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九九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九九)
第三九八回 避火炮偷渡后山河 盗御马三进连环套
话说吴用人探明连环套内各处埋伏地雷火炮,急急回来禀明了黄天霸等人,天霸即命他出外歇息。黄天霸与计全、朱光祖道:“今据吴用人所言,果不出二位所料。”计全道:“在愚兄看来,此事竟非何大哥不可。”天霸道:“但恕何大哥不行臂助又便如何?”何路通道:“黄天哥,你怎么说我不行呢?”天霸道:“小弟说这不行两字并非说你不肯。只因那水荡不知离后山尚有多远?又不知有无船只?你虽能在水里埋伏七昼夜,咱们大家皆不识水性。就使你一人由水荡能过去,咱们不能过去,还不是个枉然么?若今你老哥独自上山,那后山的路径,你又不熟,咱们又何能使你独自前去?所以咱说出那不行两字,是这个道理。你怎么就误会其意?只当咱说你不肯了。”何路通被天霸这番话,说得哑口无言,连一句话都辩不出来。听了一回,这才说道:“既这么说,还得大家想法儿前去才好,终不成就半途而废么?咱总是现成,如有用咱之处,咱总效力便了。”计全道:“你们两个人也不要抬杠,皆是公事。这个公事仍照公办了。在咱看来,还将吴用人喊来,问明他后路情形,再作计议罢。”
当下又把吴用人喊进来,问道:“据你所说后山,皆是蚕丛鸟道,又有水荡拦阻,行走颇为不便。但是你如何得过来的呢?”吴用人道:“小人曾识水性,因此涉水而过。”天霸道:“这水荡周围有多少宽阔?中间的水有多少深浅?你可明白说来。”吴用人道:“山后一带皆是水荡,所谓‘三面是水,一面是路’。”计全道:“方才据你所说,前山各要隘,皆设有地雷火炮,除却后山,万不能上去。而后山又有水荡阻隔,不能飞越而过,你不有什么法想,可以上得山来?”吴用人道:“小人只有一个主意。而今之计,小人先下水去,来背老爷好上去。所好那河面不过五六丈宽阔,次第将老爷们背过去,那不是老爷们可上山么?”计全道:“你既能如此,这就可以设法了。你不知道咱们这位何老爷,才是绝好的水性呢!”吴用人道:“小人不知。”计全道:“你且去歇息,再听咱们招呼罢。”吴用人当下退出。天霸道:“计大哥,你老有什么主意呢?”计全道:“也没有别样主意,所幸那河面不宽,只得请何大哥辛苦一趟,与吴用人到了那里,将我等背驮过去。好在我等人数不多,除何大哥以外,只有四人,只要两起,便可背过去了。”朱光祖道:“就此办法,不必再打主意了。”计全道:“但是明日午后,就要起身。”一宿无话。
到了次日午后,约有申牌。众人都收拾停当,各带兵刃。何路通便穿水行衣靠,即带了吴用人,一同出了店门,直奔连环套而去。不到初更时分,已到了那里。当下何路通即将外面大衣脱下,递与黄天霸手内。天霸也将外面大衣脱下来,执在手中。何路通便光下水,先试一试,觉得不太深,正要来背天霸,忽见吴用人喊道:“此处不能去,这地方的水是最深的,老爷虽不怕,恐黄老爷到了中间,也要下水了。还要走过去一箭路,那里的却是最浅。”何路通听说,即向西首走了一箭多路,然后叫天霸伏在背上,他背驮过去。朱光祖就在吴用人背上,也驮了过去。何路通、吴用人将天霸、光祖送至对岸,后又过来背关小西、计全,四人皆已过去了。何路通与吴用人,就席地坐下,歇了半刻。此时大家俱是短衣紧扎,当由吴用人在前引路。果然山势嵯峨,崎岖万状,大家皆是攀藤附葛,好容易走了有一个更次,才把那蚕丛鸟道将次走完。又走了一会,已看见正路。黄天霸道:“咱们已进了山,但是怎么办法?还是分头前去?还是合力同行?”计全正欲答话,忽见吴用人道:“在小人愚见:莫若先到石室,将窦耳墩捉住,或将御马先盗出来,然后再搜寻埋伏,平毁山寨。”计全道:“此言甚合吾意。就请朱大哥、黄贤弟进到石室里面,咱们全在外面接应。”
黄天霸、朱光祖二人答应,便急急望石屋而来,不一刻到了石室外面,此时己有三更时分。黄天霸即照吴用人所说之话,向那石板上仔细一看,果然有两个铁环,安在石板之上。天霸即将铁环执定,先向外一推,复向怀里一拉。急听吱呀一声,那石板向旁边转过,内里闪出一道石板门来。天霸又将那铁环向中间紧紧一按,果然落下一个双连环铁钩,将石板钩住,黄天霸在先,朱光祖在后,进了石门。又记定吴用人所说八十步一转。但见有石墩子,就向右边转弯,走了一会,果然见了六角门。黄天霸又记定吴用人的话,看定门上那两个铁圈,执定在手,轻轻的向怀里一拉。只听得门里哗啦啦一声响,好象有两样物件从旁边分开的声音。朱光祖道:“你我便去那里寻找。”就顺着声音一路寻去,到了假山那里,四面一看,并无空地。那假山以外,便是一道围墙。天霸道:“这可把我闹糊涂了。”朱光祖道:“咱们何不上假山一看呢?”天霸答应。当下二人便一齐跳上假山,向那围墙里面望去,只见围墙里面一带房廊。天霸便悄悄与光祖道:“你看那里这一带房廊,莫非即关在房廊里面么?”朱光祖道:“咱们且跳下去寻一寻。”黄天霸道:“但一件,跳下去可极容易,必要将出路寻出方好。我看围墙外面并无门路,此时跳下去,得了御马。没有门径,怎么将马牵出来?”朱光祖道:“老贤侄!你且这里等一等,让咱先下去踏看一番,那御马究竟在与不在,再作计议。”天霸答应。朱光祖即刻一个蹿身,飞跳下去。毕竟御马是否藏在里间,且看下回分解。

蚕丛鸟道——形容道路十分狭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3807937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0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