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五八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五八)
第一五七回 设谋诓捉五林啊 派差遍搜一撮毛
话说知府杜彬听黄天霸之言,依计而行,把一位查道的钦差,接进公馆来。那知这假钦差仍然打骂人,要东要西的混闹。知府并不提施大人一字,贤臣却不时的命天霸去查看他们行景。此日天晚,忠良就在二堂住下。知府竟伺候了一夜,不知不觉,就是三天,这位假贝勒爷种种恶款,不记其数。知府杜彬实在忍耐不住,来到二堂,见施大人行礼毕,站在一旁,控背弓身,口尊:“大人,来的这位贝勒。仗着皇上宗亲,一事应酬不到,就要打骂,还叫卑职预备俊俏妓女,美貌顽童,又要银苦干。孝敬五百两还嫌少。诸般折磨,卑职实在不能堪。”贤臣闻听知府之言•气的虎目圆睁,连说:“岂有此理,这还有王法咧?”又叫黄天霸等人:“速速收拾,同我前去。但看他有破绽,立刻擒拿。”天霸答应。忠良又望着知府开言说:“贤契,你光去见了这位贝勒五大人,就说本院才到贵郡,听说贝勒爷在此,立刻禀见。”
知府去了,施公当即出公馆,不多时,来到钦差五大人公馆。施安、黄天霸等人下了马,扶持着施老爷下马,教差人传禀了一声,然后才带着众人进公馆。各归座位。两旁衙役献茶,黄天霸等紧贴儿施老爷一边侍立,大人圆闪虎目,瞧看他的破绽,但见满泉残酒剩淆,那知他把小旦妓女早经藏在别处去了,忠:良开言,口尊:“钦差五大人,不知那位王爷殿下,现在贵府住在那城:施某领教领教。”宗亲见问.便开言说:“施大人若问我的来历,大王爷殿下老贝子,圣祖皇爷乃是一派宗亲,现今钦派总理带管茶房。大人,我到此处,只为皇上五台进香,特来查道。是饮差奉旨来的,并非私自出京。”忠良说:“五台进香,早当发抄,天下共闻、此事施某竟自不晓,大料着未必是真:你乃金枝玉叶,风子龙孙,该自尊自贵,为国尽心,严察不法官吏才是,你倒假传圣旨,讹官诈吏,尊驾也未必是宗亲。若是实言相告,施某念官官相护,倒要存点私情,免得声张。不然,我足上本提参。”施公所说的话,本自利害。句句本是全戳恶人的心病。这位假宗来,觉着事到临头,说的软了。还透着假咧,不山的羞老成怒,叫声:“施不全,你且住口!你怎么用话吓起我来了呵?”施大人道:“尔等把人门二门闭上,不许放走一人!谁要偷私放走,立刻斩首。我看他这个贝勒有多大本事!”两边众役答应,登时将门紧闭,把守不提,且说忠良义吩咐众役人等说:“尔等还不与我下手捉拿,等待何时?”但见那个五大人,气的将身站起,口中大嚷说:“好个施不全,反咧反咧!你还说别人不遵王法,你竟是头一个不尊王法的野蛮人。我乃是皇上宗亲,你是一个臣宰,,竟叫人拿我。我瞧你怎么一个拿法!”说罢站在当地,连气带骂说:“我看那个敢来动手!”
两边站班的马步三班,听说钦差大人吩咐拿人,才要下手,瞧见这个光景,又不敢动手。又听那里话头利害,个个退步缩人:施老爷一见,虎目圆睁、大叫:“尔等好一起不遵王法的奴才!那一个要再退后、立追狗命:尔等只要下手拿他!”一齐上去七八个人,往前刚走到跟前,只见那人那胳膊一伸,往后一拨拉,只听咕咚咕咚的尽都栽倒。又有几个掌响马的番子头目、瞧着心中不服,耀武扬威的上来,才走了两三步,被那人胳膊一甩,就是一溜躺下了,又有一人绕到身后指望拿他,被那人一个反嘴巴,只听吧一声哎哟、吐噜,打出四五步去,爬在地上;此时黄大霸、关小西等在一边,把拳头攥的咯吱吱连声的响、单等大人吩咐一句,总不见老爷言语。小西、天霸二人忍耐不住,上前打了个千儿说:“回大人,若依小人们看来,此处衙役未必拿的住那人、讨大人示下,不如小的们动手吧。”大人点头说:“很好很好,千万别伤人命。”二位好汉答应一声,一个箭步蹿将上去:怎知那人早已预备,会家遇见会家了。这边是蹿跃蹦跳,武艺高强;那边是闪辗腾挪,封闭精。半天不见输赢。恶人那边手下恶奴,气冲冲也要动手。但听大汉高声喊叫:“你们不必前来帮助,大料着你赵老叔,一个人也不至遭人毒手。”这一句就漏了空了。贤臣在一旁听得明白。暗说:“赵老叔三字,宗亲如何有这称呼?一定是假。”按下贤臣参破之意不表。
且说小西、天霸二人拿不住大汉,心内着急。天霸生了一主意,绕到大汉身后。大汉只顾招架小西,冷不防备,天霸在背后对着腿凹儿跺了一脚,只听咕咚响了一声,他倒在地下,大叫:“施不全,了不得!”那边座上恶人,见大汉栽倒,连忙站起说;“罢咧,施不全,这件功劳,让你拿吧。”说罢,又望着大汉哇啦的翻了几句满洲话。那知施老爷满汉皆通,一听此言说:“你二人才说的话,是不教他招认。我岂肯合你们甘心?”恶人一听说:“罢咧罢咧!既是你懂满洲话,难以瞒你,爽利告诉你罢。我叫五林啊,那位叫赵黑虎,既被你施不全识破二位老爷的行藏,咱们就是冤家对头,少不得你二位老爷要领领你的刑法咧。你若不服了你二老爷的本事,施不全你也不甘心。”施老爷闻听恶人之言,心中大怒,眼望着知府说:“贤契快请刑具来伺候。”知府吩咐三班:“将全副刑具立刻运到。”老爷座上开言道:“他两个乃是旗下,按例应该先动皮鞭。尔等撩着衣服,剥下他的下身,教施安按翻译“厄木拙”等语数着数,天霸、小西轮流着打。”登时打完了五林啊一百鞭子,又把赵黑虎照样打完。要平常人那里禁得住二位好汉这等鞭子,两个恶人,挨着一百皮鞭,不但不输口,反到哈哈大笑说:“我们这几日觉着皮肉发紧,受这点刑法,倒觉着松快咧!”老爷见恶人不输口,又叫青衣用对棍,每人重打了三十。贤臣言:“尔等共有多少人?作的什么事?有话只管实说,本院全归罪他两个,与你们无干。”众人听罢,一齐磕头,口尊“大人,他二人全是五爷门上先当办押拉,现今革退差使。五林啊的老娘是府内嫫嫫妈妈,很得时得脸。因此他在外招事惹非。官司打过几次,就提督衙门营城司坊,部有人情,越闹越胆大。故此又装宗亲,假扮钦差,教我们扮作奴仆,一路上讹过州城府县,当铺盐店,不计其数。这是以往实话,望大人恕罪。”贤臣微微冷笑,望着恶人说:“你们听见了没有?你们两人还是不承认么?”恶棍听见反倒指着说:“他们是怕打,满嘴胡云。难道他们抬的口供,就算我们招的口供么,姓施的。你今儿非叫短了太爷,不算你有能耐。”贤臣暗想:使尽各样刑法都不招认,不如改日设法再问,遂吩咐把十四个人一同收监。众役答应收监不表。
且说贤臣望着知府开言道:“把贵衙门捕快叫上来。”即叫喊堂的传捕快。不多时捕快上堂跪倒,口尊:“大人,小的姜成、杨志伺候。”贤臣即标了一支签,上写五日限期,锁拿一撮毛到案,火速无违!”承差捕快姜成、杨志,限你们五日,把一撮毛拿来听审,违限重处。”二人听罢,唬了个倒抽凉气,暗说:“我的老老,这个差使要命。”爬起来检签,迈步下了大堂,一个个哭丧着脸,噘着嘴,往外正走。门上的众伴儿,迎着上来,一齐盘问:“怎么个话儿,你们老哥俩恭喜!如何施大人单叫上去,必有美差使给。你们发了财,可别忘了我们哪!”正说着,有名公差姓尼,外号叫泥球,夙日就与姜成、杨志离戏。他两个愁眉不展的,他就在旁边打着哈哈说:“姜第二的,杨第八的,你只当咱们本府老爷呢?出一张票,叫你传人去,上面写那人家住处某村庄某姓名。今日遇见这位施老爷子,叫你们拿什么一撮毛,就把你们毛住咧,便吃不躺咧!罢哟,你们到底不济呦松啊。在闻了鼻烟儿,自走了月饼会了,还不及我老尼打个嚏忿的工夫就得了使差咧。”姜成、杨志说:“你也算了人咧,问问你敢合我们一般一配么?你小子是老土着了水,和了和,变成泥里的球儿,真是个忘八蛋。你再娶个女人,不用说咧,也作出些个小泥蛋来。”众人一齐大笑,笑的个泥球脸上下不来,说声:“你二人不用吹咧,这位新来的钦差施老爷子,比不得咱们官府。你们俩要把这一撮毛,恐拿不了来。哥哥儿是鸭子吃鱼,眼子朝上。”旁边人见他两下里话紧,怕玩笑恼了,一齐上前解开。姜成、杨志这才迈步出衙。二人无精打彩的到了家中,见天色已晚,在家住了一夜。到次日早晨,二人商量出城,到镇店村庄,私查密访。正在踌躇之际,后边有人赶来,不知此人是谁。且听下回分解。

厄木拙——厄木,“一”的意思;拙,“二”的意思。全文意为:教施安按翻译”一、二——”数着数打屁股。
押拉——王府听差。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511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555523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