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七二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七二)
第四七一回 入深地问路杀更夫 闯高楼放箭伤人杰
却说黄天霸与人杰两人,到了高步之处,四下一望,只不知齐星楼在于何处,心下正在着急。忽听远远一派金声,由东北角而来。那声音渐来渐近,乃是两个更夫敲着更锣巡夜。当时天霸怕为人看见,仍然躲在屋上。哪知人杰性急,一时见找不到高楼,见此两个更夫,随即蹿步上前,到了他后面,提起右腿,一腿打去,只听咕咚一声,栽倒一个。前面那人不知何事,正欲回身来望,人杰举起左腿,复又打倒。两人见是夜行的强人,知道事情不妙,便想喊叫起来。人杰早提过一个更夫,刀柄一抽,刀口向上,刀背向下,在那更夫颈上押定。骂道:“你这狗头,若喊一声,便送你回去。”说着,天霸也飞身下来,将前面那人揪住,也是如法炮制,不许他出声。更夫见他两人,各执明晃晃的利刀,早已将舌头吓短。连忙说道:“爷、爷,饶、饶、饶,饶命!”人杰道:“你要性命,俺有一句话问你,如若说明,便放你回去。你这山上,那座齐星楼,在什么地方?快说明来!你便无事。”更夫听了此言,忙道:“楼、楼、楼,楼不是在前面么?”人杰道:“你这厮,死在头上,还要说谎!你说它在前面,为么咱两人皆看它不见?”更夫道:“爷爷!从我来处走去,向那边看去,便看见那座高楼了。”人杰还不相信,忙道:“黄叔父!这厮如此可恶,你老爷偏去一走,究竟看有没有。”天霸听了此言,松开那个更夫,交人杰看着,自己到了前面,果然一座极高的高楼,在那山顶上面。只因前面有些大树,将它遮住,因此在下面看来,反而不见。连忙向人杰道:“贺贤侄!这楼看见了。”人杰听了此言,一刀结果了更夫性命。复又一刀,将前面那人杀死,随着天霸,向齐星楼前来。
原来这座高楼,共有五层。头一层,一带栏杆。每栏杆面前,一支花朵。栏杆里面,虽是走马廊檐,却又曲曲弯弯,宽窄不一。大约有五六步的远近,便有小小石墩子,上设着一灯。里面便是正屋,却又门径不一,或大或小,不下有一、二十门。里面透出灯光,好象有人在里把守。第二层,是个六角式样,每面一个圆门,圆门里又套了一门,门上现出些虎头模样,张牙舞爪,凶猛非常。周围十二个滴水出檐,支在外面,每处瓦角上挂着两个铜镋。就此两层,已有一丈余高。欲想再向上望,只是看不清楚。天霸向人杰打个暗号,见身后那个高树,有二、三丈高,无限的树头,由下至上。天霸便想蹿到树上,再看那三、四层楼,以便到最顶上去。当时将身躯一转,用个晚雀归林势,两脚一开,蛮想落定在树上。哪知齐星楼上早已看见,只听的落一声,大树面前,早放出一支火箭。天霸晓得不好,赶着在树头上一垫,一个游鱼送水势,复行落下地来。谁知火箭躲开,只听炮响一声,那一带栏杆,一齐倒下,所有那些花朵,皆变作铁子流星,四下纷纷,直对两人打下。但听上面喊道:“何处鼠辈?敢偷看俺寨主的禁地!”说着,灯球一齐燃着,周围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。天霸到了此时,已吓得手足无措,只得将朴刀取在手中,预备人前来厮杀。谁知但听人言,却不见出来动手,更把个黄天霸弄得惊疑不定。正拟转身出去,只听一人喊道:“黄天霸汝这狗头!今既入我山寨,欲想出去,留下头来。”天霸转身一望,正是镇山太岁王朗,手提连环枪,劈面刺下。天霸赶将朴刀架去,让过一枪,随手一刀,也对命门劈去。王朗哈哈笑道:“黄天霸!你也不打听打听,当着我还是在朝儛山上么?来得好,会我一阵去吧。”说着,枪头在刀口上一格,身体一掉,蹿到楼前。只见他左手一挥,将那铜铃乱敲,屋中立出有十二个大汉,皆是青黄赤黑白,五色面孔,锤棍斧叉,直向天霸砍杀。此时贺人杰恐天霸有失,只得将双锤一摆,前来助战。哪知这十二个才要动手,复又一派喧嚷,齐声喊道:“王大哥!莫为这厮走了,俺兄弟们来也!”只见扑扑扑穿过树林,八、九个强人,手执刀枪,前后夹战。天霸与人杰到此地步,只得将性命置之度外,施开手段,抖擞精神,格架招拦,与众强寇大杀不止。王朗在上面,看得清楚,只见他两人,两般兵器,左冲右突,惧怯毫无。复又望下说道:“黄天霸!你是好汉,便上楼来,俺与你杀个你死我活。”说罢,跑到第二层楼上。飞出一件利器,到了树前,那树响亮一声,忽咙倒下,几乎压在天霸身上。两人不知这里面暗器,从何而来,赶着虚晃一刀,蹿身逃走。王朗见他两人败去,复行一声吆喝,许多强盗,紧紧追来。人杰也就且战且走。到了那花园里面,只见一大汉,提斧砍来,后有人追,前有人阻,不禁叱咤,双锤格过爷头,复又向前而去。谁知向前跑时,又见一支火箭,从旁射来,举起锤头,正似将它打落,哪知第二支火箭,复又射到,闪躲不及,肩头上已中了一箭。当时,只得忍痛逃奔,夺路而去。所幸前面尚无阻隔,一直蹿房越屋,穿出山来。四下找寻,只是不见天霸。心下此时好不作急,只得在牌楼前等候天霸。
哪知天霸在里面,几乎送了性命。他见人杰敌住众人,心想:王朗在那楼前,趁此上去,背后一刀,结果了性命,岂不完事?当时主意想毕,提起朴刀,便蹿身绕过大树,飞上楼来。谁知到了面前,那个滴水廊檐,忽然倒下,圆门一转。出来个蓬头使者,手执许多铁索,对面飞来。天霸到了此时,还想向旁躲避,谁知那铁索锋利无比,每圈上面,皆挂着倒刺钩儿,早已钩住他短袄。天霸这一惊不小,赶将朴刀割去衣襟,转身蹿出楼前,直奔院落而去。所幸人杰现已逃走,虽然有人在后追赶,仗着夜行的功夫,胜人一着,也就从正屋蹿到山前。人杰见他出来,连忙喊道:“黄叔父!小侄在此。”说着,依旧聚在一处。过了牌坊,向琅玡道而去。两人一路言语,到了日光东出,已抵馆驿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5211977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0

Copyright ©2014-2021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