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〇三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〇三)
第四○二回 缴御马黄天霸升官 为暴客双飞燕行刺
话说黄天霸听了这些话不耐烦起来。因道:“咱们既承诸位不弃,岂有个东道主人,有如此称呼之礼。此种称呼,务望改去罢!”王勇道:“何敢越分?”天霸道:“这有什么越分不越分?只要心心相印,便是知己。而况‘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’。诸位若再如此,咱黄天霸就即刻告辞了。”计全、关小西、何路通也从旁说道:“万不可如此,咱们即以兄弟称呼罢!”王勇又说道:“既承诸位如此谦逊,咱就放肆改口了。”说着即命人大摆筵宴,众人各依次序坐定。酒过三巡,王勇就问黄天霸,因何出关?天霸也将朝廷失去御马,如何钦命访拿,如何各处缉访,如何三进连环套,捉拿窦耳墩的话前后说了一遍。王勇道:“原来你老有此一番功劳,此去京师,交还御马,解送强人,朝廷定然器用,更加升赏了。但是某等今承你老不弃,并蒙诸位一视同仁。将来仰求携带,大小挣点功名,也不魄为人一世。”天霸等齐道:“但请放心!某等只要有机,定代置位的。”于是大家欢呼畅饮。外面那些护从的人,也皆待以酒食。直至夜半,方才散席,各去安寝。
到了次日一早,天霸也就起来,预备动身。王勇等知道天霸有钦犯在身,急需解京复命,也不敢再留。只得备了早饭,给黄天霸等人大家饱饭一餐。押解囚车,保护御马下山。王勇、薛超、胡广三人,又亲自护送。黄天霸再三拦阻,王勇等再三不行,天霸只得答应。当下便一齐下山,王勇等送了一程,天霸又复相阻,王勇等这才答应。临别时又谆嘱再三,请黄天霸等人,将京中事料理清楚,务必再过卧牛岗,盘桓数日。当下天霸即与他说道:“某等复命之后,即须赶到淮安,万难绕道再至尊处。如尊处等实系有心撒手,即请回山后,速为料理,直往淮安漕督衙门,寻访某等便了。”王勇等道:“既然如此,某等亦不敢强留。不知诸位何时可得到淮安。”黄天霸道:“某等至迟亦不过九月间,总要赶到了。那时当在衙门恭候。”王勇等听说,这才揖别而去。
这里天霸等也就押着囚车,带了御马,直住京城进发。在路行程,非止一日。这日,已到京师。当在九门提督衙门,先挂了禀报。九门提督听说御马寻回,并将正盗缉获到案,当即到了兵部。由兵部会衔呈奏进去。万岁见了这道本章,友颜大悦,即传旨:今黄天霸将御马亲自送到御苑,以便验看。所有窦耳墩等五名,发交刑部按律治罪。内监将旨意传出,黄天霸即将御马敬谨送人御苑,呈请万岁验明无误。
隔了一日,又传出谕旨:着令黄天霸升授淮阳总镇,遇缺即补提督。其余在事出力诸人,均看照本官加升一级。施公亦传旨嘉奖,并着来京召见。这道谕旨一出,所有在京官员,无不到黄天霸的客寓来恭贺。真个门前车马,闹日喧阗。黄天霸次日又具了谢授升缺总兵的奏本,仍请兵部代奏上去。隔了一日,又蒙召见。直至刑部,将窦耳墩等五人问明口供,按律治罪之后,黄天霸这才陛辞,与计全、关小西等出京,仍回淮安供职。
大家出得京来,还是饥餐渴饮,夜宿晓行。在路行程,约有半月。这日,走至王家甸,大家寻了客寓,歇息下来。晚饭已毕,天霸坐在那里,与计全诸人闲谈,讲说了一会。大家皆因沿途辛苦,总是早些安歇,于是各去安寝。约有二更时分,天霸还未曾睡熟,只听窗外蟋蟀之声,天霸便不敢睡,侧耳细听。忽又听见那窗格好似推开来的声音,天霸知道有人,便急急的将刀顺在手中,细听动静。他才将刀顺过来,早见从窗外蹿进一个黑影子来,直向天霸床前扑到。天霸知道有了刺客,说声:“来得好!”两脚一挺,就在铺上蹿过去。早离那张床铺,却好那刺客扑了个空。你道这刺客是谁?原来就是双飞燕。他自败走桃花庵之后,便思去到连环套送信。只因沿途耽搁,直至黄天霸盗去御马,捉住窦耳墩,焚毁山寨,他才得到里。一见如此,知道是天霸所为。便急急赶回,预备去寻窦耳墩的儿子窦飞虎去报仇雪恨。沿途听说黄天霸已将御马护送进京,窦耳墩已问了罪。天霸因此升授了总兵,而且遇缺即补提督。他这一听此信,更加不平,因即沿途探访,总要将黄天霸刺死。一来为窦耳墩报仇,二来为自己雪恨。这日打听黄天霸等五人在王家甸歇下,他以为天霸等人沿途辛苦,到了客店,必然睡熟,因此便来行刺。那知被天霸知道,当下一刀,从双飞燕背后杀来。双飞燕急将双钩执定,一个转身来迎天霸。一面厮杀,一面骂道:“天霸你个小子!窦耳墩与你有何仇隙?他将御马盗去,又与你何干?你便仗本领高强,要灭尽江湖上的我辈。咱双飞燕今是偏要与你拼个你死我活。”天霸一听,好不欢喜。说道:“咱老爷若再将你放走,也算不得老爷堂堂的一家总兵。”一面说,也是一面去杀。此时计全、关小西、何路通三人,俱已惊醒,也就一齐赶杀上来。只见双飞燕力敌四人,毫不惧怯,遮拦架隔,井井有条。
大家杀了半个多时辰。双飞燕心中一想:“咱在这房间里与他厮杀,终是碍手碍脚,不能尽我所长。不若且到外面,杀个畅快。就使咱被他等杀死,也做个畅快鬼。不然,这里局促得实在难受。”一面暗想,一面留神看,预备得空就走。虽然如此想法,争奈各人本领精强,那里还让他得空就走。大家又杀了一会,只见刀来钩挡,钩去刀迎,五个人杀在一团。此时双飞燕杀得兴起,便大喊一声,紧一紧双钩,直望何路通杀到。何路通急将双拐去架双飞燕的双钩,真如两条龙飞舞半空相似。何路通也就有些抵敌不住。虽然双飞燕望何路通杀去,那还顾着黄天霸、计全、关小西三人的刀,不时还要遮拦隔架。那里能全然不顾呢?双飞燕杀到了妙处,只见他双钩一起,先向天霸劈面一钩。天霸便要来迎,他钩早已收回,向计全钩去。计全这一吃惊,便欲来迎。万来不及,只得向旁边一计,闪出一条路来。双飞燕就得着这个空,便一个箭步,认定去路,从窗户内蹿到院落当中去了。天霸等说声:“不好!”也就一个个噗噗噗齐蹿出来。那知双飞燕早已上屋,毕竟双飞燕如何就擒,且看下回分解。

①阗(tián,音田)——充满。
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 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3401515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