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○七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一○七)
第一○六回 少妇送殡露破绽 恶霸行路逞威风
且说关小西听了施公之言,连忙问道:“老爷,这奸夫淫妇害了本夫,今日如何看出他们的破绽?”贤臣说:“我并无别的法术,不过私访民情,处处留心。见闻之际,暗察声音动静。凡人于其亲爱之人,必是始病而忧,临死而惧,及其已死,哭泣哀切。适才见那妇人,哭已死之夫,声音不哀而怀惧。又见与那男子眉来眼去。闻声察色,知其因奸致杀,一定无疑也。”小西听罢,心中叹服,说道:“老爷真是烛照如神。”说罢给了茶钱,主仆仍然骑驴就道。
此书乃是大清小传,并不表五里遇着桃花店,十里过了杏花村。小西催赶着两匹驴,甚是快速,顷刻走了三十里程途。那里有个地名三家庄,主仆喂罢脚驴,找了一座干净饭铺,吃了便饭,复又登程。只见路上来往行人,也有骑马坐车的,也有推车肩担的。贤臣一同关小西,骑在驴上,听这些人言讲。贤臣眼望好汉,把头一摇,将驴一勒。好汉更会其意,只得也将驴暂住,让众人的驴过去,慢慢跟在后边。窃听二人谈说:“我倒有个兄弟,见过他亲小儿对我说来:这位施老爷,原籍是南方人儿,只因祖上挣下功劳,皇上加封,人在镶黄旗汉军之内,世袭的镇海候爵。初任江都知县,代署过州印二任,顺天府三任,便升到仓厂总督官印。仕伦这个人,听他说的不差,可见皇上重的文才,不是取的相貌。”那人听了,更加不服道:“我说这句话罢,尊驾再要夸奖他,不如先骂个猴儿崽子!不是在下夸嘴,愚下乃茂州人氏,我姓牛,外号儿人称牛腿炮,在茂州小小有个名望。不论几时,众位要是走着我的贱地,打听打听,没有个不知,列位往后撞着我,不必理我。常言‘人不辞路,虎不辞山。’将来众位总有到茂州去的。我们结拜的有四个弟兄,每日同在一处,义气相交,人人皆晓。我大哥姓武名貌,绰号人称铁金钢。我二哥姓金名玉山,家中广有产业,终日眠花宿柳。三哥姓赵名大壁,爱交江湖朋友、衙门官吏,人称独霸茂州。在下本名牛玉璜,皆因说话行事,没有板眼,所以人送外号牛腿炮。我们哥儿四个,不敢说有点小字号,就是皱皱眉头,那一个都称‘乖乖的!’众位有时到了贱地,倘有个大事小情,只管提说我牛腿炮一声,什么事情都可了结了。如今我这是从涿州探友回来,路过此处。你们说这些言词,实在叫我听着可恼!施不全果然山东放粮,必要从此路走,我看他将我怎样。他行的事,我都知根知底:贪财害众,奸诈欺人!怎么算得忠臣?在江都县有个黄天霸,却是一位英雄杰士,被施不全甜言巧语,哄的跟他捕贼办事。那黄天霸作官心甚,怕死望活,挣功立业,把他结拜的弟兄,为救施不全,都用镖镖死。你们猜后来怎么待遇黄天霸?竟如家奴一般驱使,并无一点儿提拔之处。黄天霸跟的日久咧!不知他是最奸不过的坏骨头。”众人只见他满面通红,带着酒气,众人瞧他是个醉汉,瞧是满嘴里胡须,全不理他,一齐催驴,各自走去。
此时贤臣与小西俱跟在后,听了个详细。施公恐人看破,并不愤怒,仍是坦坦然的骑着驴行走。那关小西本来不曾念过诗书的,又兼手有艺业,英雄气象,自是粗鲁。听见人谈论贤臣,登时怒发冲冠。按纳不住,就想上前动手。刚一抬头一看贤臣,只见施公那里摇头。小西看罢,也就知道贤臣怕是泄漏机关,不肯叫他撞祸。复又把驴勒住,离那伙同行的,约有一箭之遥。贤臣又回头一看,并无人跟随在后,遂叫声:“小西,将才我见你面红耳赤,似乎有些气恼。那如何使得?你想咱们未行之先,我就吩咐过:一路须耐性,不可妄动火性,自蹈危险。凡事我自有裁处调度。适才天使其然,叫恶人自诉供招,不过令他们多说几日,以后自然叫他们知道。”
一路上二人闲言不表。却说主仆催驴前进,过了三家店,又走了三十里,至新城县过站。由新城雇驴上路,又走了三十里,至白沟河。这日共走了九十里,到了天晚下店,用毕茶饭,安歇不表。至天明给钱,出了店门,复又催驴前走。这真是朝登古道,幕宿荒村。主仆虽是催驴趱路,却不论到了何处地面,要遇着行人众多,便将驴慢走;一为探听本处的官员贤否,二者为的是访察各处的土豪。
这日上了驿路,但见扶老携幼,男男女女四路奔走,如蜂似蚁。听说那些人全是由山东出来逃难的,也有说是投亲,也有说是访友。又有那多嘴的说道:“你们这些逃走的,难道你们没有耳风?现在老佛爷知道山东灾旱甚重,特发帑米,钦派大员前来赈济。你们是到那里,谁能给你们蒸下包子煮下饭?不过也是忍饿受乞讨。常言说:‘在家千日好,出外刻刻难。’在本处喝碗水,尚不至作难;若到了他乡外郡,只怕一口水想喝热的,都不现成。据我说,你们不如回去。带着少女幼妇,离乡背井,那里都是那等好人?倘遇着凶霸之徒,不讲情理,看见你们饥饿,假意怜悯,生出主意。看见妇女面貌生得稍有姿色,或用银钱饵诱,或用强横欺凌。一入了牢笼,只得由他摆布。或是拐卖,或是强奸,许多的恶处,说不尽他们的阴谋。到那时虽然后悔,也就晚咧!现在听说康熙老佛爷,派的一位清官,钦赐国帑,救济饥人。这位清宫,乃是三甲荫生出身,皇上都知道他刚直,不怕势力,专除赃官滑吏,恶霸土豪。并不是那等‘养汉老婆穿裙子——假装正经人’那样子行事。判断公案,真是神钦鬼伏,那才能更不用说。作顺天府尹,作仓厂总督,专与国家去弊,行那利益之事。王公、侯伯、驸马等,要叫他寻出过处,也是不肯饶恕。傲上怜下。朝野知名,真是一位有才学的清官!如今可就是差这位老爷前来放粮,他要一到,那个官吏还敢通私作弊,坑害良民?一定能沾实惠。你们快赶回故土,等着去罢!”
不言行旅在途议论,且说贤臣听罢行人私语,自己点头暗想:“据这人说来,却不枉我为民劳苦。可见善人说恶人不好,恶人也是说善人不好。张献忠论古今人物,他说西楚霸王是天下第一。真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出都门未经几站,说的我便是好歹不一。但只一件,那说不好的,本是恶霸强徒,我偏访恶治他,岂肯还说我好的道理?这说我好的,一定他也是个好人,到底不致埋没了我的为国为民之心,这就算是罢了。”贤臣想着得意,心中一喜,精神陡长,三十里路,不多一时,便到雄县。但见人烟稠密,街道上铺户甚多。主仆无心观看,只因钦限要紧,贤臣也顾不得残疾劳碌,饥餐渴饮,夜宿晓行,按站雇驴,盘桓前进。贤臣一边走着对小西说道:“据我看沿路之上,听来往行人话语之中,负屈含冤之民,到处不少。有心细访严查,立刻审问,又恐违了钦限,饿坏许多灾黎。”说着主仆每日不敢迟滞,真是往前一程一程的行走。一日由任邱县一早起程,走不四十里,到新中驿打尖。还是雇驴,又走三十里,来至河间府。换了驴又走,三十里至商家村,天色到黄昏之际。这日走了一百里,方才歇在店内。不知又甚事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三甲荫(yìn,音印)生——三甲:明清科举分为三甲,一甲赐进士及弟,二甲赐进士出身,三甲赐同进士出身,通称进士。荫生:清制,因祖先的官职、功劳而得进国子监读书的叫荫生。荫生期满录用。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47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438476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