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四四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四四)
第四四三回 接公文无心稍恋 读信札见义勇为
话说施公将书作成,即差章知府心腹家人,驰书以往。一面许令差人赶紧预备车马,以便施公起节。这个风声传了出去,合城的人,个个知道是施大人私访前来,捉住一个和尚,不知为了什么,现在本县监内。你传我,我传你,传说纷纷。就连本地绅士黄宜伯、吴幼山也知道了。再一打听,即是昨日在关王庙遇见的那人。黄、吴二人不免暗自说道:“咱们不曾小觑他,若有得罪他的事情,虽不能奈何我等,又何必使他怀恨呢?”闲话休表。到了次日,施公起身,合城文武各官,恭送程仪。
再说智明与智能逃脱之后,在智明的姘妇那里住了一宿,刚至天明,二人即赶回庙送信。众人闻言大惊,当即命飞毛腿智慧,赶紧进城打听消息。到了晌午时分,又回到关王庙,与无量说道:“师兄放心吧!智亮虽被获,现经施不全严刑审问,他竟是抵死不招。施不全没法,将他收禁,饬令知府知县悉心审问,务追出指使之人,及窝藏之人。施不全明日即动身了。我想施不全一走,这件事可以松懈下来。咱们再设别法,或去劫狱,将智亮救出,亦无不可。”无量听了这话,心下稍定。又命智慧道:“贤弟,依某愚见,还请贤弟进城,悉心打听,到底施不全明日走与不走。”智慧道:“此事放在愚弟身上,打听明白,回来告知师兄便了。但小弟还有一说,趁施不全走的时候,最好在半途将他刺死,那可就免了后患了。”无量道:“恐怕不能。如能将他刺死,那更好了。”智明、智能在旁说道:“师兄这句话,倒也不错,只恐他前途人多,不能下手。”智慧道:“且打听的确实,再作商量。”无量点头。智慧转身而去,复进城细细打听。到了次日一早,果是施公动身,在城各官仍然送到城外。施公坐在轿内,自有黄天霸等在旁保护而行。飞毛腿智慧看得清楚,当即抽身飞奔回庙,告知无量去了。这且慢表。再说投书到殷家堡去的人,星夜飞驰,不日已至。当即问明路径,到了殷龙庄上,先问庄丁道:“这里可是殷龙殷员外家么?”那庄丁将府差看了一眼,见他是公门中打扮,便答道:“正是此处。”那府差道:“烦前去与计老爷通报一声,就说施大人有要紧公文在此。特差某前来投递,须要面交,不可迟缓。”
庄丁听悦施大人差来的,也就不敢怠慢,赶着奔进去,告知殷龙,殷龙也就与计全说知。计全命将来人唤进。那府差随着庄丁到了里面,见有三个人坐在庭上。便问道:“那位是计老爷?”庄丁便代为指引道:“这位是计老爷,那位是李老爷,这就是咱家庄主。”来差给计全、李昆二人请了安,又给殷龙请了安,然后向计全说道:“小人王贵,是大名府章大老爷转奉施大人面谕,饬令小人驰书前来,请计、李、贺三位老爷,并殷老员外公子,还同贺太太一齐赶紧星夜驰往大名府,有要事相商。如殷老员外公子等不去,计、李、贺三位老爷并贺太太,一定要去的。”说着,将书掏出递过来。计全等听了他这一番话,不知是何事情,即将来书接在手中,原来是一封加紧公文。又拆开一看,尚有另外一封书信。只见公文上面写道:
钦差大臣,头品顶戴,正任漕河总督部堂,世袭一等候爵施为札饬飞调事:本部堂道经大名府界西门外二十余里,见有关王庙一座。忽见该庙旋风大作,当知有异。即于是日驻节大名,次日亲往私访。虽查无异事,惟见该庙住持僧,形色不正。当经本部堂面为讥讽,该僧若有仓皇之色。本部堂见查无实据,旋即回城。讵当夜即有恶僧三名,前来行刺。当即拿获一名,其余二名在逃来获。次日,就大名府署严讯,该僧口供。据称:该庙共有僧十八名,俱系奸盗邪淫,无恶不作,名曰“十八罗汉”。并有地窖,私藏妇女等各节。似此淫恶凶僧,不法已极。若不尽行诛灭,何以正国法,而安闾阎?为此饬令,急飞书到,该参将计全、都司李昆、千总贺人杰,即便遵照,星夜驰赶前来会同拿获该僧等,以正国法,毋得观望迟误,致干未便。火速飞速。特札。右仰知悉。
计全看罢,一面着人到里面将贺人杰唤来,告诉他底细,即令赶紧收拾,急速动身;一面又将那封书,拿在手中一看,见上面写着,是殷老英雄惠启。计全向殷龙道:“这封书是大人与老哥的。”殷龙道:“你且拆开来看,里面讲的什么话,好斟酌行事。”计全便拆开大家同看,道:殷老英雄足下:前日道经贵地,诸蒙辱爱。情文兼尽,纫感之至。迩来起居顺当纳福,羡颂无既!人杰想已入赘,佳女快婿,朝夕随侍,其乐如何?某行经大名府,目睹怪异,凶僧淫恶,不法已极。现在设法拿获,上正国法,下除民害。除另札饬计全等,飞速前来外,合再驰书奉告足下,令媛赛花,武艺超绝,可否割爱,令随人杰同来大名?事成之后,某当汇奏,请予恩赏。足下想亦疾恶,再得贤郎,共襄大事。该僧虽顽,定难幸免。如蒙见允,惠然肯来,协力擒拿,以除大恶,地方幸甚!闾阎幸甚!临书仓猝,不尽所言。
施某特白。
殷龙听此书,写得如此谦让,因大笑道:“大人也太客气了,既然关王庙淫僧不法,欲令我父子前去,但须招呼一声就是,还要如此作书,倒叫殷某何以克当呢?”说罢,因向计全道:“计贤弟打算何日动身?”计全道:“大人的来书急迫,某等就此前往,若一迟误,该僧闻风逃脱,我等就不免处分了。”殷龙道:“贤弟之言甚是有理。愚兄也就可与贤弟等,即日同行便了。”说着,即叫人到里面,将赛花喊出来。却好贺人杰已经出来。计全就将以上的话告知人杰。人杰亦欣然前往。不到片刻,殷赛花也就出来,先给计全、李昆二人行了礼,然后向殷龙问道:“爹爹呼唤孩儿,有何吩咐?”殷龙见问,就将施公来函的话,细细说了一遍。殷赛花一闻此言,无不眉飞色舞,当下说道:“孩儿就此收拾,好与爹爹同去便了。”殷龙大喜。又将四个儿子喊出告知了各节。四人无不欣然愿往。就此各人收拾起来。殷龙命人备了马匹,大家饱餐上马。毕竟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①纫——深深感激,多用于书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5701898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1

Copyright ©2014-2021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