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九七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九七)
第三九六回 吴用人详细说机关 黄大霸决计索御马
话说吴用人一见天霸,跪在地下。天霸问了他的名姓。吴用人将名姓报出。天霸又问他前来禀报何事?吴用人道:“小人却有机密奉禀,请老爷屏退左右,小人才敢细说。”天霸道:“此间皆是同来的老爷们。尔有什么话,但说不防!”吴用人道:“小人本是连环套窦耳墩寨内看管鼓楼双钩的小头目。因闻老爷的大名,是一位忠心赤胆的国家大忠臣。而且武艺超群。名闻天下,故想前来投诚。又思窦耳墩他虽然现在强横,不过是一名草寇。因此左思右想,还是投到老爷麾下,那怕当个马夫,执鞭随镫,总比那做强盗的声名好多了。”天霸道:“你既有机密,速速说来,不必再说闲话了。”吴用人道:“只因那匹御马,自盗来的时候,以至老爷第一次上山,皆在马房内喂养。及至老爷去后,窦耳墩便藏到那石室内之喂养了。”天霸听了此言,便问道:“你可知道,那石层的门户如何开关么?”吴用人道:“小人知道的。小人此来,就是要将那开石门的法儿禀知老爷,好使老爷前去他那里,将那御马取回,送往京城复命。”天霸道:“你既知道,你可详细说来。”那吴用人道:“那石板上面安着一副铁环,猛然间可瞧不出,必得细细去看,方才看得出来。只要将那铁环用手指扳定,先向外一推,后向里一拉,那石板大开,即有门径可人。但必须将那铁环再向中间一按,内中便有双连环钩,将石板钩定,再也不得覆关起来。不然人才下去,一触消息,石板即压下来。任你有本领的人,总要压成肉酱。这件事为最最要紧。不过下去之后,皆是连环路。人家但知此山名曰连环套,其实这石室内才是连环套呢!老爷如进去时,切记八十步一转,少一步不能,多一步不可。若实在记不了这许多,但看那有石墩子所在,就向右首转弯。随后出来,都向左首转弯。到了里面,有个六角门,门内就是那养马的所在。但是那六角门是终日闭着不开。看起来并不希罕,只要将他推开来,就可进去了;其实不能推,如若去推,不但门不能开,而且上面有两个八十斤重的大钢锤,只要将门往里一推,那两个锤头就打下来了,即刻脑浆迸裂,如要开此门,还要将门上两个大铁圈,攀定在手。轻轻的向怀里一拉,那上面两柄锤头,自然而然就分在的边,那两扇门他就自然而然开了,若要关此门,那门后还有两个小铁圈,也将那铁圈执在手中,还是向怀里轻轻一拉,那两扇门自然关了。出来的时节,人在门里,却不要开门,反要推门,那门经人一推也就开了,这是六角门的暗记。窦耳墩的住房,就在这里面一块玲珑石背后。那玲珑石也是暗记,只要认定石头左半边,有个拳大的小孔,用二指按在那个孔里,一按,那块玲珑石自然推过去了,里面便现出门来,人就在此进去。到了里面,有道月亮门,门后有根铁索,只将铁索向右边一拉,外面的玲珑石,复又将门挡起来。出来的时节,将铁索向左边一拉,那玲珑石又推过去,那门复又现出,若误拉了铁索,上面埋伏着钢刀五把,就要落下来,将人斩为两段;除此以外,并无难破之处了。老爷若要前去,但将小的所说的活记清了,未必不马到成功的。”
黄天霸等听了吴用人的话,觉得句句是实在,并无虚言。吴用人当下给黄天霸磕了个头,又给计全等大家谢过。复又说道:“以后若有用小人之处,小人虽赴汤蹈火,亦所不辞,或者藉图报效。”黄天霸即命他到外间歇下。此时天己将晚,一会儿店小二送进晚饭,大家用毕。闲谈了片刻,便去安歇,以便明日一齐到连环套,与窦耳墩要马。一宿无话。
到了次日一早,大家起来,梳洗已毕,用过早膳,装束停当,各带兵刃,直望连环套而去。不一会已到。黄天霸等共计五人,一直来到山上。先向守山喽兵喝道:“你等听者:速报窦耳墩知道!就说黄天霸老爷到此,叫他速将御马送出,或可以留他一个全尸首。若冉延迟,咱老爷就要立刻削平山寨,将他捉住,碎尸万段了。”那守山的喽兵听了这番话,怎敢怠慢,随即飞跑进去。却好窦耳墩尚在寨内与大家商议埋伏地雷火炮的事。那守山喽兵,跑到寨内禀道:“启大王爷,不好了!前夜来盗双钩的黄天霸,现又带领了四五个人,前来要那御马,声称叫大王爷若速将那个御马送出,还可稍留情面,舍大王爷一个全尸首。如再迟迟,便要削平山寨了。请大王爷从速示下!”窦耳墩听说,直气得三尸冒火,七孔生烟,一声大叫道:“天霸你这小子!欺人太甚!咱定与你誓不两立了。”说着即命人备马,决计与他拼个你死我活。郝大豹当时拦道:“寨主且请息怒,天下事急行缓办。何如仍照前议,等他三日之后,御马盗不去,他必不肯甘休,定要与咱们厮杀,那时咱们的埋伏已预备好了,还可以将他诱入。此时出去,万万不可!”窦耳墩听了这番话,才将气平下去。因与郝天豹道:“据贤弟所言,虽甚有理。但天霸这小子,在山前索马,还是出去与他说明才好。”郝天豹道:“小弟愚见,还是把他请上山来,先以礼节待他。他见咱们以礼相待,他不立刻反脸。然后再约他盗马。天霸虽是利害,却处处要面子。他即不肯答应盗马,只须用言反激他,无有不答应之理。”窦耳墩道:“就如此办法,且将天霸等迎接进来,然后再作计议便了。”当下即命人:摆队相迎。窦耳墩率同郝大豹等兄弟四人,一同下山,迎接天霸。到了山口,只见天霸在山下大骂不止,口口声声说道:“怎么这许多时候,还不将御马送出?”正在暴跳如雷。忽见窦耳墩从山上迎接下来。远远的就招呼道:“诸位到此,某等有失相迎,尚望恕罪。敢请诸位进寨一叙,某还有要话面商。好在敝寨不远,请即前去如何?”不知黄天霸等肯上山否,且看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3807937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0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0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