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五六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五六)
第一五五回 商家林费玉鸣冤 河间府施公接状
话说施公起身回京。一日走到一处,在轿内隔着玻璃一瞧,见路中人迹寂灭,不像别处道上,行人过客往来不绝。忽又远望前面一阵黑土飞扬,弥漫树杪。心中就不由的纳闷,即问:“黄壮士,此处叫作什么地方?”黄天霸闻言,催马来到轿前,哈着腰儿说:“回大人,此处叫作商家林。”老爷说:“到河间府,还有多少路程?”天霸回道:“这就是河间府地面,离城不过大约三十里。”老爷说:“此乃是直隶交界,又是进京大道,因何路静人稀,并无行人往来,荒凉至于如此?”天霸见问,复又控背说:“回大人,此处虽是大道,行人却不由此走,其中必有个缘故。小的曾听见先父说过,当初商家林、献县两搭界地方,有一盗寇姓窦叫窦耳墩,在此啸聚好汉,劫夺行人。虽系调兵把他拿住,至今余党未尽。”闲话暂且不表。却说黄天霸随着大人的轿,且说且走,猛抬头一看,看前边过来了一丛人马,驮轿人夫,前护后拥,真是一窝蜂一样,瞧见钦差的人马,竟奔西去了。
你说这一起坐驮轿的为何躲着钦差走呢,终是贼胆怯。他原是一伙响马盗寇。为首的叫作一撮毛候七,年纪四旬开外,生的身高六尺,膀乍腰圆,一嘴的黄胡须,有飞檐走壁之本领,手使两把压油锤,外带铁弩弓,箭三支,不亚穿杨之技,百发百中。其余盛大胯、郑剥皮、山东王、蝎虎子、张大汉、崔三、飞毛腿邓六等,俱是胁从党援。还带着熏香盒、软梯子,及众寇所用的一切器械等物件。驮轿内坐着一人,年方二十一岁,姓彦名八哥,外号叫赛饿鹰,面如敷粉,唇若涂朱,子都之姣,不能擅美于前,故当为之语曰:“莲花似六郎,粉团似八哥。”穿着一身式样衣裳,扮作官府形象。这彦八哥又非头目,如何教他坐轿?因为模样长的好看,假称:某处官府,从此经过,特来拜谒借宿。就有许多倚势的人家,觉着官府来拜,岂不体面长人?又搭着彦八哥相貌不俗,一见必要人彀因此就揖盗入门到家,吃喝个泰山不谢土,等夜间点着熏香,把各屋人熏倒,即把各屋财物抢去,就如盗入宝山一样。那个肯空手而回?
可巧遇见一位倒运的官府,姓费名玉,是南省庐州府的同知,因丁母忧回家此人在任作官廉洁,并不贪图民财。六余皆无,就是夫妻二人,膝下一子,才交三岁,原系直隶保定府雄县人。故由此经过。止走之间,忽见前面众寇一拥扑来,一撮毛先高声喝道:“何处来的官府,把你苦害良民的金银财宝,快给爷爷留下。放你过上,不然教你人财两空,那时就悔之晚矣。”官府未及答言,但见驮轿后边跟着一个长随,姓鲁名叫醉猫,不达时务,想拿着官势压迫他门,遂催马前来,用鞭一指,大喝道:”好一瞎眼囚攮的!还不闪开道路,让费老爷驮轿过去?”他还当是黎民呢,怕他吓唬。这些强盗们那怕他、盛大胯闻听大怒,骂道:“这狗娘养的!不知好歹,合爷爷们发横,你是自来送死。”就着认扣搭弦,只听陈的一声,照着醉猫大腿射去。“哎哟”一声,咕咚栽于马下。山东王一见跳下马来,举刀赶来就砍,骂声:“好个花驴筋,吃你老爷一刀。”咯吱一声,红光出现。这个鼠辈,把个醉猫儿结果了性命。那些人见风不顺,吓的撂下二府驮轿,一哄而散,驴夫、跟人都无影儿咧。把个官吓的浑身乱抖,强挣扎着说:“好汉暂息雷霆。容下官一言告禀,请列位贵耳清听,下官虽在外作官,职原卑小,地方又遇荒凉,这几年官囊实在空乏。众位爷们放下官过上,合家感思不尽,虽没齿不能忘也。”众好汉一听微微冷笑,说:”好个狗官,谁合你个文呢?”内中又有一寇郑第二的说:“那有那么大工夫和他斗嘴,要不显显咱们的灵验。他也不知咱们是那庙里的神道。”说着就蹿到跟前.举刀就砍,郑剥皮连忙用力把他的刀架住,高声叫道:“四哥.你别伤他性命,那里不是行好来呢?”山东王闻听大怒说:“你是老虎戴念珠,假充什么善人?”赂气了站在一旁也不言。郑剥皮大叫道:“要不亏我拦住,你早见了阎王老咧。再要为打正经主意,也就说不了咧。”费玉还是苦苦哀求。正说着话之时,郑剥皮一抬大,看见轿内妇人,怀抱一个公子,长的肥头人耳,目秀眉清,面白真似银盆,发黑浑如墨锭,真是令人可爱。细瞧脖项戴着赤金项圈,心中一动,就用刀一指说:“把这赤金项圈给了我们,别的东南也就不要咧!”费玉说:“大王爷既爱、理当奉送,奈因此事,乃是小儿满月。亲友留下的;他有一女,也刚满月,情愿大了与小儿为妻。因亲家往广东去作官,恐日后年深不认,临别故将一对项圈分开,以为后日之押记。今日若被大王拿去,可怜他孤鸾彩凤各东西,日后夫妻就不能团圆了。望大王爷开恩,成就这一段好姻缘吧!”郑剥皮大声喝道:“咧好你这狗官!真是善财难舍。”说着就将费玉拉出轿来。咕咚一声往下一扔。又往妇人怀中将孩子夺过来,用力在脖项上咯吱一声,将孩童杀死,脑袋扔在一旁,把项圈拾将起来。众盗寇一齐催马而去,不表。
单说费玉躺在地下,扒不起来,待够多时,才挣扎着起来,瞧了瞧他儿子躺在地下,只剩下腔子咧,脑袋在一旁扔着。他的马氏,唬了个魂不附体,迷迷糊糊的,好像死人一般。费玉一见,哭的是捶胸跺脚,死去活来。登时几个跟人,同几个驴夫,见强盗去远,这才从树林内出来,会在一处。费玉一见,骂了几句,无奈只得将马氏救醒,又把公子死尸并首级,包在一处,搁在驮子上,然后自己上了驮轿。嘱咐驴夫趁天尚早,快些赶到河间府,好鸣冤告状。这且不表费玉赶路。
却说施大人执事顶马,正向北走。忽然从北来了一群人马,离大人轿子堪堪临近,头里三对对子马。对子马刚过来•跟着就是两匹顶马,后随人马无数。但见居中一人坐在马上。若不是王公宗亲,定是贝子贝勒,这马上的人,见施老爷率边下轿,他那边早也下马咧。便打发人前来问了:“是施大人,仓场总督奉旨钦差,由山东赈济回京。”一来人的名儿,树的影儿,听见是施大人,素日早知难缠,不由打个冷战。二来也是合该犯事,闲话不表。且说忠良见那人下马,心中未免疑惑,登时两下里走到一处,忠良口称:“奴才施不全,早知主子驾到,应当回避。”说着话才要请安,那个伸手拉住贤臣,口尊:“施大人先请上轿,愚下何敢有僭?”老爷含糊答应说:“有罪有罪。”哈了哈腰先上轿咧。那人随后也上马。两下里跟人也俱都上马,彼此分手。
施大人上轿才要登程,忽见前面来了一人,飞马而跑,到了轿前,弃镫下马,双膝跪倒,口尊:“大人,冤枉!卑职费玉,系直隶雄县人,现任南省庐州府同知。因丁母忧回籍,路过前面密树林,对面遇着一乘驮轿,跟随人马,约有十余多口,讵知尽是大盗强人,截住卑职,硬要买路钱。卑职作官,原来寒素,并无金银奉献。却将小儿头颅砍断,摘下项圈,扬长而去,失盗是轻,人命唯重,可恨群囚并逸,偏成漏网之鱼。独怜小子何辜,竟作含冤之鬼。伏乞捕缉盗寇,得以伸冤雪恨,则卑职举家感恩不尽矣!为此叩恳青天老大人,恩准施行。”钦差大人听见费玉一片言词,不由满面生嗔,暗说:“大清国竟有这样不法之人,那有坐着驮轿当响马之理?怪不得见本院,一个个贼眉鼠眼,瞧着就不象外官行景,敢则是一群强盗假扮官人!开言便问:“费同知,你可曾记得面目?”费玉回言:“卑职见了众寇,早吓软瘫咧!那里还记得:内中一人长的身躯高大,脸上有一瘊子,瘊子上有一撮黑毛儿,别的也记不得什么。”言罢叩头。忠良说:“事已如此,不必着急。你先起去,本院准你的状子就是咧!”你且在河间府附近住下听候。”费同知听说,站在一旁伺候。忠良叫声:“黄壮士。”天霸答应。贤臣说:“你即刻回走,顺大路追赶那起盗寇来见本院。”天霸上马而去。
且说钦差大人,坐着轿望前正走,忽然河间府通城的官员,带着兵丁衙役等,俱投递手本,前来迎接。但见众官员紧走几步,迎面跪下,各报职名,口尊:“迎接钦差大人。”大人在轿内一摆手,众官站起身来,往回里走。大人轿子刚要向前走,又有闹哄哄的几个人,来到轿前跪倒,口中乱喊:“冤枉!”大人在轿内吩咐:“把喊冤的这些人,都带到河间府听审。”衙役答应。不多时来到河间府。众官参见毕。大人吩咐:“把喊冤的人带上来。”衙役答应,霎时带到堂下,一齐跪倒。大人瞧了瞧,不是平民,俱是有体面的人。望着那人们说道:“你等一个一个的各报姓名,不准乱说。”一个说:“小人姓刘名叫刘成贵,作当行生意,家住任邱县东北。”一个说:“小人姓赵叫赵士英,家住新中驿,开粮食店为生。”又见一人口尊:“钦差大人,生员孙胜卿,祖居河间府首县。”又手指一人说:“他住河间府东南,姓杨叫杨奎,是个举人。他父任江西教官。系生员表弟。”众人报罢姓名,贤臣先叫:“刘成贵,你是什么冤枉?先诉上来。”刘成贵说;“前日是小人母亲的生日。小人从当铺回家,与母亲上寿。还有些个亲友正在家中吃饭。仆人拿进一个拜帖来,说外边有个坐驮轿的官府要求见。小人暗想:并无作官亲友,既来寒舍拜望,只得到外边恭迎。出门一瞧,果然有个坐驮轿的官府,跟了十数个人,都有马匹。彼称是广东的知县,前去上任,只因天晚咧,要在小人家借宿一宵。小人想了想,家中有的房屋,又是家母生日,粗茶薄酌不无有的,客官因天晚借宿一宵,为什么不作个脸儿事呢?让进去款待了,岂不是留下一个交情?哎哟!老爷!合该小人倒运,那知是一伙强人!吃了喝了,让到书房安歇。到了半夜,把小人合家用熏香熏倒,将各屋衣服首饰打扫了个干尽。这还是小事,可恨那杀人贼,先用刀把小人母亲杀死。见小人妹子,生的美貌,他们就轮流奸淫了,妹子乃是有婆家之女,他公公现任守备,下月还要过门呢,这可怎样、说着放声大哭,叩头碰地,贤臣说:“你可记得那些人模样呢?”刘成贵说:“曾记得内中一人,脸上有个瘊子,瘊子有一撮毛儿。”贤臣听罢,又把那三人的状子接上来,瞧了瞧,原是告的都是那伙人,俱是失盗之事。连费同知共五家失盗,伤了三条人命,这内中唯有孙胜卿妻韩氏,年十九岁,被盗连被窝裹了去咧!贤臣看到此处,心中大怒,叫声:“尔等起去。此伙狗强盗,本院路上见过,已差人追去了。尔等下去。”且听下回分解。

子都之饺——子都,古代美男子的名字。《诗经•楚风•山有扶苏》:“不见子都,乃见狂且。”毛传:“子都,世之美好者也。”《孟子•告子上》:“至于子都,天下莫不知其姣也。”
入彀(gòu,音够)——入圈套。彀,使劲张弓,引伸为牢笼、圈套。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511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555523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