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〇九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〇九)
第四○八回 治罪人遵依国法 率臣职入觐天颜
话说李高氏说出他丈夫李世良,是柏长善用末药毒死收殓,“又为他强迫,要不跟他逃走,反要鸣知于官,说小妇人谋害亲夫。彼时小妇人听了这话,若不答应跟他走,怕真个报了官,小妇人还是没命,因此就跟他出来。到了外面他又说,我同你男女同行不便,不若一起削去头发才好。小妇人只得依从了他的话。这就是小妇人的实供。丈夫实在不是小妇人谋害的,求青天大人明鉴。”施公道:“据尔所说,只有尔与柏长善逃出来的,怎么又与那三个在一起呢?”李高氏道:“那个觉慧、了凡,实是在客店内遇见的。这悟空也是桃源县人,小妇人却不识得。这日走到路上遇见他,他却认得柏长善。他一见了柏长善,又见着小妇人,他就问柏长善道:‘这是何人?’柏长善当时便瞒他道:‘是我表妹。’他又说道:‘既是你的表妹,你为何私自与他出来?’柏长善听见这话,疑惑他知是奸拐的情节,便邀他到了客店,就各种哀求道,叫他不要声张了。他见柏长善情虚,也就各种的敲诈起来。柏长善见他如此,怕他声张,因此衣服饮食均是柏长善包管。”施公道:“怎么他也去削发呢?”李高氏道:“他本来是和尚,就是柏长善及叫小妇人削发,还是看见他才想起这个主意来的。”施公听了,便叫李高氏跪在一旁,又去问柏长善及悟空。他两人见李高氏一一招来,知道不能抵赖,也就画了口供。施公便命分别收禁,俟传到李盛氏,再行发落。差役答应,即带下分别收禁。施公也就退堂。那些看审的人,无不佩服。
过了两日,差役又将李盛氏传来。施公说明,李盛氏才知儿子被柏长善害死,当即求施公伸冤。施公命将李高氏复讯一遍,又命柏长善照原供细细供明。李盛氏在旁听得清楚。施公即判将柏长善秋后处决;李高氏虽非谋害亲夫,亦非自己起意先事知情,但不应从前听凭柏长善诱奸,事后即已知情,亲夫为人所害,因何不报官求雪。反因柏长善吓骗,遂致潜逃,亦是罪有应得,判将李高氏绞死;悟空遇事生风,任意敲诈,着重责二百板,押解回籍,勒令还俗;觉慧、了凡讯无别项情事,姑从宽释放,着即赶紧出境,不准逗留;李盛氏着准其于族中择嗣应继。施公判毕,当即发落清楚,方才退堂。
你道那五个麻雀儿又何以知道前来鸣冤呢?只因李世良当年,见有一座古照壁上,有个麻雀儿窠,那时被狸猫在上争食,误将麻雀儿窠跌下来。李世良上前一看,见窠内有五个雏雀。他心存不忍,即将这五个雏雀带回家中喂养。等到羽毛丰满,即将这五个雀儿放去。所以五个麻雀儿为这一点好生之心,今日前来与他伸冤雪恨。亦老人结草,黄雀衔环之意。所以世间人万不可因细物无所知识,遂致戕其性命。一念好生竟致大富大贵,福寿绵长的不知凡几。类如晋董昭在河边,见了一丛蚂蚁被水冲散在水面。他即用一根芦慢慢的将蚂蚁救起。到了夜间,梦见一位黑衣使者前来谢他。口中说道:“我乃蚁王是也,蒙君能拯救我家的族类,性命赖以更生。感君之德,特来敬谢。我已上恳天曹,保君今科大魁天下。”谢毕,那蚁王辞去。后来董昭果然状元及第。又毛宝于幼时,见渔人网一大龟,浑身绿毛,他一见便觉奇异,就掏出钱来,向渔人去买。那渔人见他钱少,不卖与他,他便将那渔人领至家中,向他父母索出多金,将这绿毛龟买了。渔人走后,他又重到那河边上,将龟放去。后来毛宝被难,到了前临大河,后有追兵,他自问是死定了。忽见河内浮起一个绿毛龟来,那龟头只望他乱点,若有救他之意。毛宝想起幼时,曾放过一个龟的,“或者就是那龟前来救我。”因此跳上龟背,将毛宝渡过江去。后来毛宝官居极品。
施公将各事办毕,便料理行装北上。到了起行即日,便带了黄天霸等一干人,乘坐绿呢八人大轿,出了衙门。只见六街三市,扶老携幼,志切攀辕者塞满于途。施公命人一一致谢,然后开船而去。施公此一去,沿途又闹出许多事来,且看八集书中分明。

①觐(jìn,音禁)——朝见君王或朝拜圣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4269978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5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