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京剧《晋阳宫》(一)

【说书唱戏】京剧《晋阳宫》(一)

【主要角色】
李渊:老生
张妃:旦
尹妃:旦
裴寂:丑

【情节】
隋炀帝不修国政,专事巡幸。命唐公李渊(即唐高祖)为晋阳(即山西太原府隋之东都)留守,率领宫眷,驻跸江都(小说本载炀帝至扬州看琼花即是),乐而忘返。晋阳宫内,只有张、尹二妃,寂寞良宵,不无觖望。外间又喧传盗贼蜂起,路途阻隔,恐无回銮之日。二妃欲自为计,与司理监裴寂定议,邀唐公入宫,醉以酒,扶睡二妃床榻。候酒醒时,说唐公起兵,以图帝业。唐公为二妃所挟持,不得不从,于是移檄远近,征集兵马,劖除隋乱,开一统之基焉。

【第一场】
裴寂:(内西皮导板)怀抱剑手扶琴,学儿性善不杀人。
(裴寂上。)
裴寂:(西皮原板)霸王力举千斤鼎,后来乌江自刎身。
韩信未央一命倾,轰轰烈烈鬼神惊。
(白)咱家司理监裴寂。只因主子,久恋江都,撇下二位娘娘,好不冷淡,屡问炀帝踪迹。今朝命咱巡视宫门,只见两个道人,非癫非痴,丢下柬帖一道,化阵清风而去,好生奇怪,不免进宫,报与二位娘娘得知。正是:
(念)宫中粉黛有三千,谁能常伴君王眠。
(裴寂下。)

【第二场】
(张妃、尹妃同上。)
张妃:(西皮摇板)俏东君薄情隋炀帝,
尹妃:(西皮摇板)撇下我姐妹受苦凄。
(裴寂上。)
裴寂:(西皮摇板)可叹烟尘遍地起,皆因我主酒色迷。
(白)二位娘娘千岁!
张妃、尹妃:(同白)圣驾几时回来?
裴寂:(白)尚无归期。奴婢今日巡视宫门,见有两个道人非仙非怪,临行之时丢下柬帖一道,不知何故。二位娘娘请看。
张妃、尹妃:(同白)呈上来。
张妃:(白)御妹请看。
尹妃:(白)一同看来。
张妃、尹妃:(同念)“黄河澄清别有天,隋室社稷不周全。
神尧高祖木结子,一统山河灵归渊。”
(同白)这诗句怎么解?
裴寂:(白)奴婢亦明阴阳,圣上有去无回。目下真主已出,早晚起兵矣。
张妃、尹妃:(同白)真主却是何人?
裴寂:(白)就是唐公李渊。况这柬帖上后两句亦明现也。
张妃:(白)御妹。
尹妃:(白)皇姐。
张妃:(白)李渊雄居太原,将来大事必成。
尹妃:(白)便是圣上宠幸萧后将你我冷淡,不如扶李渊登位,以图你我后路终身富贵如何?
张妃:(白)御妹所言极是。
裴卿有何计策,玉成此事?
裴寂:(白)这有何难。娘娘即出旨召李渊进宫,命奴婢陪宴,将他灌醉,扶上龙床。娘娘看他果有帝王之相,即扶他登基。他若不从,问他个乱宫之罪,那时不怕他不允。
张妃、尹妃:(同白)此计甚好。就命卿安排,依计而行便了。
裴寂:(白)领旨。
(裴寂下。)
张妃、尹妃:(同念)计定终身邀新宠,谋成富贵弃旧君。
(张妃、尹妃同下。)

【第三场】
(二大将、李渊同上。)
李渊:(引子)虎踞龙蟠据太原,为国忧民事转烦。
(裴寂上。)
裴寂:(白)奉张、尹二位娘娘旨意,宣召千岁进宫。
李渊:(白)即刻就到。
裴寂:(白)告辞。
(裴寂下。二大将、李渊同下。)

【第四场】
(二大将、李渊同上。)
二大将:(同白)已是宫门。
李渊:(白)通禀。
二大将:(同白)哪位公公在?
(二小太监同上。)
二小太监(同念)每日宫中乐逍遥,睁开两眼睡不着。
(同白)什么人?
二大将:(同白)唐国公到。
二小太监(同白)候着。
有请公爷!
(裴寂上。)
裴寂:(白)怎么事?
二小太监(同白)千岁驾到。
裴寂:(白)到了么?待咱家出迎。
呀,李千岁!
李渊:(白)老尊贵!
裴寂:(白)今娘娘召见,恐有面论国事,来人在外伺候,可也?
李渊:(白)是。
来,宫门伺候。
(二大将同允,同下。)
裴寂:(白)千岁请!
李渊:(白)请!
裴寂:(白)请坐。
李渊:(白)有坐。
裴寂:(白)咱家奉二位娘娘旨意,命咱陪宴,礼仪不恭,求千岁海涵。
李渊:(白)岂敢,少未觐候,恕罪。
裴寂:(白)好说。
李渊:(白)不知二位娘娘有何吩咐?
裴寂:(白)娘娘有事,要与千岁商议,且与咱家饮了酒,自有密旨。
孩子们看宴,待咱把盏。
李渊:(白)不敢,摆下就是。
裴寂:(白)遵命,千岁请!
李渊:(白)公公请!
(牌子。李渊坐。)
李渊:(白)酒已饮了,不及谢宴,告辞了。
裴寂:(白)且慢,还要敬个大杯,方好复旨。
孩子们,把那御制上用的长春酒取来。
二小太监(同白)是。
裴寂:(白)斟酒。
千岁请!
李渊:(白)难饮了。
裴寂:(白)有咱家奉陪,请呀请!
(牌子合头。李渊醉。)
二小太监(同白)千岁醉了。
裴寂:(白)酒内有那话儿么?
二小太监(同白)这……
裴寂:(白)扶到龙床上去。
(二小太监同扶李渊入帐。)
裴寂:(白)李千岁醉了。
来,你们将圣上皇衣皇帽与他穿了。
二小太监(同白)是。
裴寂:(白)退下。
(二小太监同下。)
裴寂:(白)有请二位娘娘!
(张妃、尹妃同上。)
张妃、尹妃:(同西皮摇板)头带珠冠双凤飞,
尹妃:(西皮摇板)妆成仙子下瑶池。
(同白)命卿安排如何?
裴寂:(白)已将李渊灌醉,抬在龙床,少刻就要醒了。
张妃、尹妃:(同白)好,谨守宫门。
裴寂:(白)领旨。
(裴寂下。)
张妃:(白)妹妹,你我前去看来。
尹妃:(白)姐姐请。
张妃:(西皮摇板)姊妹们姣态真妍丽,
尹妃:(西皮摇板)娥皇女英连理栖。
张妃:(西皮摇板)为着神尧新皇帝,
尹妃:(西皮摇板)早定终身免悔迟。
张妃:(西皮摇板)忙将锦帐来钩起,
尹妃:(西皮摇板)不避酒气着端的。
张妃:(西皮摇板)龙眉凤目帝王相,
尹妃:(西皮摇板)两耳垂肩手过膝。
张妃:(西皮摇板)他背上硃红书印记,
尹妃:(西皮摇板)神尧高祖果然奇。
张妃:(西皮摇板)姊妹看罢心欢喜,
尹妃:(西皮摇板)推他醒来讨封妃。
张妃、尹妃:(同白)万岁醒来!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478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2438476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©2014-2019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