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四三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四三)
第四四二回 案情重大知府调兵 淫恶难逃总镇献计
话说智亮受刑不过,口呼愿招,施公命人松了刑。施公问道:“你将实话招来,本部堂自可宽免于你!”智亮道:“咱叫智亮,现住城外关王庙;咱师兄名唤无量,现为该庙中住持,同类共有十八名,名唤十八罗汉,各人皆是本领出众,武艺超群。”施公道:“尔为什么前来行刺本郡堂呢?”智亮道:“只因大人昨日到咱庙内去了一趟,咱师兄无量并不认识大人的面目。后来是咱师弟黑煞神智能,在庙门口遇见,他便到方丈里告诉师兄,说是:‘此人叫施不全,此来必非好事,一定私访咱们的隐处。若不将他捉住,后患无穷。’咱师兄就问他何以知道?他说:‘在落马湖见过,因此认得。’咱师兄听了此话,便命小人与智明前来行刺,智能因不能上高,在外巡风,昨夜连小人共来三个。这是小人的实供。”施公又问道:“本部堂闻得关王庙内私藏妇女,专在外面劫夺财物。到底现在庙内还藏着多少妇女?总共害了多少性命?外面的劫案,共做了几回?快讲出来与本部堂知道。”智亮道:“自从无量开了色戒,先在附近村庄,诱引民间妇女,入庙奸宿,却不曾逼死人命。后来便向境外,劫夺妇女,黑夜带往庙中,逼令奸宿,若有不从,登时送命。”说完,施公又问道:“你庙中除却无量如此奸盗邪淫,其余那些人,也像无量如此么?”智亮道:“大半如此。”施公道:“哪里有这些美貌妇女来呢?”智亮道:“有的无量分给的,有的自家出外去奸宿的,还有半途劫夺而来的。”施公道:“尔倒不与他们从事么?”智亮道:“小人也曾有过的,不久才死了。”施公问道:“你的这个是哪里来的呢?”智亮道:“是无量分给我的。”施公道:“这个妇人是怎么死的?”智亮道:“附近村庄因病死的。”
施公又问道:“你方才所说的那间暗室,在庙内什么地方?”智亮道:“若问这暗室,不知道的,有些难寻的呢!就连小人,也不曾进去,是在方丈室里面花园内假山石下。这暗室四面,皆有消息,若误踏消息,便要被无量捉住。这也是恐怕有人前来探他的隐事,故此这样做的。”施公道:“究竟有什么消息呢?”智亮道:“听说四面皆有翻板,若踏着翻板,人便滚下去了,他便将你捉住。”施公又道:“据你说来,这无量是个万恶的凶徒了。难道所做的事,没有一些影儿风声么?”智亮道:“怎么没有?今年三月里,还有外县差役捕快,到这大名府里投文,访那无量的。后来多亏本地绅土,代他出了公保切结,方才没事。县里也据着绅士的切结,移复到外县罢了。”施公道:“你可知道本地绅士哪些人最好呢?”智亮道:“本地绅士,皆与无量有往来,也都与他甚好。承各绅士的情,均说他志诚老实,才学精通,皆愿与他结交。”施公道:“本城绅士有个黄翰林、吴翰林,无量与他要好么?”智亮道:“那吴翰林、黄翰林是与他最要好的朋友。”施公道:“这两个人,平时未曾做些什么坏事呢?”智亮道:“听说这两个,是本城最肯为善,最肯出力,最有势力的绅士。大概专做好事,不做坏事的。”施公又道:“你说关王庙有十八个罗汉,你可将那些名字,都告诉本部堂知道。”智亮又将那十八个罗汉的名字,告诉出来。施公听罢,命将智亮钉镣,发交大名县收禁。俟将无量等十八名擒获后,再一并议处。当下差役答应,即刻将智亮上了刑具,押往县监收禁。
施公退堂,到了书房,便与府县说道:“贵县地方,出了这凶恶的僧人,贵府县不能明查暗访,为民除害;反凭本地绅士,一纸空文,就据以为实,似乎难为民牧了。就外面看来,然其中有无受贿情事,本部堂尚须访察。即无受贿情事,亦不免随波逐流,以耳代闻,并不能关心民瘼,除莠安良。我辈受国家俸禄,本当代国家裕民。以贵府县如此所为,是真尸位素餐,有负朝廷恩典。为今之计,请教贵府县,如何办理?还是听他所为?还是赶紧设法拿获呢?”章知府、王知县见施公所说各节,已自惭愧无地。又见问他若何办理,真是毫无主意。不得已勉强应道:“大人明见,关王庙凶僧人众,断非捕役所可擒拿,若不调取营兵,断难一网打尽,卑府的愚见,可即请取营兵,先将该庙围住,然后多派捕役营勇,各备兵器,并力擒拿,或者可以就获。不知大人意下如何。”施公道:“这大名府城内,有多少营兵呢?”章知府道:“连防营城守营,计共约一千余人。”施公道:“其能猛力杀敌,奋勇不俱的,有多少呢?”章知府道:“城守营额设五百名,其强壮的不过百余人,防营较此过半,通计不畏兵刃能力战的,约五百名。”施公道:“有此五百名,足可敷衍。贵府县可即调取齐全,按兵不动。一俟本部堂往调,即刻就要飞奔前往,若有迟误,定以贵府县参楚并该管营官是问。”章知府、王知县唯唯答应。
施公又向黄天霸等人说道:“今据智亮所供一切,贤弟等有何良策?总宜即早剿灭,免生后患。还恐该凶僧等一闻此言,立即逃脱。那时再四处访拿,更加掣肘。”天霸道:“该僧逃脱一层,大人倒不必远虑,某料该僧必不逃走。他以为寺中人多,且有暗室可恃,负隅自固,热在必然。所虑者此处诸人,不敷调遣。计全、李昆、贺人杰义在殷家堡,急切不能调回。此间各人,又不能齐赴该庙,为的是大人面前,还要留二三人保护。难保僧人不再分遣贼秃前来为难。某之愚见,莫若一面差人星夜飞往殷家堡,调取计全、李昆、贺人杰,并再能请殷家父子及殷赛花前来,一同帮助更妙。一面大人诈称赶紧进京,明日就起程,连府县差役,总不可使其知道。大人却深住此地,某等佯为护送一程,随后行来。尚能于途中遇见贼人则更好。半途拦劫,或可随时擒拿,多捉他一人。即捉住之后,当就该管地方官界内,押送收禁,随后一同完案。该僧等一闻大人已经起程,他便毫无顾忌。又恃本地绅士为护符,包管他无逃走之事。不过所虑者,他一闻大人起程,难免不来劫狱,此事却不可不防。好在此间尚有五百余名可用之兵,即令该管营官,日夜督率各兵,妥为防护。如此办法,似觉稍微妥当。大人意下如何?”施公道:“此计甚妙,就这样办法便了。”即作了书,交与知府,转饬心腹家人,星夜前往殷家堡而去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二周年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5542863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1

Copyright ©2014-2021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