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〇二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〇二)
第四○一回 担酒牵羊情殷谢罪 察言观色心许投诚
话说王勇听说天霸走此经过,便与胡广等议道:“兄的意见:我等在此落草,也皆出于无奈,不过暂为之计。久想图个出身,早离了这个行业。倘久久恋此,终非了局。即如天霸,当日也是我辈中人,一旦向上,投顺施公,今日可做了国家的大臣。何等威风,何等有名?说起来那个不敬重?愚兄久有此意,欲去结识他图做行业。怎奈路途遥远,不便前去。难得今日走此经过,咱们就预备些羊酒,一起下山。就以李贤弟误犯劫掠为名,到他面前谢罪。他本是个义气人,见了我等如此行为,必然心许。那时我等就将他请上山来,将这一片诚心,对他讲说,请他携带,图个出身。他如肯携带,那便极好;即使不肯,我等也从此结识一位天下的英雄,国家的栋梁。然后就舍此他去,或买些田产,耕种度日。或往各处贸易经商,也可不失个好人。二位贤弟看愚兄的话,错也不错?”
薛超、胡广听了此话,齐声答道:“便是弟等亦有此意久矣!所以不敢出口者,恐有违大哥的本意。今兄长既决意如此,弟等焉有不从之理?当从兄长之命便了。”即时命喽兵预备了许多羊酒,仍命独角蛟前去打听。一经离此不远,何时可以经过?即便回来送信。独角蛟答应前去。约有半日光景,忽见独角蛟匆匆回来向王勇说道:“小弟奉三位兄长之命,前去探听黄天霸的行业。今探得明白,明日定过此岗了。”王勇大喜,一宿无话。次日一早,即命众喽兵担酒牵羊。率同薛超、胡广、李霸三人,一齐下得岗来。就在那要道口歇下,专等黄天霸经过,便去谢罪。且说黄天霸自将独角蛟打败,逃入林内,他便遵江湖上的规矩,遇林不追,让独角蛟逃去。然后率众又带着御马,押解窦耳墩、郝天龙等五辆囚车,望前进发。又走了一会,约有午牌时分,已到卧牛山下。正走之间,只见前面站立着一排人,约有二十多个。为首三人,虽带着些强盗样子,却是气概不凡。天霸好生疑惑,暗想道:“若说这等人皆是本地良民,却又带些凶恶之气象;若说是些强盗,又何以如此循规蹈矩,拱立道旁。”正在疑虑。忽见一人走到马前,双膝跪下,口称:“小人独角蛟,前日冒犯大老爷的虎威,特地前来请罪。”天霸在马上一闻此言更是不解。又复暗想道:天下那有这人,自己犯了罪并不去躲避,还敢前来请罪,此却今世罕闻了。正在那里暗想。又见那为首的三人,一齐走到马前,也双膝跪地,口称:“卧牛岗草寇王勇、薛超、胡广,只因前日头目独角蛟李霸冒犯虎威。回来说与小人等知道,小人才晓得是老爷到此。今特带领独角蛟李霸,亲向老爷请罪。并聊备羊酒少许,用犒护从诸人。借赎李霸之罪,尚求老爷赏纳。”天霸见说这番,更是犹豫不定。因道:“尔等且站起来,有话再说。本总镇与尔等素不相识,何以如此多情?即是独角蛟有冒犯之处,只要尔等悔过自新,改邪归正,本总镇亦断不与尔等为难。尔等又何必多此一举?而况本总镇现有钦犯在此,须急押往京师。尔等可速退去,休误本总镇的公事。”王勇、胡广、薛超又说道:“老爷的台命,敢不遵从。但小人在此落草,亦出于无奈。久思前趋投效,又思公门深远,不敢冒犯虎威。今幸虎驾遥临,正千载难逢的机会。若过此以往,再欲瞻仰颜色,正不易得。因此攀辕志切,叩马情殷。若蒙不弃卑微,许以执鞭随镫。小人等当焚毁山寨,愿效犬马之劳。这是小人等的本志,不知老爷肯俯诺微忱么?”
天霸听了此言,道:“尔等既是有心向上,改邪归正,咱也非决绝之人。但是有钦命在身,不敢顾及私事。俟某将钦犯押解到京,复命之后,当再为诸位设法引荐。至于羊酒等物,某本不当领。既蒙情意殷殷,某当领一半,分酬护从,俾共沾惠赐便了。”王勇、薛超、胡广三人,见天霸见允他设法引荐,好不欢喜。当即又谢过一番,复又说道:“今日天色已经将晚,也不能趱赶路程;即到前途,也须假寓客店。小人等拟屈驾到山,暂住一宵。明日小人等当护送前行,聊尽执鞭之意。务望勿却,则更幸甚了。”天霸道:“为时尚早,尚可进前。诸位不必如此多情了。”王勇道:“老爷若再辞却,这仍是不能心许,小人等不敢深信无疑。”天霸道:“某虽可以暂驻行踪,但同伴既多,护从又多,何能尽行打拢呢?”王勇等道:“老爷说那里话来。但能见赐惠临,便是万千之幸。说甚打拢的话呢?”天霸一想:此时天已将黑,到了前面也是要寻客寓的。他等既如此情殷,断非歹意。不若就在此暂宿一宵,明日再行前往罢。因又暗道:“天下事一人不敌二人计。咱与计大哥商量一番,看是如何,再定行止。”因与王勇道:“承诸位美意,是好极了。敢劳诸位稍待,咱且到后面招呼一声。”王勇等答应。
天霸即飞马来到后面,将以上的话,与计全说知。计全道:“老贤弟!你的意下以为如何呢?”黄天霸道:“在小弟看来,似非心存歹意。但小弟不敢自决,仰求老哥斟酌而行。”计全道:“待我看来,再定行止。”天霸大喜,便与计全一同来到前面。计全将王勇等三人大概情形,看了一遍,因悄悄与天霸道:“可行可行。”当下又与王勇道:“但是承诸位相留甚殷,我等实过意不去。”王勇道:“老爷切切不可如此客气,即请上山便了。”于是黄天霸便先令护从人等押着五辆囚车先行上岗,然后带着御马,与计全、关小西三人这才上山。当由王勇让人大寨,复与计全等通过名姓,行礼已毕。又将五辆囚车,安置在一所妥当地方。又派了几名心腹,在那里看守。然后又将御马送人后槽,好生喂养。安排已毕,这才复入大寨。黄天霸见王勇等人如此情殷,倒也敬重他能明大义。知道改邪归正,因与王勇等畅谈起来。天霸等虽与他不拘礼节,王勇等还是小人长、小长短的。天霸好不过意,便道:“咱们可再不要如此称呼了。”不知王勇等可否依从,且看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3636174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0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