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八十二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八十二)
第八一回贪色借年貌替娶亲得妻
张志忠、李有成说:“盂文科之死,实不知其故。今日忽然起火烧房,实不知别情是实。”言罢,叩头在地。施公听罢,说:“此事与你们无干。不许远离,少时定案,解部对词。”二人答应,叩头退下。施公吩咐:“把张义、陈魁带上!”青衣答应,登时带到跪下。施公叫声:“张义、陈魁,你们的事败露。从实招来,免得受刑。”张、陈二人见问,不肯实招。施公
吩咐:“夹起来!”登时上刑昏迷,用水喷醒,仍然不肯招。施公又说:“把陶氏、张氏带上。”跪在一旁。施公说:“你母女把孟文科之故,当他二人说来。如若不讲,即刻上拶。”张氏复又说了一遍。张义闻听女儿一派实言,心中后悔。陈魁听张氏供招,无奈何说:“小的情甘领罪。”施公吩咐:“书吏,把口供记了。与他卸去刑具。”施公又叫人:“去到东直门北小街口,把董成传来圆案。”下役即领命而去。
施公又叫张义说:“他母女与陈魁实招,本府问你:他母女与陈魁奸情,你那有不知?”张义见问,还要嘴硬巧辩。施公又问:“陶氏、张氏,你们与陈姓奸情,他说不知,须得你俩问他,不然又要动刑。”这妇人已经拶怕,听见动刑,心中害怕。陶氏就望男人说话,骂声:“泼拉货!我问你:你说不知,那日你回家撞见我二人做那事儿,你为什么抽身回去?”张氏一旁接言,叫声:“父亲,我们已经三曹对案,全都招认。”张义听见他母女之言,无奈叫:“太爷,就算小的知道罢!”施公闻听,忍不住哈哈大笑,忙吩咐书吏作稿,拿下四人画了手字呈上。
施公过目,一边吩咐:“陈魁你定计留金,交与何人?”“小的交与陶氏。”施公叫声:“陶氏,那锭金子,现在何处?快快实说。”陶氏回答:“现在身边。”言罢,忍痛回首,取出上递。青衣接过呈上。贤臣叫施安也取出那锭金子看,一样分毫不错。吩咐把陶氏、张氏、张义带下。
只见公差把董成主仆传到,跪下。贤臣说:“董成,你看这下面受刑人,是开金铺的不是?”董成闻听,到那边看回答:“就是他!”贤臣又叫:“陈魁,你把昧金之故讲来?”陈魁怕刑,不敢强辩,口尊:“大老爷听禀:小的见他贫寒,金子明知是他的,因欺他年老,生下歹心。只知肥己,无人晓闻。那知上天鉴察。小的贪色,给与陶氏。今朝事情败露,献出金子,原是董成之物。小的情甘领罪,叩求老爷免罪。”叩头流泪。施公又叫:“凤鸣,董成换金,若有歹意,焉敢告进衙门?若非审陶氏女奸情,只怕屈死董成了,永为怨魂。他果要昧金,势必逃走;岂有送信,又转家门。今日本府断金复归本主,倒要你另外加恩于他。”凤鸣答应说:“是。”施公含笑说:“董成,此事皆因粗心招祸,莫怨上人。回家千万莫改忠心,上大不负好人。”老奴叩首流泪,说:“大老爷训谕,自当遵行。”贤巨大悦,伸手把两锭金子拿起,叫声:“董成,把金拿回家去,见了你的主母,加意勤慎,商议度日去罢!”董成谢恩,答应扒起,上前接金。主仆下堂,欢天喜地出衙而去。
施公吩咐书吏:“立刻办文,内有人命重情,送部定罪。”施公令该班人役,将陈魁、张义、张氏、陶氏带出衙去。才要退堂,又见走进一人跪倒。下文分解。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47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438476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