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秦腔《杀狗劝妻》(一)

【说书唱戏】秦腔《杀狗劝妻》(一)
【人物】
曹庄,小生扮
焦氏,曹庄之妻。小旦扮。
曹母,曹庄之母。老旦扮。

曹庄:(内唱)
肩挑起百斤柴春风吹送,
〔挑柴担上,接唱)
日过午盼回家大步流星。
靠卖柴换粮米全家度用,虽清贫倒觉得快乐安宁。
想当年在楚国曾把君奉,官封我下大夫职也非轻。
只因为我的娘时常有病,因此上辞了官打柴为生。
奉老娘送茶饭问热问暖,作儿女怎能忘娘的恩情。
(看天)啊!天色不早,诚恐我娘操心,我还是速快赶路便了。
(担柴担绕场下)
曹母:(上唱)
可恼焦氏太不良,竟敢动手打老娘。
出得门来将儿望,
(叫)曹庄!怎么不见我儿回来?
(唱)不见我儿在那厢,
身倚柴门心惆怅,等我儿回来诉冤枉。
曹庄:(内唱)
猛抬头见娘亲倚门侯等,我这里放柴担问娘安宁。
那是母亲,老娘,哈……。
曹母:曹庄,我娃你回来了?
曹庄:回来了。母亲,这般时候,来在门外,想必是望儿来了?
曹母:可不是望我娃来了!
曹庄:啊!我可莫说:“儿是娘心一块肉,儿行千里母担忧。”母亲,你看门外风大,待儿搀娘以奔草堂。
曹母:儿呀,搀娘来!
曹庄:母亲挣扎些!(扶娘,手撞伤处)
曹母:哟!我娃你手放松些!
曹庄:是(进草堂,母落座)母亲暂坐一时,待儿卸了柴担。
曹母:我儿卸了柴担。
曹庄:(出门,提柴担下,复上)母亲在上,不孝儿曹庄与母亲叩头!
曹母:唉!跑的乏乏的,快站起来!
曹庄:谢过母亲!
曹母:我娃坐了。
曹庄:孩儿告坐。母亲,这般时候您老人家用过饭了没有?
曹母:我娃问娘吃过饭没有?
曹庄:正是!
曹母:嗯,吃过了。娘这一顿可吃的饱饱的了……
曹庄:母亲讲话中间双目捧泪,想必未曾用饭,待儿唤来……
曹母:慢着,你唤那个?
曹庄:唤来我妻焦氏与母亲造饭。
曹母:儿呀!讲话是讲话,再莫要提起你妻焦氏……
曹庄:这……提她便怎么样?
曹母:你那性子不好,娘我不给你讲了。
曹庄:唉呀母亲,孩儿从前在楚国奉君,脾性不好,如今身在山中打柴,被那些柴担么……
曹母:怎么样?
曹庄:已磨去了大半,孩儿不会上气。
曹母:这么说不会上气?
曹庄:不会上气了。
曹母:不会上气了好。坐了,听娘与你讲来。
曹庄:孩儿谢坐!(施礼)
曹母:哪来这么多穷礼性,坐了,坐了。
曹庄:母亲,您老人家气请讲。
曹母:自从你清早奔上深山打柴,眼看日色近午不见回来,为娘将你妻焦氏唤进前来,叫她给娘烙些软饼吃,她去了半响,你猜她拿来了什么?
曹庄:她拿来了什么?
曹母:她拿来放了七八天的一蛋子干馍。为娘满口少牙,咬它不下,叫她放在一旁,你猜她做了什么?
曹庄:她做了什么?
曹母:她喂了犬了。
曹庄:(生气的)是……她!
曹母:嗯!喡你就不生气,娘我不讲了。
曹庄:那是母亲,老娘,哈哈哈。孩儿刚才讲话中间,声高了一些。孩儿并不曾生气。
曹母:怎么,你不曾生气?
曹庄:不曾生气。
曹母:不曾生气了好,坐了。
曹庄:母亲上边谢坐。(施礼)
曹母:哪来那么多穷讲究,坐了。
曹庄:母亲,您老人家请讲。
曹母:为娘将他二次唤进来,叫她与为娘擀一碗旗花面,汤汤水水吃上一些。儿呀,你猜他去了半响,端来了些什么?
曹庄:端来了些什么?
曹母:她端来了半碗清汤,娘我半天未曾用饭,喝它涮肠子不成。叫她放在一旁,等我儿回来一起做饭充饥。儿呀,你猜她又做了什么?
曹庄:她又做了什么?
曹母:她又喂了犬了。
曹庄:(生气的)是……她!
曹母:嗯!你又生气,娘我……我再也不说了。
曹庄:啊哈!母亲,老娘,哈哈哈。孩儿讲话中间,又声高了一些,孩儿我不敢上气了。
曹母:不敢上气了好!
曹庄:母亲呀!你看焦氏,将饭菜喂犬,糟蹋米面!就该让他跪在庭前,听娘教训几句,一来指教她成人!二来叫她认个不是,让娘消消气也就罢了。
曹母:娘也是这样讲说,谁知娘刚一开口,她便夺了娘的拐杖,将娘连打带拧,说是你来看……。
曹庄:娘呀!看什么?
曹母:他将娘的头发都拔了几撮子。
曹庄:待儿看过(看介)唉呀母亲,我妻焦氏不贤,这是你儿不肖之过,母亲快快与儿科上罪来。(跪倒)
曹母:你妻不贤,与我儿何干。儿啊,你站起来。
曹庄:母亲恩宽。(站起)你儿不孝,未尽教妻之道,这般时候,母亲请到小房,待儿亲下厨灶,与母亲造饭来。
曹母:怎么说,我儿亲自与娘造饭?
曹庄:正是!
曹母:我娃是个孝子,搀娘来。
曹庄:母亲挣扎些!
曹母:到底是自己的娃,强的多。(欲下又转回)曹庄,娘对你说,莫要和你妻争吵。若和你妻争吵,叫隔壁邻居知道了,说娘老了老糊涂了还戳起是非来了。
曹庄:儿记下了。
曹母:儿记下了好。(欲下又回)嗯!我不放心,还要叮咛哩。曹庄!
曹庄:母亲。
曹母:娘与你说,千万不要和你妻争吵,人家娘家的人多。
曹庄:她娘家人多不人多,敢将你儿怎么样?
曹母:娘只守我娃你一个呀!
曹庄:儿我记下了。
曹母:你要记下。唉!我可莫说老天爷,我老婆子不死,把我娃连累到啥时候呀!(下)
曹庄:啊呀!好一焦氏,俺曹庄不在家中,将我娘就这样百般折磨,只说这口恶气如何咽它得下!有了,不免将她唤进前来,听我良言相劝还则罢了,如若不听,俺便是一顿皮拳。嗯呔,说什么一顿皮拳,还是提刀一杀为妙。哎呀不妥,我可莫说曹庄呀,你好无才,人常说:“当面教子,背后教妻”。你也曾官居下大夫之职,今日为了婆媳之事,提刀弄斧,岂不惹人耻笑!嗯,我自有主意。焦氏走来!
焦氏:(一手拿葱,一手拿饼,边吃边上)哎呀,刚才和那老祸害争吵,把我弄的又饥又渴,烙了个软饼,在喡正吃着哩,不知隔壁她二婶嘛对门她二姨,借米呀嘛借面呀?借针呀嘛借线呀?待我去看。(进门看介)
曹庄:焦氏走来!
焦氏:哎呀不好!(忙抛掉受众的葱和饼)不知伢我暐人啥时回来的!我婆娘咋连个气气都不知道。
曹庄:焦氏!
焦氏:来了,来了!怎么慢腾腾的?
曹庄:怎么慢腾腾的?
焦氏:人在在这儿给你正拾掇哩!(至门看介)观见曹郎今日回得家来,脸儿黄黄的,眉毛长长的,莫非那老婆子给我把窝给戳下了。哎呀,怕啥哩,老夫老妻的,以笑儿上前。(进门)那是曹郎,曹郎,嘻嘻!哈哈!你刚才回来吗?才刚回来?看你身上的土,脸上的水,待为妻与你打土擦水……
曹庄:你拿老诚些。
焦氏:哎呀呀!咿呀呀,人家见你刚从深山打柴回来,给你打土擦水哩!你可是拿老诚些。拿老诚就拿老诚,你不是十七的,我也不是十八的,谁还离不了你这个当家的。今天拿个老诚的样子,叫你先看一看。咱两个今、明、后,三天都甭说话。
曹庄:焦氏!
焦氏:嫌“焦”了就甭吃!
曹庄:你向我处走来。
焦氏:向你处走来?我身上没带药包,治不了你那个病。
曹庄:我有话讲说。
焦氏:有话说你的话,咱家又没隔山,也没架岭,我也能听得见。
曹庄:你哪来这些逛话?
焦氏:黄瓜?黄瓜早就下架了。
曹庄:(拍桌)坐的太远了!
焦氏:哎呀呀!咿呀呀!坐的远了?坐的远了往近里挪一下么,暐可怕啥哩!(将椅子挪近曹庄)
曹庄:(厉声地)太近了!
焦氏:远了嫌远,近了嫌近,不知道放到哪儿才合你的心。
曹庄:放到那边厢。
焦氏:对对对,咱就放到那边厢。哎!曹郎,你看这儿如何?
曹庄:嗯!倒也可通。
焦氏:哼!看把他稳的,品的。嗯!(学曹庄腔调)倒也可通。
曹庄:嗯,坐了!
焦氏:坐了,坐了。曹郎,你这时候吃啥呀嘛喝啥呀?待为妻与你造饭去。
曹庄:别的我也不问,只问你,这般时候咱娘可曾用……
焦氏:住、住、住了,讲话是讲话,休提咱娘,休提咱娘!休提咱娘!
曹庄:提起咱娘便怎么样?(重三遍)
焦氏:(改变态度)提起咱娘不怎么样呀,咱娘吃的饱饱的,咱娘喝的胀胀的,没有一点毛病。坐了,坐了。
(掀曹落座)哎呀曹郎,自你清晨奔上深山打柴,日色过午未见你回来。家丢自娘,为妻端来这样茶饭,娘不伸手;端来那样茶饭,娘不可口。讲话中间,将你妻就是这样砰砰啪啪,一顿打了。哎!哎!
曹庄:怎么说,咱娘还打你来!
焦氏:咱娘她……她还打我来!哎……哎……
曹庄:(旁白)这话从何说起,怎么我娘还打她来!
(向焦氏)嗯!你倒罢了,我娘还打你来?(移椅另坐一旁)
       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二周年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5542863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1

Copyright ©2014-2021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