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秦腔《杀狗劝妻》(二)

【说书唱戏】秦腔《杀狗劝妻》(二)
焦氏:咱娘……还打我来。哎
(假哭。挪椅挨曹落座庄)哎!我的曹郎夫呀(唱)
叫曹郎莫盛怒容妻讲话,话说明你就知事情根芽。
你清早奔深山去吧柴打,眼看着日过午不见回家。
咱的娘腹中饿忍耐不下,又为妻停针线忙去问她,
娘说她想吃一张油旋饼,妻急忙烧水烫面切葱花。
饼烙好娘嫌干难以消化,又想吃旗花面味道要辣。
怎知晓面端来娘倒地下,言说是少盐醋味道不佳。
咱家这穷光景你说有啥?娘嫌这又嫌那我有何法。
这细米和白面娘用不下,那朝庭皇上爷吃的啥呀!
妻急忙上前去与娘回话,哀告娘受点屈暂把饥压。
咱的娘虽年迈火气却大,把饭碗摔成了破碎渣渣。
吓的妻跪倒地忙说好话,娘那里不容说动起家法。
她又是打来又是骂,又是口咬拔头发。
曹郎夫不信当面看,打的妻浑身上下发青发肿都是疙瘩。
自从我来到咱家下,谁人不将为妻夸。
今日看夫妻情尽都是假,不怜妻却反而偏袒你妈。
我有心扑悬崖一死方罢,哎!丢不下娘家妈贫病交加。
曹郎夫,我该咋呀,我的我呀!(假哭)
曹庄:(唱)
她那里假意儿恓惶泪下,倒气的俺曹庄牙儿打牙。
我的父去世早丢娘守寡,抓养我十九岁娶她到家,
只说她明礼义听从娘话。谁知她少家教生性泼辣。
背地里她竟敢将娘打骂,多在外少在家怎样防她。
俺曹庄上了气执拳便打—
焦氏:(假哭)我好苦呀!
曹庄:猛想起娘叮咛强把气压,念老娘上前去说些好话—
那是焦氏,贤德妻,哈哈哈……你可怜娘年老久病常发。
人都是抓儿养女盼娃大,你儿女将来要打你骂你——又何必抓养他?
你娘屋也有双亲在,我怎敢亏待岳父岳母老人家。
将心比心都一里,你怎么孝敬你妈打我妈?
养儿防老是佳话,虐待老人要犯法。
为老娘我弃官不做把柴打,为老娘晚景欢乐媳妇儿女孝敬她。
本丈夫施一礼——妻呀!——你宽宏量大,
不念娘也念咱夫妻结发。
焦氏:(唱)曹郎夫讲情里尽说好话,喜得我焦氏女心上开花。
我这里假意儿把他戏耍,来一个下马威故意气他。
曹郎过来,听你之言,莫非叫为妻在咱娘上边行孝?
曹庄:正为此事。
焦氏:你要我在咱娘跟前行孝不难,要依我三件大事。
曹庄:只要在咱娘咱娘上边行孝,漫说三件大事,就是十件八件都能依从。先讲首件。
焦氏:首件么……依我看来,咱娘看我不顺眼,就和咱娘分房另住,将咱娘分出去。(重三遍)
曹庄:焦氏差矣!人生在世,老人抓小,小人养老。你往尘世上看,哪有儿女将娘赶门在外之理。
首件万万通不得。再讲你二件。
焦氏:二件么……你既然舍不得你娘,那你就和咱娘过活。咱夫妻是戴着孝帽子拜天地哩!夫妻也满了,缘法也尽了,你就写张休书,把我休了。(重三遍)
曹庄:呀呸!无故不休妻,休妻惹是非。何况咱们是扎角夫妻。我么……还舍不得你。
焦氏:咦!看伢这句话多够稀罕,过了半辈子咧,还没听说过舍不得我的话咧。他说舍不得我,可我偏说舍得他,看他咋讲。曹郎过来!我这人心狠,你舍不得我,我可舍得你。(重三遍)
曹庄:二件不从,再讲三件。快说!
焦氏:哎呀!人跟你好好讲话哩,你就把脸变了。
(旁白)他把脸变了,我把话变了,他心硬了我心软了,他心软了我心硬了,把他摆治得顺顺的,叫他一辈子都怕老婆,从我这手掌心翻不过去。曹郎过来,三件么……提刀把我婆娘杀了。(重三遍)
曹庄:俺曹庄生世以来,连个鸡鹅鸭儿也宰它不了,焉能提刀杀人!
焦氏:把我杀了。全当是手哩!(重三遍)
曹庄:(气急)哈哈,嗨嗨……
(一把抓住焦氏领口)焦氏,你欺压了我曹庄!
焦氏:欺压你了,你把我咋呀?
曹庄:你欺压了我,我也敢……
焦氏:你敢么!你是姓曹的娃么,你还不敢?!
曹庄:说是我也!(突然抓紧)
焦氏:哎呀,丢开,丢开,两口子耍哩,看你变颜失色的,叫旁人见了笑话。快丢开,丢开。
曹庄:哼!哼!哼………
焦氏:哎呀,真格给恼了。隔壁子!对门子……我家杀……
曹庄:(厉声地)悄着
(把刀在桌子上用力一拍,逼焦氏)
焦氏:(大惊)妈呀!杀人哩!(急跑下)
曹庄:哪里走!(追下)
曹母:(上)哎!说是给我做饭去了,半响还不见来,伢两口子在房中拉家常咧。
(发现地上的葱和饼)谁个饿不死的把馍丢在这儿了(拾起馍咬了一口)
焦氏:(内喊)杀人哩!
曹母:啊!(惊倒)隔壁子!对门子……快来呀!(狗急上,与母相碰)
狗!狗!(狗叼饼,母打狗下场)
〔焦氏逃上,复下。曹庄紧追上。
曹庄:哪里走!
曹母:(急唤)曹庄。
(曹庄急回,藏刀)你手中拿的啥?
曹庄:无有什么。(伸一只空手让母看)
曹母:那个手里!我把你这个奴才!(执棍欲打)
曹庄:哎呀!母亲,老娘!
(扶母起。狗上,又叼饼,母赶。曹追焦氏下)哪里走!
焦氏:(复上,藏母身后)妈呀!
曹庄:狗贱人!
(执刀追杀,焦氏推母向前,母护钢刀闪焦氏指曹庄。正在纠缠,狗跑过来叼饼,曹庄见狗,情急智生,决定杀狗儆妻。上前一刀狗头落地)
焦氏:哎呀,不好了!
(唱)哗啦啦钢刀闪鲜血飞溅,吓得我焦氏女胆战心寒。
扎挣挣睁双眼用目细看,血淋淋狗头落地滚一边。
悔不该欺老娘积下恶怨,惹恼了曹郎夫怒发冲冠。
我只得求老娘把他相劝,尊声母亲听心间。
从今后对娘要孝敬,端茶送饭常问安。
我这里与娘发誓愿……
曹母:怎么说你与娘发誓呀?
焦氏:正是的。
曹母:啊,这就好了。儿呀,你妻说与娘发誓呀!你可莫要惊吓她。
曹庄:孩儿遵命。焦氏,你与娘发誓,说是你向前跪,向前跪!再向前跪!
焦氏:(唱)曹郎放刀且容宽,
今日之事若重犯,由你杀由你剐死也心甘。
曹庄:非是我执钢刀行事太过,欺老娘全是你的错。
从今后还要你改过,若不改我就是这样发落。(指狗)
母亲开恩,叫她站起去。
曹母:好,为娘与你开恩了,你站起去。
焦氏:我娘与我开恩了,我就站起来了。
(焦氏、曹庄同时拾刀)就说你做啥呀?
曹庄:捞刀呀!
焦氏:可捞刀呀!刚才捞刀没把人吓死了。从今后,再不要“捞”里“捞”刀的。
(用手试刀)看这明晃晃的,几乎把我给明晃晃了。(重重的把刀一放。母一惊)
曹母:哎呀!(吓倒)
曹庄:怎么样了?
焦氏:放刀哩么!
曹庄:你轻一点行不行!
焦氏:看你,轻着哩么!
曹母:我当你杀我呀!
焦氏:不怪不敢,母亲快快请起。您老人家现在还怪娃不怪?
曹母:不怪你,不怪你。
焦氏:妈呀,你再不怪不怪了,娃给你赔情,给你拜哩,再给你磕个响头。妈呀,如今您老人家吃啥呀?宽面窄面,南瓜米饭,再打两个鸡蛋。你快说呀,叫娃给你做去。
曹母:我啥都不想吃,就想吃你那放了七……七……
焦氏:(忙挡)啊,旗花面,旗花面。曹郎,快搀娘来,看你又不孝顺了。
曹庄:是是是,我不孝顺。
曹母:搀娘来!(念)
子孝妻贤心欢畅,一家和顺多安康。(下)
焦氏:(念)今后孝敬高堂母,
曹庄:(念)杀狗劝妻俺曹庄。
焦氏:看他的、品的,拿的稳的。
(学曹庄)杀狗劝妻俺曹庄!待我问他两句:哎,曹郎!人家夫妻争吵,轻者骂,重着打,我今日犯在你手,怎么就是提刀一杀呢?
曹庄:照你这样欺老打婆的媳妇,还是一杀为妙!
焦氏:看你暐心狠的哟!曹郎,我这媳妇要孝敬咱娘呀,就说你咋站在那儿不动弹呢?
曹庄:叫我务干何事?
焦氏:我与咱娘做饭,上得街买菜呀……
曹庄:什么买菜?没有钱呀!
焦氏:没有钱就杀婆娘哩!
曹庄:哎呔!无钱志不短,欺娘儿要管。
焦氏:把暐挨刀子的还硬气的,就说你没钱不会寻个有钱的么!
曹庄:何人有钱?
焦氏:远看!
曹庄:无人。
焦氏:莫了你就近取。
曹庄:莫非你有钱吗?
焦氏:不才,有几个钱钱子。
曹庄:你哪儿来的钱呢?
焦氏:挣的。
曹庄:干什么挣的?
焦氏:挣的就是挣的么,还问干什么挣的。我婆娘一天给人锥梆呀,纳底呀,扎花呀,绣朵呀,零零碎碎攒下几个钱。还有……你黑了睡着了,在你口袋掏上几个钱,你当啥哩!等着,待我与你取来。哟,怎么不见了?啊!原来这钱也怕挨刀,吓的跑到二梁上去了。(拿出钱,示意曹庄)接!
曹庄:好多的钱呀!
焦氏:就这你还没有哩!伸手来,这个钱给咱娘买上两根葱,这个钱给咱娘买点豆腐,这个钱吗,你在大街市上,从东走到西,从西走到东,爱吃啥买啥,吃个零嘴,回来给我婆娘稍点瓜子儿(“子”以卷舌音念成“子儿”)
曹庄:瓜子!
焦氏:瓜子儿。
曹庄:好,瓜子儿。
焦氏:说是曹郎接钱串子!(丢钱串子)娘呀等着,曹家媳妇给你造饭来了!(下)
曹庄:正是(念)
人人都要养儿女,敬老爱幼相扶持。
今天你若欺父母,当心也作父母时。
哈哈哈……
【剧终】

【注释】秦腔《杀狗劝妻》(杨金凤、高登云演出本)
       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二周年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5542863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1

Copyright ©2014-2021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