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七一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七一)
第四七〇回 施漕督先回淮安任 黄总兵夜探琅玡山
却说秦蔼仁听说施公押犯人到沂州来,赶着出来迎接。只见许多喽兵,押着一个强人,两个女子。另外五六名少年大汉,纷纷拥拥,到了大堂前推下。早有地甲上前禀道:“小人琅玡驿地甲李坤,日前潜运总督施大人路过本驿,驻驿馆中,访问本境朝儛山强人,横行不法,特命现任总兵黄大人,带领众位英雄,前去剿灭。现在人犯俱由何老爷押解到此,请大老爷发落。”秦蔼仁听了此言,赶着向着何路通行礼已毕,邀人内厅坐下。何路通开口问道:“贵府在此,为一邦的太守,境内有这项强人,不能预期剿灭,叫百姓何以安枕?本路通奉施大人之命,与黄总兵前往山头,现获得强寇一名,名叫尹朝贵,当场格杀了关王庙的逃犯智明,贼首曹勇与朱世雄两人现已逃脱,获得曹勇妻小二人并几个犯事的头目。大人吩咐,赶快审明,就地正法。”秦蔼仁到了此时,己吓得浑身乱战,明知自己的处分,只得诺诺连声,敷衍了一会。何路通也就告辞出来,回转馆驿。施公自将吴球父子并天霸等人,夸奖一番。仍想趁此便破琅玡山寨,复取宝物。惟有吴球同王雄两人,十分苦劝,说请施公先回淮安,然后再来破齐星楼,完那要案。
施公正犹豫不定,到了上灯时分,秦蔼仁早赶了前来,施公当时传他进见,问了一番,知已将尹朝贵与曹勇的妻小正法。其余喽兵头目,俱各具改过切结,恳令归养。施公见所办的事,尚觉稳妥,当即说道:“本院初到此地,访闻贵府的声名尚好,但是这强人在境,姑息养奸,未免稍耽处分,此后还须整顿方好。”秦蔼仁道:“卑府捕务废弛,自知其过。”施公也不过于督责,反而向他问道:“贵府在此,可知这朝儛山外,另有甚么强人么?”秦蔼仁道:“还有一山,有什么镇山大岁王朗,却不清楚。”施公便将飞云子盗取琥珀夜光杯,王朗砌造齐星楼的话,对秦蔼仁说了一遍。秦蔼仁道:“看来此案,非急切可破。大人若不先回淮安,不但误了任期,而且于事无济。况久闻这飞云子,无人可敌。此楼虽王朗本人,尚不能破,非将飞云子原图得来不可。此事还望大人三思。”施公听了此言,知秦蔼仁是个好官,所言谅皆是实。只得命他小心防守城池,自己择定后日起程,先到淮安赴任。哪知其中,惟有黄天霸与贺人杰两人不服,说道:“这飞云子,也不过是人,难道他制造这楼,便无人能破!照此说来,设若飞云子原图竟无人晓得,这钦限的案件,终久不破了?好在大人后日方才起程,今夜咱两人便去偷看一番。若能取得杯来,也免得往来转折。”两人计议妥当。等施公安设已毕,命李公然与小西两人,在家保护施公;自己换了夜行衣服,各带腰刀,出了馆驿,一路奔驰而去。琅玡驿到山头,虽有数十里地面,怎奈他两人夜行功夫,十分纯熟,顺着路径,一路而来。约至三鼓之时,见前面一座高山,峭壁悬崖,树立在琅玡道前面。远远向前望去,但见半山上面,起了一座牌楼,万丈苍松,将它遮盖。又走了数里,已至山跟,隐约一带山坡,倚斜而上。天霸向人杰道:“你看这座山头,好一派气概,俺与你就此上去吧!”说着,二人大踏步上了山坡,只见九曲三弯,甚为险峻。好一会,将山坡走尽,见有一片旷地,当中竖立那个牌楼,磐石砌成,约有五丈宽阔,周围上下皆悬空,有万笏来朝的花样。顶上有块横额,高耸在半空,细细看来,好象是“独居胜地”四字。天霸看罢,向人杰道:“狗强盗如此无礼,你看这四字,自是尊无上上了。”人杰道:“管他则甚,俺但前去,将杯盗来,那时他也就惧怯了。”说着,复向山头望去。只见牌楼前面,有座寨门,约离有半里之遥。寨门一带,皆是粉壁高墙,两扇铁门,关得水关相似。天霸就此便一个纵步,上了墙头,瞥眼向前看去,乃是一个大大的院落,正中一条雨道,两边有十数间廊房,窗槅内放出许多灯光,照在那院内。天霸知是喽兵的房屋,随即蹿房越屋,过了二座重门,乃是朝南五开间大厅。上面排列着十八般兵刃,左边有六角月门,月门内是一带曲折廊房,环抱着个抱厦厅。屋对面一个假山石洞,穿过洞去,是一个花园,杨柳画桥,牡丹亭树,真所谓元美不备。天霸是看了一遍,对人杰道:“这一带地方,皆非正屋,究竟那齐星楼在于何处,必得寻了门径,方好前去。”正说之间,忽见花园东首,有个船厅,厅旁有个石桥,石桥那面,见了两个十数岁的孩童,一人提着个灯笼,一人端个茶托。嘴里说道:“偏生你我晦气,昨日上班,今日便出了这事。他山上的事,与我们何关?我们大王偏如是多事,说替他报仇,将甚么黄天霸拿着,碎尸万段。到了此时,还未睡觉。一时要茶,一时要酒,我看曹寨主好象个疯子一般,笑一会,哭一会,闹得人不得安稳。这不是倒运吗!”天霸听得清楚,知是曹勇到了这里,赶着将人杰一碰,将身躲入假山后面,等那两个孩子走过,也就提步随后跟来。只见出了船厅,穿过竹院,过了有十数进深房大屋,方到了一个方厅,四面八方,虽有格扇,那前面有块石板,忽然竖起,里面却现出园门一个,两层坡台,由此进去,复见铜铃响动,依旧还原。天霸看在眼内,不禁诧异道:“这是他会客地方,使有如此关键,那齐星楼更可想而知了。”当时与人杰侧身蹲下,只听里面许多人讲话。有的说:“曹大哥不须烦恼,但求王大哥大事定后,俺们也不怕不富贵。”有的说:“咱们这齐星楼,也是人间少有,天下无双。将这物放在当中,一日不得出楼,施不全一日不能无事。违了钦限,固然有罪。若来争取,也是死命一条。而况我们这班弟兄,谁人好惹?总之,黄天霸再有通天本事,到了齐星楼前,恐也入于死路。”天霸听了此言,只气得两眼圆睁,双眉倒竖,便想趁此杀人里面。无奈见他有这埋伏,二来齐星楼尚不知在何处。天霸道:“此时已四鼓了,只不见那个所在,这山势又高,加上这座高楼,岂有不见之理?”说着,两人复蹿到前面,四下看来。不知这齐星楼,究在何处,且看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5211977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0

Copyright ©2014-2021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