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五五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五五)
第一五四回 黄带子庄头说情 恶阎王罗四正法
话说施公将原告叫上堂来,正要问话,与罗似虎对质、忽见青衣上堂打千儿说:“回大人,有一位宗亲黄带子,同一个皇粮庄头,现在衙门外,口称有机密事,要见大人。”贤臣闻听,沉吟半晌,说:“叫他们进来。”青衣闻听,翻身而去。不多时,只见外面走进两个人来。施公闪目留神:一个头戴貂帽,南红帽缨一色鲜明,灰鼠皮袄蓝缎子面,年纪有四旬;一个川鼠皮袄,川鼠外褂、青缎吊面,外面罩着合衫大呢面,头戴海龙皮帽,足登缎靴,身后四个跟人,彪形大汉,长的凶恶,手中擎着包袱坐褥。且说众官役见黄带子与何三太前来,算着必与罗似虎、石八讲情。且说施公见他二人走进堂口,因是皇上宗亲,不好意思不理,只得把屁股欠了欠,勉强含笑说:“请坐。”黄带子与皇粮庄头哈腰说:“岂敢,我二人久仰钦差大名,幸台驾光临,我二人特来拜望。”贤臣答言:“好说好说。人来看个座儿。”青衣连忙持了两张椅子,放在公案左边。黄带子与庄头两人告坐,家下人把坐褥铺下,二人归座,眼望施公,口尊“大人,我们一来拜望,二来还求一件事情,奉恳大人赏脸。”贤臣明知故问说:“不知所为何事?”黄带子闻听,满脸赔笑,口尊:“大人,我们特为罗姓那件小事,还有穷家儿石姓一人,听说都被大人带到衙中,他们向日忠厚老实。罗姓虽然豪富,并不自大,纵有不到之处,还望大人容纳一二。他令兄,大略大人也知道,现是千岁宫的首领儿。”贤臣听罢,不由鼻音冷笑,也不生气,说:“哦,我当什么大事?原为罗似虎之事。那可有多大事情,何用二位亲自来?只差人告诉本院,瞧着尊驾也不能不放。少不得本院当着二位略问一问,再放不迟。”黄带子与庄头信以为真。笑着说:“怪不得我等向来闻听老大人很圣明,今日看来,名不虚传。多承大人赏脸,我们实实感情不尽。”贤臣回言:“好说好说。请问宗亲现在那衙门当差?”黄带子说:“不怕阁下见笑,在下是个闲散身子。提起来,大人料也认的,现在古北口作将军的伊公爷,就是我哥哥。刑部正堂八大人,那是我侄子。”施公闻听,口里哈哈啊啊:“我知道了。请问这位贵姓?”庄头回言:“不敢不敢,贱姓何,我乃八王爷府的庄头。
施公想:少不得叫原告对证。吩咐:“原告快讲实情。但有半句虚言,本爵法不宽贷。”众民一齐叩首,这个说:“罗似虎霸占我地,反与他纳租。”那个说:“硬讹小民家产,私立保人文契。”这个说:“我父惹着他,被他打死。”那个说:“小的儿子刚交十四,抢到他家作奴。”又见举人口称:“治晚回大人:罗似虎硬赖我表兄弟杨隆、杨兴该他银二百两,差人把他二人拿去;又派家人把表妹抢到他家作妾。治晚在州官台下告过,怎奈州官受贿,不准状词。”忠良闻听,冲天大怒,叫:“青衣与我快动手!”青衣闻听,一齐动手。黄带子、庄头见收拾罗似虎,心中不悦,站起身来,叫声:“施大人,你错咧!方才你应下我二人的情分,说不过是略问一问,便放他回家,如何这会子就要动刑,这不是给我二人没脸面?你说你是钦差,那就是威吓别人,你宗亲爷可不怕!”贤臣闻听这些话,把脸气黄了,一声断喝:“唗!好二个不晓道理的,连王法全无了,人来,快将这两狂徒掐出去!”黄天霸、关小西、王殿臣、郭起凤四人,慌忙奔了黄带子、庄头。二人手下有四个家丁,才要拦挡,被王殿臣、郭起凤推住。黄天霸、关小西二人上前,就把黄带子,庄头掐小鸡子的一样,撵出衙门不表。
且说贤臣爷又重复再审问恶棍。恶棍还是不招,又夹了两夹,打了三十大板,这才招了。大人知恶棍走眼甚大,恐迟则生变,忙写折子差施安星夜上京奏事不表。且说贤臣才要审问杆上的石八与六和尚,只见州官上前回话,口尊:“钦差大人在上,卑职验得恶棍的家口,内有一男一女,乃是被人用刀砍死的。还有一个妇人的尸首,令稳婆验了,十指发青是实,别处里无有伤。”贤臣闻听,把牙咬的山响.说:“如此恶棍,按律杀他还便宜!”叫声;“贵州,快把杨兴兄弟二人提来对口供。”州宫答应。不多时,来到堂下跪倒。钦差叫声:“杨隆、杨兴,该欠罗姓多少银两?快对老爷实讲。”二人见问,磕头碰地,口尊:“青天老爷,小人实是冤枉,只因小人有个妹妹,出嫁半年,丈夫身亡,催他改嫁不允,情愿守节。妹夫周年,妹妹上坟祭扫,不期路遇罗似虎。看见妹妹姿容,回家托媒提亲。妹妹不肯改志。似虎硬说该他二百银两,假写文书,立逼要银,如不还银,就将妹妹娶去折账,小人不应,硬叫家人把小人兄弟打伤,到次日拿到州衙。州官不问情理,非刑拷打,掐往监中。恶棍硬将妹妹抢到他家。倘有半句谎言,小人情甘领罪。”说罢,两眼含泪,不住叩头。老爷闻听杨隆、杨兴之言,与访问一点不错,且与从前梦境相符,扭头叫声:“州官呢?”州官连忙跪倒。老爷座上,冲冲大怒,叫声:“州官,可惜你作着皇家五品官,乃是此地民之父母,很该理军化民,除暴安良,才是正理。可恨你这种狗官,趋炎附势,受贿贪赃,不管子民冤枉,身该何罪?”州官唬的不住咕咕咚咚叩头,口尊:“大人,卑职该死,求大人开恩宽恕。”老爷说:“你且起去,候皇上旨意到来再说。”知州立起。不觉天晚,老爷吩咐把那恶棍罗似虎、六和尚、石八、乔四等俱皆陷监,仍把杨姓兄弟收监。老爷把诸事办完,上轿回驿馆安歇不提。
到了第三日,老爷吩咐搭轿到州衙理事。登时上轿,到了州衙,下轿升堂。才要审问众犯,忽听旨意来到,连忙离坐,率领众官迎接。太监说道:“此乃千岁爷王命。”贤臣闻听说:“很好很好,施某倒要听听千岁爷谕旨,所为何事?”太监忙把王命打开,从头至尾,念了一遍。又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,口尊:“大人过目。”贤臣拆开细看,认的是老大爷笔迹,瞧了瞧,也不过是叫放罗似虎,与千岁书上一样话语,贤臣看罢,叫声:“太府不必作急,略等一等皇上旨意,再作商议。”正讲话间,忽听外面说:“闪开闪开,这是京里旨意到了。”但见一匹马直扑堂口。贤臣忙出坐位,走下堂口,看那马匹浑身是汗,施安在马上骑着,背后斜背着黄包袱。见老爷同众官俱在堂口站立,便高声叫道:“皇上旨意来到!请爷忙来接旨。”贤臣忙走几步,来至马前,双膝跪下,说:“奴才施不全接旨。”施安忙把背的黄包袱解下来。双手高擎,往下一递。贤臣接过,双手捧定,众官跟着,齐到公堂。施安这才下马。贤臣把旨意供在居中公案之上,带领众官行三跪九叩首。礼毕平身,宣读圣旨,高声朗诵:
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尔钦差施仕伦奏罗似虎万恶滔天,苦害良民,前者二千岁朕前保举罗姓升官,若非卿奏明,朕几误用恶党。二千岁当罚俸一年,全革去对子马。爱卿又奏恶奴乔四助恶行凶,与恶棍罗似虎均按律定罪,就地正法。又奏杆上石八等,素行不法,又劫夺犯人,按律拟罪。六和尚,河间府知府任宗尧业经奏过,是久犯盗寇,前有几件命案,调兵四处查拿,并未拿获,今出家仍复为恶不悛,着即就地正法。宫内王首领,念其年老,侍奉皇宫日久,姑开恩赦罪。千岁宫罗首领,念其在京,伊弟在家不法,不及觉察,姑宽恩免罪。罗似虎恃家豪富,武断乡曲,鱼肉良民,当抄家,悉充赈济饥民;朕另派员来抄。爱卿查拿赃官污吏,进京另有升赏。朕暂赏尔父一年俸银。黄天霸、关小西屡次涉险,擒贼有功,俟进京,朕封官授职。钦此。”
圣旨读罢,众官叩首。千岁宫太监听的明白,那里还敢多言?出衙回京不表。且说施老爷遵旨,把杆上石八发西安府军罪三年,立将罗似虎、乔四、六和尚杀剐在景州,与民雪恨。又将杨隆、杨兴放出。老爷念他二人无辜遭屈,将罗似虎资财,赏了他二百两以为养伤之资。又念他妹妹贞节,赐“节烈留芳”匾一面,自奉俸银二百,交给杨隆、杨兴,以为旌表葬埋之助。诸事办毕,吩咐搭轿,立刻起身进京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稳婆——此处指负责验尸的差役。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525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830056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