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六八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六八)
第四六七回 行假计入山相助 说真情回驿陈言
却说施公与大众回到馆驿。吴球与王雄两人,仍是回到林内那地窖中坐下。王雄道:“你主意是一定无疑了,但是施大人如此恩宽收留你我,若无半点寸功,为进见之礼,自己也未免无味。但不知智明上山之时,曹寨主与王寨主商议那条计策,欲害施大人性命,不知究是何事。未有数日,朱大王便下也去了,直至前日回山,便将施大人在半路捉住,你可知道这个消息吗?”吴球道:“俺虽有所闻,只因此事,与俺无涉,也就未曾访问。你近来在山,可听见琅玡山云鹤的话么?”王雄听了此言,方才省悟道:“怪不得近来到那山上,不见那个飞云子,莫非他干出什么大事来?”吴球道:“便是此人。听说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,到京城内,盗那什么琥珀夜光杯,来害施公。虽有这个议论,不知可曾盗来。”王雄道:“如此说来,便实在了。我想朱大王进京,也是为的这事,所以随施大人出京,将他拿去。若能将这事访明,禀明大人,岂不是一件大功?而且施大人方才还说回任后,再来剿灭这琅玡山,想必也为的这事。访明禀知大人,要在山上返寻了。我想你老今夜何不上山一走,姑作听喽兵传说,施不全为黄天霸救去,深恐山上另外出事,特来探访。曹勇见你前去,必将细情告知于你,请你助他一臂。那时便将飞云子的话,细问一遍,然后下山,到馆驿而去,岂不是件大功?”吴球听了此言,甚是有理。忙道:“此去虽好,但是明早拿不定回来。若施大人见我不去,疑我反悔起来,如何解说?”王雄道:“这事不必多虑,咱先同你的儿子前去,将这话说明如何?”吴球道:“如此讲甚好,你同他在此收拾,俺就此前往。”说着,吩咐了吴洪,吴涛,各将兵刃物件,收拾已毕,随王雄去投施公。然后自己出了树林,直向琅玡山而去。
且说曹勇自天霸救出了施公。腿上中了一镖,已是疼痛难忍;又见朱世雄又中了一弹,不禁怒气填胸。大骂道:“黄天霸你这死囚,我到手的功名,又被汝抢去,俺与你誓不两立了!”此时尹朝贵与智明两人,见天霸已走,只得向前说道:“大哥、二哥暂回内寨,遥想这施不全,不过在此左近,哪怕他再有多人,也经不起王大哥与飞云子两人的本领。为今之计,一面着人到琅玡山,请王大哥再来助一臂之力,顺问飞云子可曾回来。一面着人下山,打听他的下落。两位兄长在此徒骂,也是无益。”说罢,便命人将朱世雄与曹勇两人,抬至寨内。尹朝贵又在外面查点一番,但前那番喽兵,被天霸杀伤者,不下有三十人,死者倒有十余人之多,只得命人掩埋,照旧的布了埋伏。三座关头,添人把守,怕天霸等再来破寨。这些事布置已毕,方才回转里面。只见曹勇与朱世雄两人哼的不止。智明道:“天霸这个金镖用药水制就,其毒非常。所幸小弟这里,尚存了些末药,敷了上去,只要一伏时,便可无事。”当即到自己房中,取出末药,向那伤痕敷好,令他睡下,将养精神。朱世雄虽中了一石子,所幸伤痕不大,也用绸子扎好。智明道“这皆是小弟累及兄长,目今事已至此,不去寻他,他必来寻我。不知二位兄长意下如何?”曹勇道:“方才贤弟已经说明,惟有着人前去,王大哥何以半途而去,莫非他回去,约那些朋友吗?”他两人正说之间,只见那个请王朗的喽兵道:“大王有所不知,那个到京里去的云老爷回来了,小人到了那里,王寨主也是着人来请大人,但听什么宝杯,已经到了。”智明听了此言,不禁大乐道:“大哥不必烦恼了,此乃天助我等。飞云子已经回来了,王大哥此去,必是约他去,了。此时大众且歇息一番,到了晚间,他必然至此。”曹勇听见如此,也是欢喜非常,安心歇息。谁知到了晚间,依然未有动静,心下十分盼望。乃道:“莫非王大哥惧怕天霸,不敢再来吗?他有那身武艺,平时胆量又大,何以今日如此?莫非在半路又遇见对头么?或者他是这个想头,不到我这里来,便知施不全的住处,去他那里行刺吗?”众人你言我语,只是想不出个道理。直至三鼓以后,方见那下山的喽兵,前来回信说:“小人奉命前往琅玡山,请王寨主,哪知他日间回山,便想请飞云子前来相助,谁料到房里已是不知去向。四处寻问,那守山的喽兵说:‘自从王寨生下山之后,飞云子带一人拿了自己物件,也就下山。临行时,向我等说明,寨主回山,多多上复,说我飞云子事情已毕,从此到他方去了。’因此寨主听了此言,大惊失色。疑惑他将那琥珀夜光杯依旧带去。当即到齐星楼上八门柜内去看,所幸这物件尚在里面。王寨主怕天霸等访出这事,到他山上寻事。因此不敢前来,并命小人禀知大王,若怕山上有事,人少难防,就迅速将吴球父子请来,防备数日。打听施不全动身,即便可以无事。”这番话,把曹勇说的没了主意。向智明道:“我们这两个山头,如何是好?”智明见他惧怕如此,深恐不替他出力。乃道:“大哥这样烦闷,还能干那事吗?小弟血海冤仇,我们去请吴球,此人本领比我们强胜几倍,何不就去请他?”正说之间,早有那守关的喽兵,前来禀明:“回寨主,猫儿墩吴球,前来喊关,未敢放他进寨。请示下。”智明忙道:“好极。”与曹勇道:“咱们正想去请,俺同你出去迎接。”说着起身,一路出来,到了头关,赶着将关开了。吴球见是智明,问道:“智寨主,你们受惊了。小弟傍晚回家,听我儿吴洪道,朱大哥前晚回来,在半路将对头捉住,今早忽然又为黄天霸闯进关来,将他救去,还将两位寨主打伤。那里可曾报信?若将飞云子请来,大有神益。”智明听他言语,便将飞云子盗取夜光杯前后细情,说了一遍,吴球方才明白。故意对智明道:“照此看来,大仇是不能报了。”智明道:“小弟岂不知道?只是无人帮助,也没有别法。你老哥素存好意,果能助我一臂,定当生死不忘。”吴球道:“愚弟今日即在此防备一夜,等至天明再说。”智明大喜。一宿无话,次日,吴球向馆驿来报信。不知施公若何施行,且看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6657450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2

Copyright ©2014-2022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