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〇一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〇一)
第四〇〇回 分给资财恩威并济 误肆劫掠冒昧而行
话说连环套众喽兵,见天霸等众英雄将窦耳墩众人一一捉住,真是个个心寒,人人胆怯。向天霸等哀求,免其一死,情愿投降。天霸等准如所请,即命众喽兵赶速将前所有各处埋伏的地雷火炮,全行拆去。那些众喽兵怎敢怠慢,立刻一齐到各处拆毁埋伏去了。
这里天霸道:“耳墩这老贼虽已被捉,众头目亦已被擒。但是他的家小必在后寨,咱们且将他家小搜寻出来,好一齐解往京师,听候治罪。”话犹来了,只见吴用人跪下道:“小人冒死有一言上禀:还求老爷俯纳。窦耳墩虽然作恶,罪不容赦。他家小平时也甚正直。今祸首已被擒获,自当按律治罪。可否祈求恩体罪属不拿之意,免诛家小科条,耳墩将来虽明正典刑,他也要衔感大老爷大德。这是小人冒死仰求。只因小人眼见得他全家遭戮,实在不忍。”天霸见吴用人如此哀求,心中也未免不忍。乃说道:“念你一再哀求,又道他家小亦甚正道。你可即传言,令他家小从速搬下山去,另谋居住,安分为民。所有细软资财,准他带往,以示体恤!”吴用人闻言,磕了个头,给天霸谢过,直向后寨而去了。及至到了后寨,早已不见。吴用人又寻了一遍,毫无形迹。知道是闻风逃去,只得复行出来,对天霸等禀知。天霸道:“既然畏罪而逃,也就算了。”却好此时那些去毁埋伏的人也来禀报:地雷火炮已一一毁去。黄天霸即向众喽兵道:“你们这些人,从前皆是良民。误入此地,本总镇不为难你等。有家者归家,无家者各寻生活,不得再蹈故辙!若无财产者,等本总镇将窦耳墩所有家财查明,再行分给尔等,速速下山,各安生业。”这些话一说,那些喽兵个个感激无地。真个是欢声动振,专候分给资财。
这里黄天霸与朱光祖、关小西、计全、何路通四人,去到石室,将御马敬谨牵出;又解窦耳墩出来。此时窦耳墩已经半死,不复从前那样极恶穷凶。天霸等将他押解到大寨,与郝天龙等放在一处。又将那匹御马拴在一旁,命人守好了。复去各处查点赀财,以一半散给众喽兵下山;以一半带了下山,充作沿途的经费。然后命人将连环套内所有的房屋,放起一把火来,烧得干干净净,然后与众人带了这一匹日月骕骦御马,并押解窦耳墩五人下山。一直到了客店,大家住了歇息。即命店主人传了好些木匠来,连夜的打了五个囚笼。又命铁匠打些铁索,就将窦尔墩五人等锁链起,打入囚笼,又将那无家可归、情愿投降的喽兵,拨了二三十名,充作护勇。以便保护御马,押解囚车,又请朱光祖会同褚标、李昆回淮安报信,分派已定。
停了一日,黄天霸等及一切众人,保着御马,押解囚车,直望京师进发。在路行程,非止一日。这日进了张家口,到了一个所在。大家走得困乏,就树林内稍为歇息。大家才坐下来,忽见林内窜出一人,浑身短衣找扎。手执双刀,一声大喝:“你等那里去?快快丢下买路钱来!”说着就飞舞双刀杀人。众人一见,吃惊不小,报知天霸。天霸闻言,立刻跑到面前。正见那些侍从的人,被那手执双刀的人,杀得乱奔乱走。天霸喝道:“好大胆的囚徒,竟敢抢劫!快快留下名来,好让我送你性命。”那人一见后面来一人,手执单刀,迎杀上来。他就应答道:“咱爷爷乃独角蛟李霸是也!你是何人?敢来送死。”天霸大怒道:“这个贼囚!咱老爷乃总兵黄天霸是也。”独角蛟听说黄天霸三字,知道不妙,也就急急的向天霸虚砍一刀,掉转身向树林内跑去。天霸见独角蛟逃走,也就追赶下去。只见他进了树林,片刻间已不知去向。天霸一人,怅怅而回。”
你道这独角蛟是何人?原来离张家口八十里,有座卧牛岗。岗上有三个大盗:一唤抱不平王勇,一唤唬死人薛超,一唤都不怕胡广。这三个大盗,专门在各处掠抢贪官污吏的财物,从来不打劫经商过客的。因此,也就从来不曾破过一案。这独角蛟是卧牛岗上的一个头目,这日因派他下山,打听各路买卖。忽见黄天霸那一起护从,抬着囚车。他却不曾看得明白,疑是一注大财,因此就下山来抢劫。及至黄天霸说出自己名姓,独角蛟一听,早已胆战心惊。向来虽未会过此人,却是久仰大名。又抑他是个忠义之士,而且素知他武艺出众。因此料无本领与他对敌,所以战不数合,逃入树林内,跑回卧牛岗去了。
到了卧牛岗,见了王勇三人,行了礼,坐下一旁。胡广首先问道:“兄弟你今日下山,打听得有什么买卖?”独角蛟道:“三位兄长在上,小弟今日下岗,买卖倒不曾打听出来。却遇见一个三位兄长平时极敬重的那个人。小弟险些儿送了性命?”王勇道:“你这话说的好不明白。这是个什么人?你怎么又险些儿送了性命?好叫我听得气闷!”独角蛟道:“大哥!你不是平时常说,现在最了不得的英雄,只有一个黄天霸么?”王勇道:“这天霸本来是天下第一大英雄,你难道遇见了他不成?”独角蛟道:“正是小弟遇见,因此险些儿送了性命的。”王勇道:“你遇见他也不算什么,怎送了性命呢?”独角蛟便将以前的话说了一遍。王勇道:“这本是怪你卤莽,不打听明白,就去动手么!”当下薛超便与王勇道:“今李兄弟如此说法,黄天霸押解的不是恶霸,定是强人了。”王勇道:“我有一事可疑。他怎么从口外来的?他现在淮安施不全那里做副将。忽然去到口外作什么呢?”胡广道:“好在早晚都要走此地,将他那跟随的人,捉一两个人来问一问,就知道了。”王勇忙应道:“这主意我看来却不妥。愚兄想来倒有一个方法,说出来不知二位兄弟可肯依从么?”胡广、薛超一齐答应道:“只要大哥说出来,小弟们有什么不从?”欲知王勇说出什么话来,且看下回分解。

赀(zī,音资)——钱财,同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4050716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4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