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六六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六六)
第四六五回 王头目倾心献策 施漕督虚己下人
却说施公听了黄天霸之言,随即笑道:“这事也可行得,但不过又要打扰人家。”你道他两人究竟何竟?原来天霸见施公不肯先行回任,须俟破了朝儛山,方肯回至淮安。犹恐这馆驿之内,不大稳便。曹勇今番受了这大亏,心下定然不甘,事后又必着人下山打听。若知施公在这琅玡馆驿,夜半更深,前来行刺,纵有人防备,只可防得一时,不能日夜守候。因思吕云章乃是这地方财主,那里房屋又多,欲请施公到他家暂住数日。一则来就近等他破山,二则来可无意外之事。就是他们大众,与强人争斗,也可放心前去。故将这话向施公说了一遍。又将前晚寻找施公到他庄上,并在沂州镇酒饭,饭馆里面遇见徐德升以及争中间座位并与吴球争斗的话,说了一番。施公道:“这吴球究是何人?何以也知本院为山上捉去,莫非也是他一类么?”天霸道:“总兵前日也如此着想,后听王雄所言,乃知这人是个樵夫。平日并不做强盗,此人本领也还去得。但不知他这信息从何得来!”施公听说,复向王雄问道:“汝既认得这吴球,可是不做强盗,本院为朱世雄捉上山去,他又如何得知呢?”王雄道:“大人倒不必如此疑惑。此人的本性,前夜已与黄总镇说过。至说他得此信息,他每日午后,皆向我们山上打柴,前日定是上山之后,听得人说,将施大人捉住,所以喜出望外,欲去观见,看是真假。莫说此人虽是粗鲁,平生专抱不平。若告知他大仁大义,教他前去,虽赴汤蹈火也所不辞。”施公道:“你既说他如此好法,本院为国家出力,为民间除害,与强盗种下深仇,被强人捉去,他若稍知大义,理合同天霸等人,将本院救出,方是正理。如何他不但不去,反为要去观呢?”王雄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所以他成了粗人。他但听曹勇平时一面之词,说大人如何贪赃,如何与绿林作对,将人捉去。所有的家财,尽行入己,仍要将绿林之家小,杀个净绝。因此他听了这话,甚是不平。一听朱世雄将大人捉住,他所以要来看望。在小人看来,此人乃一勇之夫。若能待之以恩,便可为我所用。大人能将他说之归顺,命他诈入山中,里应外合,此事无不成之理。”施公道:“本院自有章程。但不知这吴球家中,汝可认得否?”王雄道“他住在猫儿墩地方,前日黄老爷与他还在那里斗的。”施公听罢,向着众人说道:“汝等连日已是辛苦了,此时可去歇息一番。向晚起来,本院有话吩咐。”众人见施公如此,已就猜着八分。当时天霸命金大力、郭起凤等人,保护施公,自己与众人,也就前去打盹。
闲言少叙。到了晚间,大众醒来,齐至施公前请示。施公道:“古人云:‘询于刍荛。’又云:‘匹夫之言,圣人择焉。’王雄所说之言,正合本院之意。难得有这吴球,本院相请黄贤弟同王雄一行。如这人尚在家中,望即赶快回来送信,本院预备亲自前去,拚着三寸之舌,两行之齿,说以利害,晓以大义,命他投往山内,约期里应外合,将一干强盗获住,除了这沂州大害。不知你等意下若何。”黄天霸道:“总兵等恐大人不行。”说着,王雄也到了里面。天霸便向他问说:“这个吴球,想你必是认得了。大人今想自己前去,将为国为民的话,对他细说一番,使他归顺。意欲与你同去,作个引线,你看这事可行得吗?”王雄道:“若果大人前去,小人看来,他必然一心归顺。此时如果前去,他必然在那里面。不过他那地方,不比寻常的所在,大人前去,恐未免亵尊。”施公道:“本院也不是到那里去住家,不过看他这个人,有这身本领,徒然误听人言,不能上进,故此前去劝他。一则为民除害,二则使他立点功业。”王雄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他所住的地方,虽有地方,却无房屋,只因猫儿墩这个所在,从前有人猫精,在那树林里面,窟了极大的窠巢,青天白日,在满山的作怪。彼时被吴球父子打死,恐它窠巢内仍有余孽,因此下去探看。谁知这下面有五间大小的地方,深也有一丈多深,一踏平阳,十分齐整。他正无处栖身,见有这么大的地方,便同他义子吴洪,将这物件收拾干净,改为自己的住所。人要前去,须走尽树林,由那个方洞下去,方可入内。”天霸听了此言,不禁说道:“怪不得的日前与他交手,只不见他的房屋,但见他由树林内走来。原来他有这个所在,倒也别致非常。”施公道:“无论什么地方,本院皆去一走,以表我的诚心。”当时计议妥当,施安做了饮膳,众人吃罢。王雄便在前引路,施公带领着天霸并关小西、贺人杰两人,一路向猫儿墩而来,约至二鼓以后,将近三更,已离前面不远。施公止步说道:“我们在此且住一住。王雄可先前去通报一声,说漕运总督施仕伦前来讲话。”王雄见施公待下如此,实是满心敬服。于是一人向前走到树林面前,不禁高声喊道:“吴大郎,你可在家吗?”一声问毕,果有人答道:“王头目,你可以此时前来?寨主买卖可好否?听说朱二大王昨日得了件喜事,我打柴回头,碰见刘老四,方才晓得。次日到镇上吃酒,预备茶后前去。忽然遇见黄天霸那杂种跟着,俺恐此去露了风声,误了寨主大事。不意他出言不逊,两人便交起手来。后来不耐烦与这厮动手,也就退到里面。所恨俺两个儿子,皆为他打伤。你此来干什么?可为我说明!”王雄听了此言,不知他如何回答,且看下回分解。

询于刍荛(chúráo,音除饶)——刍荛,割草打柴的人。此句意为:“向割草打柴的人征询意见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6657450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2

Copyright ©2014-2022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