裳?你说奇不奇?
乙:这个吗,占一奇。
甲:哎。
乙:那第二奇呢?
甲:带兵上阵他指挥,起码你得……
乙:啊。
甲:带把宝剑啊?
乙:额。
甲:指挥啊。
乙:是啊。
甲:他不介。
乙:啊。
甲:五冬六夏老拿把扇子,你说奇不奇?
乙:阴阳八卦扇。
甲:你说奇不奇?
乙:这个占一奇。
甲:占一奇。
乙:三奇呢?
甲:第三奇就是这个诸葛亮的派头大。
乙:派头大?
甲:出门就坐汽车。
乙:坐汽车,汉朝那时候就有汽车了?
甲:啊,那个,是老汽车。
乙:没听说过,老汽车也没有啊。
甲:怎么会没有啊?
乙:那时候能有汽车么?
甲:你这么想想,那时候它怎么有这个木牛流马,那不也是机器么?你、你…
乙:那也不见得是汽车啊?
甲:怎么会不见得呢?你没听过这个《失空斩》?
乙:我听过啊。
甲:还是啊,失街亭的时候诸葛亮上来念那句大引子。
乙:那词儿我知道啊。
甲:啊,怎么念哪?
乙:(念引子)“羽扇纶巾”。
甲:羽扇纶巾。
乙:“四轮车…快似风云…”
甲:这不就证明了么?
乙:不,有这词儿
甲:是呀,这不坐汽车,是什么呀?
乙:哦,这个么是坐汽车?
甲:羽扇纶巾
乙:羽扇纶巾
甲:扇子、衣服、帽子;羽扇纶巾。四轮车,四轮车,四个轱辘,那不汽车是什么呀?
乙:四个轱辘吗,那就是汽车?
甲:废话,短一轱辘那不成三轮么,那不是?
乙:咳!抬杠么。那也不见得,它就是汽车呀?
甲:啊,那么后头那句呢,“快似风云”,你想想,什么东西能赛过风云呢
乙:那么快
甲:刨去飞机之外,那不就是汽车么,“快似风云”就是那么快,也是机器。不过那当儿汽车呀,跟现在汽车呀,构造上不同
乙:有区别
甲:有点儿区别,那个,司机同志那个地方,地位不同
乙:也不一样。
甲:也不一样,现在开汽车么,都是坐在前面一个人开。
乙:啊。
甲:那当是两人。
乙:在后边开。
甲:在后边推着。
乙:推着啊?
甲:也就那么个意思。
乙:那你说他干嘛啊?
甲:他不推着,得走的了啊。
乙:啊,这么个三奇。
甲:哎,三奇。
乙:三国里还有什么带三的?
甲:那多的很,三国里还有三,哎,对了,三国里还有仨不知道。
乙:三国里有仨不知道?
甲:哎,仨不知道。
乙:哦,您说这个头一个不知道。
甲:头一个不知道。
乙:啊。
甲:问问你。
乙:啊。
甲:周瑜姓什么?
乙:周瑜,姓周,名瑜,字表公瑾。
甲:对,那么这个周瑜他姥姥家姓什么呢?
乙:他……不知道。
甲:好,一个不知道了。
乙:这就一个不知道了。
甲:你瞧,问你,你不知道了么。
乙:这倒好,第二个不知道呢?
甲:诸葛亮姓什么?
乙:复姓诸葛,单字名亮,字孔明,道号卧龙啊。
甲:对,那这诸葛亮他姥姥家姓什么呢?
乙:你怎么净找他姥姥家啊?不知道这个。
甲:啊,俩不知到了。
乙:这就俩不知道了,第三个不知道呢?
甲:张飞姓什么?
乙:姓张名飞字表翼德啊。
甲:姓张名飞字表翼德,张飞他姥姥家姓什么?
乙:不知道这个
甲:三不知道了。
乙:这就三不知道了,我看这够六个不知道的?
甲:怎么六个不知道啊?
乙:你看我不知道。
甲:啊。
乙:这就四个了。
甲:啊。
乙:问你你也不知道,这就五个了,观众也不知道,这就六个不知道啊。
甲:没那个事,
乙:你说的好笑。你问他姥姥家谁知道啊,
甲:我不知我能问你么?
乙:哦,您知道?
甲:那这一问我,我说不上来那多难为情啊?
乙:哎,这值得研究研究。
甲:就是。
乙:那您说周瑜他姥姥家姓什么?
甲:当然我知道,告诉你。
乙:恩。
甲:周瑜他姥姥家,是不是?
乙:哎,
甲:记着。
乙:哎。
甲:他姓季。
乙:诸葛亮他姥姥家呢?
甲:诸葛亮他姥姥家姓何。
乙:姓何,三国原文有记载么?有么?
甲:怎么没有啊?你是看书不注意啊。
乙:哪点表明这个了?
甲:周瑜命丧大邱。
乙:这点我看了啊。
甲:周瑜临危的时候,要死的时候,对天长叹,说了两句。
乙:说什么啊?
甲:说“既生瑜,何生亮”
乙:嗯。
甲:季氏老太太生的周瑜,何氏老太太生的诸葛亮。
乙:啊,这个最离谱啊,胡批啊。不对,那是周瑜的气话,既生我周瑜,何必再有个诸葛亮跟我作对。
甲:那是错误,这是正讲。
乙:他这成正讲了,那你说张飞他姥姥家姓什么?
甲:嘿,这个有学问了?
乙:你说说怎么回事?
甲:张飞他姥姥家,你问谁也不知道。
乙:那查三国原文呢?
甲:三国原文啊,你就把纲鉴都翻遍也找不出来,也不知道。
乙:哦。
甲:我知道。
乙:那你怎么知道的呢?
甲:我啊,练达人情皆学问啊。
乙:啊。
甲:我走在街上,看见两个人吵嘴打架,那个人说了一句话,我这么一研究, 这句话大有深沉,结果我一揣摩我知道,应验在张飞身上了。
乙:应验张飞身上了?
甲:才知道,张飞姥姥家姓什么。
乙:您说说。
甲:张飞姥姥家。
乙:啊。
甲:姓吴。
乙:吴?
甲:俩人一吵架,旁边一人说了一句话,哎,你们俩吵什么啊,这不是无事生非么,吴氏老太太生的张飞。
乙:这么回事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4340141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5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