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六三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六三)
第一六二回 和尚开山门答应 天霸追谢虎中镖
话说黄天霸、郭起凤、王殿臣三人,在北关乡口真素馆吃完饭,会钱,出了关乡约有半里之遥,见大道西边有座庙,匾上刻着“北极玄天庙”五个字,山门紧闭。细看是一层殿,还有两间禅房,是新修盖的。离了两箭远,有二十多人家。三人看了多时,天霸上前敲门。里面一枝桃心下明白,常说“伶俐不过光棍”,就知是饭馆前吃饭的那几个人来了。看官,一枝桃怎么知是天霸等呢?真素馆与天霸打了个照面,见英雄有些眼岔,又见他望那两个使了个眼色,他就参透隐情,到庙中早就作了准备。听见敲门,仍然外面披着大皮袄,走人大殿内,“和尚出去把来人让进。如此这般。”嘱咐了一番,和尚答应。
前头表过,和尚也是匪类出身,老而无能,落发出家。一枝桃逛到郑州,看见周荣之女,蒋旺之妻,生的美貌,他就要在方近住下,以便图谋窃玉偷香之事。见这庙离人家甚近,他与和尚商议,每天房中两吊京钱,每饭不断酒肉,教他跟着白吃白喝。他贪图便宜,故此受其呼唤使令。闲言不表。且说静会来至山门,将门开放,见门外站着三个人,连忙问道:“三位施主找谁?”天霸说:“找姓谢的,不知在庙中没有?”和尚说:“不在,不过片时就回来。三位施主请进庙来。”天霸总是艺高胆大,并不踌躇,迈步进去。殿臣、起凤,也就跟进去。见里一切作饭家伙俱全,知是厨房,天霸坐在坑上,殿臣、起风坐在床上,和尚搬了条板凳迎门而坐。和尚说:“不知三位爷那里来的,找谢爷有什么事?”天霸说:“我们从北京来,找谢爷有件官事商议。”和尚说;“原来是为此事哟!”正说话间,忽听槅扇响,天霸等皆作准备。和尚站起来说:“谢爷来了。”说着话他就出去咧。那人走进房中,就在板凳上坐下,眼望着天霸等开言道:“三位找姓谢的,我就姓谢,咱们素常并不认识,找我有什么事?有话请讲,我还有紧事要出门呢。”天霸眼望贼人说道:“姓谢的,原是就是大驾,方才在北关会过尊容了。我三人这来非为别事,只因钦差大人从此经过,有人喊冤告状,为是大命盗案,大人差派拿人。在下心想是尊驾,故此找到庙中。少不得屈卑屈卑大驾,跟着我们见施大人去。”天霸心中大意,料着谢虎是必拿咧。那知一枝桃更是高做,他没把天霸放在心上,听见天霸这派言词,反倒哈哈大笑:“原来是有人在施公前告了状咧!为是人命盗案,也难为你们怎么想来,就想到我身上来了,真算是你们有能。这场官司,必是打的。但只是我愿去就去,不愿去就不必去,得依着我。别说是钦差,就是皇上圣旨,我也不遵!不知你三位有什么武艺,竟敢来找我。当面咱们比试比试。”
黄天霸性情高傲,见谢虎口出大言,心头火起,便道字号,说是黄三太的儿子。谢虎闻听,心中暗想,说:“常听我师李红旗说过,他会使甩头一子,飞镖三只,单刀一口,是传家绝计。怎么他又跟着钦差奉命拿我,是谁使的捻子呢?民必是计全。因我不周济他,他就泄了我的底咧。”又见黄天霸甩衣拔刀早已准备,他甩了大衣裳,先蹿出院说:“黄天霸,来来来。我倒要领教领教你的武艺。”说着从肋下取出刀来,恶狠狠站在院中说:“敢上前来比试比试,真算你是好汉。”黄天霸闻听,一个蹿步,蹿在院中。二人交手,刀对刀,刃对刃,斗够多时,不分上下,郭起凤眼望王殿臣低言说:“看他二人正是棋逢敌手,将遇良材。”王殿臣说:“天霸刀法门路精通,谢虎刀法亦自不弱,不知谁胜谁败。”郭起凤说:“天霸虽不至于大败,约也不能取胜,不如咱们拔刀相助。”王殿臣点头。立刻二人手擎铁尺,蹿将上去,大叫:“贼人不遵王法,我等奉钦差之命,特来拿你,还不快快服绑?”说罢,抢开铁尺就打。谢虎用刀架住。天霸也用刀劈来。谢虎眼快,也用刀架住,又虚砍一刀,闪在一旁说:“你们人多,庙内窄狭,不能动手。来来来,咱们到庙外再赌输赢。”一转身直扑庙而来,浑身攒了攒劲,只听嗖的一声蹿在墙头,又一煞身,跳在墙外。天霸一见说:“这才算的是个飞贼呢。”随后也蹿在墙头,看见谢虎跳在尘埃,天霸也跳在墙外。一枝桃见天霸跳在庙外,郭起凤、王殿臣开了山门,一齐也赶将出来,四人又合在一处,赌斗多时。一枝桃心中暗想:“他是黄三太的儿子,飞镖必是精纯。我谢某虽然不怕,但只是一件,俗语说的好,‘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’。又道‘打人先下手’。我如今何不照着俗语而行,先给他个连珠镖吃吃,叫他知道我谢某的利害。”贼人谢虎居心要使镖打英雄,就不肯恋战,二目留神,用力磕开三人兵器,纵身跳出圈外,往正东就跑,说:“谢太爷杀不过你们三人,我定要走咧!”说罢扬长而去,黄天霸拿贼心急,恨不得立刻擒住谢虎,解到公馆,在施公面前报功。随后紧紧相跟。谢虎是要败中取胜,见天霸赶来,回手一镖照着天霸面门打来。天霸见谢虎一扭膀,一只飞镖直冲面门,一歪脑袋躲过,飞镖落地。谢虎又一倒手,二只镖又照英雄前心打来,天霸又一闪身,刚躲过第二只飞镖,第三只镖又照着左腿打来,躲闪不及,只听哧的声,穿皮刺骨,痛不可忍。英雄止步,不往前赶。郭起凤、王殿臣一闻天霸追赶贼人,他二人随后也追来,见黄天霸腿中毒镖,心下着急,连忙赶到跟前说:“贤弟怎么样了?”好汉见郭起凤、王殿臣一问、羞得满面通红,用手拔出镖来,扔在地下,只说;“气杀我也!”不知天霸镖伤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56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974846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