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一一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一一)
第四一〇回 郝素玉喜产挂儿 张桂兰巧捉窃贼
话说郝素玉身孕已经足月,将次临盆。只见他紧蹙双眉,哼声不止。当由稳婆代他试验了一回,知已要产,即便扶他上了盆,又命人打了许多水来。外面自有素玉的嫂嫂,率领丫鬟仆妇,安排参汤等。不一刻,只听房内稳婆喊人拿参汤。外面答应,即刻将参汤端进,由稳婆取在手中,递于郝素玉唇边。素玉轻启樱桃,呷了两口。此时只觉腹中愈痛愈紧,虽当此九月天气,总痛得香汗盈腮。房中虽围着多人,却是静僻,毫无声息。大家正在等候,只见郝素玉眉头一蹙,脸一苦,一个紧阵,忽听“哇”的一声哭,已产下一个孩儿。稳婆接在手中,先报了一声喜:“是一个公子。”大家欢喜,只催着稳婆将素玉扶上床,好生坐定。稳婆这才来与小孩用水捡洗。
此时却早有小丫鬟飞报出来,给郝其鸾报喜。其鸾一听此言,自也喜欢无限。褚标在旁,便与贺喜,道:“老侄台,添了外甥了。关贤侄虽不在家,这汤饼筵是要老侄台代办的。”郝其鸾道:“自不必老叔烦心,小侄自当代办。”当下又问了小丫鬟:“产妇是否结实?”那小丫鬟回道:“太太结实的很,现在已上床了。舅老爷放心罢。”郝其鸾自也欢喜。不一刻,褚标辞去。郝其鸾便走进上房门口,问了一声,由他妻子代应了一句。郝其鸾又吩咐他妻子,好生照应。又向贺人杰的母亲并张桂兰道了谢,然后出去。张桂兰因自己家中无人,也要回去,临行时,又谆嘱素玉一番,教他格外保重。郝素玉又道了谢,张桂兰这才回去,当由郝大奶奶送上了轿。郝大奶奶回到上房,自然小心照应。
郝素玉自上床之后,果然结实异常。隔了一日,便下床来,净洗一回,又抚弄婴儿一番。说也奇怪,那孩子酷肖关小西的模样。贺太太在旁取笑道:“妹妹,当日倒难为你家老爷呢,怎么这小孩子与你家老爷竟是一模无二。不必说是睁眼睛的看见,知道关老爷的儿子,就便瞎子来摸,也不会说错的,真正像极了。”这两句话,把个郝素玉已说得满面通红,好不害臊。
光阴迅速,又是三朝。张桂兰一早就来道喜,接着稳婆又来。到了已午未初,洗儿已毕。正要抱出去给人观看,却好郝其鸾领着褚标,已走了进来。稳婆即把小孩子抱出来,先给郝其鸾拜了两拜,然后送至切近,与其鸾观看。其鸾便命稳婆抱着小孩子,代褚标拜见。口中说道:“尔还不曾给老爷子磕头。”稳婆即便抱着小孩子,转身向褚标拜了两拜。又送至切近,给褚标观看。褚标一见,便笑道:“不必猜疑了,分明是个小关西,还有什么话说。”于是抚弄一回。又在身上取出两件金器,是一把镀金锁,一副小金镯。当下给小孩子带上,口中说道:“保佑你福寿绵长。”适稳婆在旁,在即代为谢过。郝其鸾又谢了一回。却好外面已有家丁进来,请赴汤饼筵席。当下郝其鸾便邀褚标至外面饮酒,上房里面摆出酒席。是日,贺太太首座,张桂兰对座,郝大奶奶相陪。素玉独在房中,自己生产后不能出来,恐怕经风。稳婆自有老妈妈陪他去吃饮。一会子,大家饮酒已毕,郝素玉开发了稳婆的钱,稳婆告退下去。于是张桂兰等四人,大家笑说了一回,也就散去。郝其鸾与褚标饮酒已毕,褚标然后告退,仍回天霸署中。郝其鸾又写了一封书,着人送到驿站。沿途探报关小西,使他得知,以免悬挂。郝其鸾夫妇等,到素玉满月之后,因家事摆脱不开,也就回去。趁此交代。
这日张桂兰与贺太太回到衙中,也无甚闲话可表。用过晚膳,各自安歇。不期这日夜间,总镇衙门里,却捉住一个窃贼。过天星的小贼,姓蒋名排行第二,唤作蒋二。他本是宿迁人,因在本地犯窃的案子太多了,各衙门捕捉得紧。他因此怕被捉住,便离了宿迁,换个地方,一来让让风头。二来拣个把富户,做一趟买卖。这日到了淮安,听说城里有一家大富户,叫做王十万,就在总镇衙门间壁。蒋二打听清楚,便思去王十万家行窃。又因逼近镇台衙门,更兼闻得黄天霸新近升了总镇,恐怕此去王十万警觉,惊动了黄天霸那边,那可实在不妙。后来又打听天霸已随施公进京,这将二便大胆前去,准备将王家偷窃一空。当晚就独自喝了一两壶酒,趁着酒兴,挨到三更时分,便从黑暗里溜到王十万家后垣墙。本来是挖洞而进,因墙垣的根脚,皆是石头与三合土砌就的,甚难钻入,因改从由高而进。那里知道看错了路径,不意走到总镇衙门里来。他当下还不知道,跳过垣墙,一路穿房越屋,直望上房而来。可巧走到这井房屋上面,就是张桂兰的卧室。
此时桂兰早已睡觉,忽从梦中惊醒,觉得房屋上面有脚步声音。再一细听,果然不错。因暗道:“这个笨贼,也不打听打听,怎么偷到你祖宗这里来。也罢,我且看你如何偷得去。”暗自说罢,便一翻身坐了起来,侧耳细听,只听得“拍”的一声响,从屋上掷下一物来,知是问路的石子,张桂兰一听,也就轻轻的下了床,顺手取了一把刀,正要开房门出去,复又听那屋檐口,有人下来的消息。他便蹑着脚步,走到窗子口,向外面一看,果见一个人从屋檐上,用着一根绳子系了下来。张桂兰一见,便知此人无大本领,也就不放在心上。心中暗道:“我何不使个关门捉贼计么。”又听房门外有拨门之声,张桂兰还是不声张,及将窗户轻轻用刀拨开半扇,他便一纵身跳出窗外,复将窗户反关起来,便由外面绕到堂前。此时蒋二已将房门拔开,挨身进去。张桂兰见窃贼已进了房,他也挨身进内,便从房门后将身子掩住,看那家人行事。只见那小贼先将火卷一亮,四面一照,便走向皮箱前,从脚中取出一把小刀,准备去划开皮箱,以便倾倒。这个时候,张桂兰却不等他划皮箱了,便一个箭步轻轻跳在蒋二背后,将刀一举,便将刀背子认定蒋二的右臂上,一声断喝,一刀背砍了下去。不知蒋二究竟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4269978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5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