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六一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六一)
第一六○回 驿馆立拘牛腿炮 郑州踩访一枝桃
且说施公离了河间府十几里地,正走之间,忽见前边人马迎面而来。头里还有匹马,急跑如飞,正自诧异,那人已到轿前,下马跪倒。施公才知未起身之先,打发去的转牌马回来不表。但说贤臣霎时到任邱县亭驿,人了公馆。才人公馆,就有人喊冤。任邱县知县在一旁伺候,心中就有害怕。又听钦差叫衙役将喊冤人带上,开言道:“喊冤人,——报上名来。”一个说:“小人叫刘进禄。”一个说:“小人叫陈忠。”一个说:“小人叫李富,我们三人住往邱县郑州镇。”施公说:“有何冤枉,慢慢说来。”三人见问,各把呈词递上。施公将呈状逐次看完,俱告的是牛黄,绰号叫个腿炮。霸占陈忠两顷地,讹刘进禄房产一所送与家丁,硬讹李富银两若干。俱各私立文书。有保人。内中还牵连武豹、金山、赵文壁三人。又问那两个喊冤的:“你二人所告何事?叫什么名字?”一个说:“小人周荣,年六十五岁,不幸妻李氏旱亡,所留一女,名叫玉姐,已经受聘,未曾过门。上月二十日夜三更时候,父女各房睡去。忽小女在绣房一声喊叫。小人正在梦寐中惊醒,慌忙爬起点灯,见女儿门开了。进去一看,不知女儿被何人杀死。房中细软,俱都不见。次日天亮,见墙上画着一枝桃花,想来杀人偷财,必是一枝桃。叩恳青天大人恩准,拿一枝桃来追问情由,好与小人雪冤。”说罢磕头碰地。施公闻听周荣言词,不由心中着急,暗说:”这事又是缠手难办。”思想多时,便往下开言道:“那一个所告何人?慢慢诉来。”那人说:“小人蒋旺,娶妻吴氏,夫妻同庚,今年二十六岁,父母俱各去世。小人所仗厨行手艺,只因前日应喜事厨役,两日未曾回家。第三日回家叩门,屡次无人答应。撬门进去,瞧见妻吴氏血淋淋躺在炕上,不知被谁杀死,见墙上画着一枝桃花,故此前来鸣冤。”说罢不住叩头。忠良闻听蒋旺之言,腹中说:“这两个人原是一样事。”沉吟多会,座上开言道:“周荣、蒋旺,你二人家遭凶事。难道就不报官么?”二人上前,一齐叩头说:“我二人俱各到县呈报。若不经官,谁敢擅自抬埋?怎奈县主并不拿凶犯追问。今日幸蒙钦差大人驾到,特来伸冤,望乞青天拿住凶犯,好与小人报仇雪恨。”说罢不住叩头。
忠良点头,望着任邱县知县开言道:“贵县,周荣、蒋旺,他二人到县报官,你如何不出票捉拿凶犯?”知县见问,连忙跪倒,口尊:“大人,周荣、蒋旺他二人报官之时,卑职即到他二人家中亲自勘验,实系刀伤。令尸亲埋葬,卑职即刻差人到处捉拿。怎奈不知一枝桃姓甚名谁,怎样面貌,何方人氏?比追公差,也没处捕捉,望大人宽恕。”忠良一摆手,县官沈存义平身。忠良沉吟半会,叫声:“周荣、蒋旺,你二人暂且回家,十日内本院管保给你们断结了案。”二人叩头回家不表。
施公又叫:“贵县!”任邱县知县连忙答应。贤臣说:“李富、陈忠、刘进禄,他三人所告之事,并无虚假。本院出京时,沿途私访民情,路途上听见有个牛腿炮,在郑州居住,横行霸道,交官交吏。他还不是一个,还是一党三人:一个叫金刚武豹,一人叫金山,一个叫赵文壁。牛腿炮在涿州探亲,过三家店,在途中对人夸口,将自己所作之事尽情说出。本院只为赈济事重,未曾到此剪除恶党。既有人告在你县衙,为何置之不理?”沈存义见大人一问,惊慌失色,双腿跪倒,不住叩头哀告。忠良见他哀求,即便开恩说:“知县,你既这样苦求,本院看至圣先师面上,暂且恕你。速速派人把牛腿炮、武豹、金山、赵文壁四人,即刻锁拿听审。多带衙役刑具,本院在此立等,速去莫误!”沈知县叩头站起,往外走,留衙役在此伺候,出公馆上马回县,忙差衙役去拿恶棍不表。
且说施公往下吩咐:“刘进禄、陈忠、李富三人,暂且回家,等知县把四人拿到,好对同结案。”三人叩头退出公馆不表。下人摆饭,施公用毕,撤去家伙。猛见一人在下面跪倒说:“回禀大人,今有本处知县将牛黄等拿到,请大人钧谕施行。”贤臣闻听,满心欢喜,连忙吩咐:“叫知县将带来的刑具,俱各设在驿亭之上。”贤臣看见牛腿炮,冲冲大怒,吩咐差役:“带原告来!”霎时刘进禄、陈忠、李富跪在堂下。贤臣叫:“把你等所告言词,照前诉来。”三人见问叩头,将所告言词,如此这般诉了一遍。牛腿炮看见原告,不由着忙,且听原告将他恶款一一诉出,又听施公座上叫看大刑,心中越发害怕了。见他脸上变貌,口中还强自支吾。登时青衣将夹棍放在尘埃。老爷吩咐:“将牛腿炮夹起!”青衣答应,上前按倒牛腿炮,拉去鞋袜。一个青衣将刑竖起分开,把牛腿炮滑子骨人在里面,做扣拴绳,一背一拢,只听牛腿炮“哎哟”一声,口中只嚷:“招了招了!”施公吩咐:“从实招来!”牛黄尽行招认。沈知县在公案旁边亲自秉笔,立刻写完口供。这才吩咐将刑卸下。施公又把武豹、金山、赵文壁问了一遍,俱各承认,画供已毕。施公吩咐将人每人重责四十大板,立刻钉枷,枷在郑州镇上。枷满时分省发遣。青衣将四人领出,郑州镇枷号示众,暂且不表。
施公复又吩咐知县:“带领原告,到牛黄家追还房产土地银两。你就不必回来,在本县要用心办事。衙役也不用许多,本院等着拿住一枝桃完案,方才进京。”知县答应,带领原告出公馆,留下几名衙役,在此伺候大人,余俱带领回县不表。
施公退堂,用饭,众人俱各吃毕。黄天霸上前回话说:“回大人,小的要到外边踩访一枝桃的形迹,请大人示下。”忠良闻听,满心欢喜说:“壮士这一去,须要存神仔细。”黄天霸答应,告辞大人,带上盘费,暗藏飞镖甩头一子,还是个长随的打扮,出离公馆,任步而行,一路上留心踩访。那有踪迹?意欲问人,不过知道有个“一枝桃”,不知姓名,也是无益。走到南关北城里,还热闹些。觉着口中干渴,看见路东有座茶馆,还带着卖酒。好汉走将进去,拣了个座儿坐下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511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628421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