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六六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三六六)
第三六五回 探军情妄思劫营寨 授密计暗地取山头
话说陆老幺等至天黑,换了夜行衣靠,急急的跑下山来,直奔大营而去。这且按下。且说黄天霸见今日胜了一阵,又杀死两个贼人,便思传令出去。令各营人等休息一夜,明日再去攻山。计全在旁说道:“黄贤弟!”万万不可如此,岂不知兵法有云:我胜则不可轻敌。今日虽胜了一阵,不过杀了他两个头目,他山上并未大伤元气。万一他探知我们因胜了一阵,便疏忽起来。他就趁此前来劫营,那时措手不及,如何是好?在愚兄看来,今夜必有人前来暗探。我们外面尽可放出疏忽样子,让他来探我。我却暗暗防备,使他不出我所料。然后可如此如此而行,贤弟以为何如?”黄天霸听说大喜,即刻密传号令:各营于初更时分,一律吹灯熄火。却暗暗严加预备,不可略有疏忽。二更以后,听候调用。如有泄漏风声,定按军法从事。此令一出,各营不敢略有怠慢。
看看天黑,黄天霸即在大帐内聚起众兄弟,在那里欢呼畅饮,大家皆随声附和。有的说:“铁头僧早晚就要被捉的!”有的说:“聚夹峰的强盗本领平常的!”正在高谈阔论。忽见大帐外有个黑影儿一晃,黄天霸瞥眼看见,就望了计全一眼。大家会意,故作不知,仍然欢呼畅饮。一会子饮毕,黄天霸即传令出去:各营兵士连日辛苦,今夜暂歇一宵,明日当合力奋攻山寨。当有旗牌号令出去。一会子,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中五营,吹灯熄火。大家说道:“这两日实在辛苦极了,难得统领今日发出令来,吩咐我们歇息歇息。真乃意想不到之事。我们不要耽搁了,早一刻儿多睡一刻呢!明日还要出去打仗。但愿这两日就将那个忘八羔子的铁头和尚捉住,我们就可以回去了。”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,说个不休。一会儿工夫,这五营内连声息一点都没有了。
陆老幺早已到了寨内。方才黄天霸看见那个黑影儿,就是他在那里侦探。所以黄天霸故意发出那一号令,吩咐各营暂歇一宵。当下陆老幺听得真切,心中大喜。以为却中妙计,立刻回转山头送信,叫他们前来劫寨。就在这个空儿,黄天霸就密传号令:令李公然分一半人马,会同何路通、贺人杰二人暗暗抄出大路,直望青龙岗东首埋伏;李七侯分兵一半,会同王殿臣、郭起凤二人,暗暗抄出大帐,直望白虎岭西首埋伏。只听中军号炮一响,即抢上山。各将山头占住,不得有误。又令张桂兰、郝素玉,各带精兵二百,在营门左右埋伏,但听中军号炮一响,直杀进来。又令关小西、计全各带兵丁二百,在于青龙岗、白虎岭脚下埋伏。但听中军号炮,却按兵不动。等到连珠炮响,即便前来接应,以断贼众归路。自己却与褚标把守中军,各人得令而去。真个是人衔枚,马勒口,各人带了宾卒,暗暗的埋伏去了。
却说陆老幺回至山寨,将前项的话说了一回,铁头和尚立刻传齐众寇。便令万世雄、周鹿,带领喽兵二百名,往前冲寨。又吩咐两边,直抢官兵大营。熊海、韩豹各领兵丁二百名,直抢官兵左营。沈三魁、卫达,各带兵丁二百名,直抢官兵右营。陆老幺、温球,带领兵丁二百名,往来接应。吩咐已毕,众寇各带人马,也是人衔枚,马勒口,直奔山下而来。到得官兵大营,正交三鼓。
万世雄、周鹿一齐杀人大营,不见里面动静。他二人以为却中妙计,直奔中军杀来。刚走至箭道,忽听一声梆子响。两边灯球火把,照耀如同白日。左边黄天霸杀到,右边褚标杀来。万世雄、周鹿知道中计,正待要走,已来不及。黄天霸战住万世雄,褚标战住周鹿。这一场大战,直杀得喊声大震,鼓角喧天。万世雄、调鹿正在危急,却好韩豹、熊海从左边杀来;沈三魁、卫达从右边杀来。黄天霸见左右皆有贼兵接应,即令人将号炮放起。只听一声响亮,张桂兰、郝素玉,各带兵丁二百,从营门外掩杀进来。一见天霸、褚标与贼众在那里混战,黄天霸被万世雄、周鹿二人围住。看看要抵敌不住,桂兰即在身旁掏出神箭。飕的一声,直向万世雄面上打去。万世雄毫不防备,面上中了一箭,只听:“哎呀”一声,手这一松,那两柄飞抓丢于马下。黄天霸看得真切,知道他中了暗器,顺手就是一刀,结果了性命。周鹿看见万世雄已死,奋力来战天霸。却被天霸出其不意,在周鹿手腕上砍了一刀。周鹿负痛,不敢恋战,把马一拍冲杀出来。却好金大力正来接应,一见周鹿败下,不问情由,迎将上去,夹马头就是一棍。那马嘶的一声,壁立起来,便将周鹿掀于马下。金大力正欲上前举棍就打,斜刺里跳出陆老幺将牛耳拨风刀架住金大力的大棍,周鹿趁此逃脱。金大力与陆老幺战不二合,被陆老幺一刀砍伤右腿,金大力只得负伤而逃。陆老幺也不迫赶,便去接应熊海、沈三魁等人。褚标此时已将韩豹砍死。沈三魁、卫达、熊海三人,正与黄天霸、褚标、张桂兰、郝素玉四个,团团围住,那里厮杀,正在危险之际,只见陆老幺杀人,他们三人还不奋力杀出重围,难道还是坐以待毙么?
黄天霸等见熊海等奋力杀出,一面将连珠炮放起,一面追赶出来。计全、关小西一听连珠炮响,也就带了兵丁前来接应,却好正遇沈三魁等人出来。关小西一见,也不打话。当头便是一刀,向沈三魁砍去。沈三魁那里还敢接战,只得将关小西的大刀架开,仍自奋力冲出。关小西那里肯舍,接着又是一刀砍了进来。沈三魁心下一慌,手中一慢,正欲招架,又被关太一刀砍于马下。此时熊海见沈三魁被砍死,越发不敢恋战。急急的上马加鞭,一路冲出营门,飞奔而去。计全一见,也就赶上前去。熊海转过大营,却不从谷中逃走,反而落荒而逃。计全紧紧穷追,转了两弯,忽然不见。计全不敢深入险地,恐有埋伏,只得拍马而回。你道那熊海何以忽然不见?他却转过山后,从那条小路上山去了。此时卫达、陆老幺仍在营中,未能逃出。二人正在危急,不得杀出重围。陆老幺忽然心生一计,望着黄天霸手这一扬,一声喝道:“看宝贝!”黄天霸一听,只当他有暗器打来,赶着将头一低,让了过去。陆老幺就在这个当儿,身子一缩,穿上帐房。连纵带跳,登时不知去向。卫达见陆老幺复又逃走,自知不能活命,只得下马受缚。黄大霸等人并不收兵,复又杀出营门,直向聚夹峰而去。毕竟青龙岗、白虎岭如何攻破,且看下回分解。
春节快乐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75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4653632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6 Valyria

Copyright ©2014-2021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