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一一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一一)
第一一○回 施贤臣被绑明柱 关义士独闯贼巢
话说小西撂下取来的凉水,从庙外墙缺,瞧见老爷在明柱绑着,心下着急。走到庙门口,听了会子消息,遂大摇大摆,赤手空拳,走将进去,众寇看见小西一人,赤手空拳进庙,毫无俱色,齐都观看。
不言众寇观瞧好汉,单言施公自从被绑,虽说一心等死,心内却也想着求生,正在暗祝。那名盗寇对字答不上来,耳轮内忽听小卒禀报,说是庙外柳树下有人探视。贤臣听了,知是小西,腹内暗中念佛。以后又听那名盗寇,要拿兵刃出去寻找,心中不觉又是惊恐,唯恐小西也被他等擒来,那就可无点盼望了。及听到众寇拦住,不叫去找,只命小卒将他唤来,贤臣遂又将心略略放下。却仍是暗自沉吟,想着神圣保佑;救命星虽说来到,就只一件,怕是他不能计出万全,仍是吉凶两可,不能预定准脱此祸。常言寡不敌众,这许多盗寇,小西一人,焉能阻挡?但愿想出个奇妙之计,那还可免遭擒之患。倘要被他们促住,或是孤身空手撞来,纵有些艺业,一人难当那众手。贤臣正在思想,无奈心中左右旋转。只见报事的那小卒,从庙外回来,对众寇禀说:“树下那只孤雁,是为前来寻找同伙的伙计而来。现在庙前,情愿进来,要见寨主,我已将他带进庙门,望大王等示下。”贤臣见众寇皆嗔怒,听说叫那小卒带进来,又听小卒答应,传唤之声。
贤臣也就连忙偷眼细看。不着便罢,一看见是好汉,倒不由的心下着忙,吃这一惊更是不小。肚里暗说:“哎哟!小西你太粗率,为何器械不备,寸铁不持,便遽而闯进庙来。倘若与众寇变起脸来,如何遮挡?你分明不是前来找我,却是自来送死。”贤臣急的心中乱跳,二目如灯,又是怨恨,又是惊怕,瞧着好汉,暗暗叫苦不绝。
且说好汉关小西,随着小卒往前行走,心内虽是着急,外面不带声色,竟如无事一般,偷眼看了看绑的贤臣,那残疾身子,仍然乱动。知道不曾伤了性命,心里念佛,暗说:“这还罢了!幸而不曾粗卤,以致误事。看这光景,只得用柔,凭我的嘴巧舌辨。”想罢,又暗瞧众寇,高矮肥瘦,虽是不同的体貌,却都狰狞健壮。一个个肋下悬带利刃,面上含着嗔怒。好汉看罢暗道:“今日吉凶,定在两可。我关某但凭我们主仆之命便了!”好汉拿定主意,故装作者实之状。只见小卒往前,对着众寇打千儿,说道:“禀报众位寨主,孤雁捉到,请示吩咐。”众寇一摆手,小卒转身,退在一旁。好汉此时随着进前,假意礼貌,满面带笑,把手一拱,口称:“众位寨主爷在上,过客有礼。望众位包容一二!”从来作好汉的,不肯屈膝强寇,这正是用那不卑不亢的礼数,一者不致激怒众寇;二者使众寇也不敢轻视。却说好汉对众寇说罢,不慌不忙,安安稳稳,站在一旁。那些众寇见好汉正在面前,有那和平的,看了这一番英雄光景,单身前来,就知不是个酒囊饭袋,心中便生喜爱;有那粗俗混浊的,未免动气,一声怒喊:“呔!你这厮真乃胆大包天。见了大王爷,不肯下跪,你还说有礼咧!你有礼,大王爷没礼?你既胆大前来寻死,要不叫你瞧个利害,你也不知大王爷的手段:能摘人心,能喝人血!”说着掩袖磨拳,奔好汉就要动手。
此时那亚油墩李四,也看出好汉胆量过人,明知伙计入了虎穴,胆敢硬来寻索,必定有勇有义,不同寻常之人。因此连忙上前相劝道:“众位弟兄,暂且住手,先问问他。他既来问咱们要人,就是老虎口里夺脱骨。看这光景,必定有些武艺,当为光叫他施展施展,老爷们瞧瞧。果然也好,算他是个棒子,也有个交头儿,也免的我们绿林闭塞住了,往后叫那些英雄好汉闻名,好来入伙。你们想他要无惊人艺业,必不敢擅自进庙,自投死路。这也用不着动那真气。看他不过是笼中鸟,网内鱼一般。”那几个盗寇听罢亚油墩所言,还是带着气忿答道:“如此便宜这厮,且叫他多活一刻,料他插翅也飞不去。咱们就看看他的本事。可也是呀!一人敢来寻找伙计,也算有他的黑蛤蟆!”众寇只顾你言我语,贤臣听着,暗暗念佛,说道:“这还许有点指望儿,小西的单刀,我是见过的,倒也很可以的。但不知他事到临头,未识怎样?”贤臣想到这里,却又担惊起来。只听那几个盗寇,复又一齐大叫:“呔!那厮休要推睡里梦里!大王爷说了会子,你是怎么样罢?也不用尽自发愣咧!你既敢来找着伙伴,你说说有什么本领,讲究讲究,叫大王爷爷听听。”
好汉站在旁边,将众寇所言所行,俱看的明白,记在心中。总想着以柔取胜,好慢慢的看事行事,所以不透半点气怒。今见众寇这等追问,连忙抱拳,复又陪笑,口尊:“寨主,不劳发动虎威,从容且再听小人奉禀:在下并非此处居住,乃是山西太原府人氏。只因在京贸易;搭的伙计,他是北京顺天人。只因我俩茂州置货,路过此处,在庙歇息。我去取水,回来才知他冲撞众位寨主。但求爷台,怜他家有双亲,年老无靠,赦其冒犯之罪。使我两人同来同去,免的小人不好回去见他二亲。倘若伙计命丧此地,北京亲友,必说小人暗行谋害。故此斗胆前来,叩恳众位寨主爷开恩饶放这个残疾之人。我二人果得生还,回去必要早晚焚香,暗祝众位大王爷,增财多寿。”言毕,复又弯腰,深深打了一躬。
众寇听罢好汉之言,登时发怒,高声喊道:“呔!你这厮快快住口,不必弄这巧言。谁问你这些家常话来?唠唠叼叼的,信口胡诌。谁有那些功夫听你的闲话。真欲立刻要你的活命!爷赏脸问你的是正经话。是要会武艺,你就立时出现出现,我们看看,要不懂什么,那也就不必说咧!叫我们人将你绑上,一并诛死。你也不必含怨。你想唠叼会子,难道就算咧!快说罢!”好汉见问,复又勉强回答道:“众家寨主请息威怒,要问小人的武艺,在众位寨主面前,不敢言会,不过略知一二。”亚油墩李四闻听说:“我知道你必是个挠儿赛!算计着你不会武艺,你也不敢独自进庙。你说罢,会使那宗兵器,咱们好比并比并。”好汉说:“寨主要问小人准会那宗,却是二九十八般兵刃,都晓得些。”不知好汉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①黑蛤蟆——江湖黑话。指胆,胆通常呈紫黑色。
②挠儿赛——江湖黑话。翘着大拇指夸:“好样的!”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521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741629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