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六二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六二)
第一六一回 白云庵计全泄底 玄天庙天霸寻踪
话说天霸正在茶馆,手擎茶杯,留神细访一枝桃的消息。外面来了一人,四面探望,走到天霸跟前,不住留神细看。好汉心中猜疑,即便问道:“莫非认识在下么?”那人说:“爷台莫非姓黄么?”天霸说:“正是。”即使问他姓名,那人说:“这不是讲话之处,找个僻静地方说罢。”遂叫堂棺:“烫两壶酒,有现成菜蔬,拿两样儿来。”堂棺答应,登时烫两壶酒,两样小菜。二人将酒饮完。天霸会了酒钱。一同出酒馆。到关乡外,有一座破古庙,叫白云庵。四顾无人,二人进去,席地而坐。那人不等天霸开言,遂口称:“黄爷,今年贵庚?”天霸说:“在下虚度二十八岁了。”那人说:“好快时光,真是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黄爷你可别恼,我别令尊的时候,爷还不过七八岁的光景。那时爷虽然年幼,大约也知在下的姓名。
当初跟随令尊在绿林二十多春,都是我踩访盘子。论走道,胜过刘飞腿。神眼计全,绿林中无不知晓。若是有人叫我见过一面,不怕相隔多少年,永不忘失。只因令尊洗手,我也就回家;改邪归正,稀粥淡饭,为延残喘。膝下并无儿女。不幸拙妻去年病故,我也害了一场大病,险些没有了。老来茕独,无依无靠,各处找寻朋友,故此流落郑州,今日正是‘他乡遇故知’。不知尊驾现作何事?莫非还干旧日营生?”天霸闻听,猛然想起来说:“老兄担带着些,小弟眼拙,多有得罪,幼年常听先父说过尊名,久仰久仰。”计全说:“岂敢岂敢。”天霸说:“小弟今日也归正了,跟随奉旨钦差山东放赈回来,路过此处,住在郑州驿。前日有人前来告状,是人命盗案,差小弟前来访查凶犯,不想今日遇见老兄。老兄既无依靠,不如随我去见大人,一同进京。”计全说道:“不知大人几时起身?”天霸说:“拿住贼人,就要起身。”计全说:“大人接了状子,是人命盗案,不知贼盗姓甚名谁,不是计谋口出大言,南方一带,直隶全省,有名盗寇,无一不晓。”天霸说:“这贼奇怪,每逢偷盗人家财物,临行墙上画一枝桃花,原告都是告的‘一技桃’。”计全说:“若是一枝桃的底儿,愚兄尽知,连他窝巢,愚兄俱都到过。”天霸说:“既然如此,仁兄同我面见钦差。”
不多时,二人来到公馆。天霸叫计全等候,天霸进公馆,先到上房,见施公回话,口尊:“大人,小的奉命踩访一枝桃,偶遇故人名叫计全,是我父在日手下踩盘的小伙计。有名盗贼。他无不知,故此小的把他带来,老爷一问便知贼人下落。”施公闻听,满心欢喜说:“既有此人,何不教他面见本院?”天霸闻听,转身出公谊,带领计全到上房,参见钦差,天霸侍立一旁。计全跪在尘埃,口尊:“大人,小的计全叩见。”施公座上开言道:“接了两张状词,俱是人命盗案,告状的都是郑州人。告的是失去财物,杀死妇人,天亮看见墙上画着一枝桃花,故此事主告的俱是一枝桃。但不知这一枝桃是那里人氏,怎么个形象:因此难以捕捉。”计全听罢,口尊:“大人,一枝桃的姓名、窠巢、行踪、面貌,小的很晓得。这人手段高强,难以擒拿,不在此处住。原是河南怀庆府修武县人氏,自幼抛家失业。遍访名师,学成武艺,棍棒刀枪,样样精通,后来人伙为盗。拜师又得几宗惊人之艺,单刀一口,连珠药镖,百发百中,蹿房越脊,如走平地。现住郑州,他本姓谢,名谢虎。因他左耳边挨着脸有五个红点,好象一枝桃花,故此叫一枝桃。是他自己卖弄本领。偷盗人家财物,临走之时,他必在墙上画一枝桃花,显他的武艺,遮掩各州府县应役人等耳目,留下这个记号。”施公说:“他在城外窝藏之处,是人家呀?是店呢?”计全说:“全不是。郑州北门外有座北极玄天庙,庙内和尚叫静会,原先也是匪类,老来洗手:作了和尚。贪图谢虎贿赂,教他住在庙中。此庙原本是一层殿,谢虎给他新盖了两间禅房。”施公闻听点头说:“计全,你怎么知道这样详细?”计全说:“小的方才已经说过,幼年在绿林,对这伙人来往行踪无一不知。昨夜还到了玄天庙,指望借谢虎几两银子,好度日用。熟料他初一见,很相亲热,一提供银,他就沉下脸来,说的敢怒而不敢言。欲待要走,天色已晚,只得在庙内暂住一夜。今早起来,不辞出庙。竟到南关,适遇天霸引见前来,得见大人。”施公听罢,眼望天霸说:“这件差事大家商议,怎么办法。必须把他擒来,方可动身。若是不完此案,如何迸京?”好汉闻听说:“也没什么商议处。不必忧虑,明日小的把他拿来。大人请放宽心。”施公点头说:“但愿你斟酌个万全之策,方好去行。”天霸告辞大人:“小的带领二人上郑州北关拿住一枝桃,好与民结案,咱好进京见驾。”
三人竞扑关乡。走不多时来到关乡。郭起凤说:“咱们在这里寻个饭店,随便用些饭,须喝点酒,歇歇脚、养养神,打听着玄天庙,然后再走不迟。”王殿臣点头。惟黄天霸恨不得一步走到玄天庙拿住谢虎,方称本心,欲待不依从他二人。俗言说:“一不敌众。”只得随着二人寻找饭店。望前一瞧,刚刚关乡口路东,有个饭店,挂着蓝纸幌子,门外边设着两张条桌。三个人就坐在外边。堂倌过来说:“客官爷是吃饭,是吃酒?要什么菜?”郭起凤说:“先给三壶酒,一个炰羊肉,一个青豆粉,一个豆腐汤,六张清油饼。”三个人连吃带喝,正吃着饭,天霸猛抬头,见从南来了一人,头戴着关东片毡帽,皂青绑身小祆,搧披着一件羔子皮袄,足登抓地虎靴,绿皮云头,相貌长的浓眉大眼,两扇薄片嘴,年纪约有四旬挂零。走到铺前,开霸留神看见,他左边挨着耳朵有五个红点,恰似一朵桃花。
好汉望着郭起凤、王殿臣使了个眼色。二人会意,连忙放下筷子,就要起身追赶。天霸摆手,二人复又坐下。见这铺门口人多,也不肯明言。三人连忙吃完,叫堂倌算帐会钱,起身往北而行。出了关乡,四顾无人,天霸说:“既知他姓名住处,又见了本人,还怕跑了不成?”竟不知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①茕(qióng,音穷)独—一没有弟兄,孤独。
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56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974846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