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七三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七三)
第四七二回 负冤仇三更托梦 诚孝子满口怀疑
却说天霸与人杰,一路回来,到了馆驿,已是日光东出。关小西连忙问道:“齐星楼可易破么?”天霸道:“俺是绿林出身,英雄好汉,也不知遇了多少。今日遇见这案件,便不能将此害除去,岂不令人可恼!”说着,就将夜间话,说了一遍。人杰道:“但有一件,小侄不解。姑作这飞云子厉害非常,他也不是神仙,哪里便会变化,你记得那大树有三、四丈高,顷刻之间,便尔倒下;栏杆上的花朵,就改作流星。六角门内,又有圆门。这许多暗门、暗器,皆人所未见。虽有通天本领,也不能一刀一枪,两下厮杀,何能同那些争斗?眼见得目前破不下来了。”计全在旁道:“这齐星楼,不过飞云子用的一套功夫,制就这许多暗器,无非是关连子、生死斗而已。只要知道他妙法,便一点不难破了。据我看,还是同大人先回淮安上任,那里朱光祖、褚标等人,见多识广,或者他们知道这破法,亦未可知。不然,或有人知飞云子的名,然后再大家设法,重破此山。完了那琥珀夜光杯的案件,方是妥当。”人杰道:“叔父之言,固是有理。但小侄肩头中了这火箭,此时疼痛非常,如何是好?”计全道:“此箭不知可有毒药么?如没有毒药,咱这里尚有药治。”便取药末,在他肩头敷好,令他养息一番。此时施公已经醒来,听得他等所言,知是黄天霸夜间去访山寨。当即将计全喊去,问了一遍,方知这齐星楼的厉害。随即命贺人杰与天霸,好生歇息,定于次日回转淮安。早有秦蔼仁率领带来兵丁恭送,施公又命他以地方为重,平日小心防备,莫为强人肇乱的话,说了一遍,然后命他回城。次日一早起程,夜宿晓行,非止一日,奔淮安去了。
这日到了徐州府属萧县境内,渐渐天色已晚,随命施安拣了村镇,投店住下。这地方唤陶家洼。当时众人下了店,一切安顿已毕,送上茶来,坐了一会,吃了晚膳。施公因连日途中辛苦,便命众人早为安设,自己也就安心去睡。到了三鼓时分,忽见一只猛虎,向他身上一扑,正是张牙舞爪,欲来啖吃。卧床下面,扒起一人,举起一棒,将虎打死。施公正要开言,问他名姓,又见床下睡着一人,满身是血,不禁一惊,转醒过来,乃是南柯一梦。施公自己甚为骇异。当时又将梦中之言,记忆了一遍,复行安歇了一回。已是日光将上,外面俱皆起身,吃了早点,便皆动身赶路。施公道:“本院今日身体不爽,在此权住一日,俺还要访一案呢。”众人见他如是,只是不解何故。忽然管帐的小二进房有事,施公见他穿一身孝,便问道:“汝姓甚名谁?”小二道:“小人名字叫裘龙。”施公又问道:“汝今几岁了?身上服制,为何人带孝?”小二又道:“是为我父亲带的。”施公道:“你父亲叫什么名字?”小二道:“我父亲叫裘伯虎。”施公听毕,不禁一惊。忙道:“他是几时死的?”小二道:“去年腊月十四日,与我叔叔一天死的。”施公惊讶道:“哪里有这巧事!他两人便一天同死么?”小二道:“何常不是。小人的父亲同我的叔叔睡在一个房内,次日早间,小人到房内喊他,两个人全没气了,小人那时如天突一般。一天遭此横事,心下有点疑惑,恐怕为人害死。无如他两人是住在一间房内,临死之时,我叔叔尸骸在床上,我父亲的尸骸却倒在我叔叔床外,当时小人进去看,便是如此。怎奈我年幼无力,要想告官,又无势力,只得将我叔叔同我父亲的衣服等件变卖钱,买棺收殓。” 施公听了此言,暗道:“这事必有缘故了。我夜间所梦的,是一只虎向我扑来,床下那人便一棍将他打死,后来床里又睡着一人,浑身又有血迹。这孩子说他父亲如此死法,名字叫裘伯虎,伯与扑字虽不同,意还相同,必是他有冤枉,前来示梦与我,这是求我的意思。照此看来,又与这姓裘的裘字相合,必是裘伯虎这人,求我伸冤了。”随向那小二问道:“你说你父亲身死,岂无伤损?可有什么伤痕?”孩子道:“可怜他两人,初死时尚不觉得,后来临下枋,我叔叔眼肉内不住流血,我父亲脊梁骨忽然断下,这不是显而易见吗?”施公道:“你父亲平时可有仇人么?”小二道:“他在这店中二、三十年,从无人与他难遇,不知为何如此。”说罢,不禁大哭起来,依然走去。此时施公甚是不乐,暗道:“本院出仕以来,为民伸冤理屈。若不在此将这案访明,岂不令人鬼含冤?”当时便将计全等人招呼到房内,将这点说明。众人齐声说道:“现在钦限在即,琅玡山之事,尚无头绪,且请大人回任罢。这事虽属可疑,无奈他儿子皆说不出底细,这从何处访问呢?”施公见众人如此,乃道:“本院连日路途辛苦,本想在此暂停几日,又有这个疑案,若竟自不问,未免亏心。现以两日为度:若两日之中,破了此案,便是死鬼的阴灵;如若不能,本院也就起程了。”计全知道施公的秉性,当时只得退了出来。
施公一人到了店前,便在外面闲游了一会,信步到了镇外。但见些乡民农户,服力田间,一遍秧歌,颇为有趣。行了一、二里,忽然天云漫黑,山雨欲来,施公深恐自己遇雨,只得复行回来,谁知走到镇前,那黑云复又散去。当时一人暗道:“天有不测风云,你看这雨势到又过去了。”想罢,依然转身向乡间走去。正走到方才的所在,谁知风声又起,大风裹面,犹如两只野猪,顷刻不见,满天红日,照耀如常。施公当时点点头,知道是裘伯虎的案件。随即回转,到店内坐下,将那小子喊来,问道:“你们这店中,可有个云里猪么?”小子道:“没有,没有。”施公见他回得切实,也不向下问。随命天霸、小西与计全等人出去,到镇上去问同音的姓名,拿来讯问。大众听了此言,暗道:“我们初到此地,向何处去问?岂不是苦人所难。”计全道:“好在大人有言在先,两日之后,访问不出,便仍然起身,此时咱们便去访一访算了。”当时众人吃了午饭,彼此出门去访。惟有天霸性急,不问东南西北,直向那有村庄的一路而来。忽然来了一人。不知此人是谁,且看下回分解。

啖(dàn,音旦)——吃或给别人吃。书面语。
       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5211977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0

Copyright ©2014-2021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