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六一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六一)
第四六〇回 入山寨窥望雄关 杀仇人邀请好友
话说天霸见关内喽兵不在那里把守,即用一个蹿身,到了里面。只见头关之内,一个大大的兵房,约有四五千喽兵,睡在里面。兵房一带,皆挂着那弓箭之类。当中六扇屏门,门上皆钉了些铁钉。绕过屏门,有个极大的院落,两旁栽了些树木。天霸向前走去,约有两箭远近。复有一座牌楼,周围一带,皆排列着枪炮。当中一门,将倒刺钩钉得密密层层,关闭在上面。门前一连六层坡台,皆是青石砌就。两边又有两座兵房,无非是喽兵把守所在。天霸正往前进,见有这个所在,知道是第二座关了。若想由当中进去,门既关闭,自然难入,只得复将身躯一纵,蹿到那牌楼顶上,两脚尚未站稳,忽听咯咋一声,兵房门里早来了一人。天霸吃了一惊,所幸此时交过五更,天将发白,那个月光正暗下去,猛然向黑里望去,尚辨不清楚。天霸只得将身子缩小,将牌楼的横额遮往自己。只听下面人说道:“王三,你也该起来了,今日是你的班期,少顷里面有人出来,见我们还不开关,岂不又是倒运?三位大王连日正喜得不亦乐乎,终日饮酒喝叫。昨日李头目回来晚了,大大王问他在何耽搁,他说老子开关开迟,以致过河不早。大大王就迁怒到老子身上,将差额除去,还打了四十大棍,欲将我治死。幸有智大王说情,保了性命。我看你早些起吧,现在已不早了。”说着,好象小解似的,过了一会,复行进去。
天霸听下面无什么动静,仍就转身向里望去。谁知二关之里,又是三关之外。里面所有埋伏,迥非头两关可比。一带空地,约有一里多许,地下连一草一木都没有。一蹚平阳,好似铺就的一般,顶头一连三座大门,皆用铁皮包就,也是两座兵房。兵房里面,灯光雪亮,将一座九层台阶,照得明明白白。每层台阶上,皆设着檑木滚石,当中一座大炮,高悬在半空,四面皆置就车轮炮。若有外人进来,只要将车轮一开,四面八方,皆可照打。天霸细细看去,却晓得它的厉害。但地下如此平稳,不知下面埋着什么物件。正在为难,忽然左边来了一个灯笼,一人在前,两人在后,且说且走。说到施公在石室里饿了一夜,打量不曾死,也有八九分没气了。听说方才大大王下令,命人去看他,如已经要死,便将他拖到聚义厅前,照着智大王所定的,将他开边■。一人分做两个,把所有的心肝五脏,俱皆取出,遥祭那班朋友,为绿林中报仇雪恨。谁知道不但未死,且比上山时十分精神,听说他还大骂大王呢。这不是件奇事吗?后面两人答道:“施公究竟何如?”三人你言我语,已到关口喊关。天霸再细一望,原来左边有一条极窄小路,曲曲弯弯,直抵第三座关下。天霸方才省悟,它中间这条路,尽是埋伏,若不知它的路径,定然遭它暗计。当时听了此言,知施公仍然无恙。看看东方已经发白,心下急道:“这三个死囚还不出去,再迟俺便不得进去了。”正急之间,忽听呼隆一声,关上横闩已经开下。一声响亮,关门大开,三人走了出去。天霸趁着此时,蹿身下来,由那条小路,飞奔而去。到了前面,却是一个小小的铁门。天霸在前正想摇动,忽然里面有人一推,将门开下。天霸吃了一惊,赶着一个箭步,将身蹿到上面,谁知里面那人,早已看见。低声喊道:“黄总镇,小人在此。”天霸见有人招呼,低头向下一望,乃是方才送信的那个王雄。也就飞身下来,向他问道:“大人究竟怎样了?你何故此时出来?” 王雄道:“小人幸亏早到山上,不然几乎为大王查出。却好我上山时,已是三鼓以后,到了暗室里面,才将总镇的话,回明大人。聚义厅上查问,说大大王立等大人到厅上问罪,幸亏回了一番言语,方才挽回。直至五鼓以后,始行安静。小人怕总镇已到山上,冒险前来,唯恐有误大事,因此随那采办的喽兵一同出来,却好在此遇见总镇。就此尚无人知觉,赶快出去。山外左边有五六里地方,有个马房,是从前盖的,现在破坏不堪,久无人到,大众可在那里藏躲一大。到了二鼓以后,再由这一路进来,小人总在这里接应便了。”天霸听他所言,又见天色欲亮,只得说道:“大人在那里,我便不去了。但是这里面路径不熟,夜间前来,又多一番周折,汝必要到此方好。”说毕,仍由原路,出了头两座关头。只见那浮桥上面,已有许多人来往,所幸相离尚远。天霸赶着运用功夫,穿到树林里面,对何路通说了一遍。依着王雄所说的那个马房,一路而来。果然走了六、七里路,渐渐离后山不远,却有一所破屋。四面八方,无人来往。天霸道:“想必就是此处了。”说罢,当先到了里面。何路通与贺人杰两人,也就随着进来。但见些朽坏的马槽,余下也别无物件。当时三人便在里面藏身,专俟二鼓以后,便去干事。话休烦絮。单说曹勇自从施公捉到山上,喜得眉飞色舞,更兼智明要报关王庙大仇,更见十分高兴。一夜之间,叫喽兵到那房里去,去了几次,皆见施公精神陡长,毫无受苦神情。曹勇见喽兵如此回复,向着智明说道:“这施不全究是何人转世,便如此强硬?从昨日下午被捉,到此时,未进饮食,而且被捆受苦,仍然不见伤损。照此看来,虽饿他两三日,也不得就死。咱们此时正在高兴,何必要到那地步方才下刀?此时将他拖来,照着你的法则,由脊背下刀,用那开边■格式,送去他的性命,岂不爽快?”智有道:“大哥有所不知。这赃官既来山上,若是咱们自家处死,即便说与人知道,绿林中朋友,也未必相信。咱们山上的威风以及朱二哥英名,也不能大振。在小弟看来,莫若等到天明,命喽兵赶到琅玡山,将那王朗这一班英雄,请至咱们山上,饮酒杀人,使他们亲眼看见,随后也见得咱们公道。便是日后绿林说起,也皆称赞。”曹勇听了此言,不禁大笑道:“还是智贤弟言之有理,此时可教这赃官多活几时。”说着便命了一个小头目,等天明开关,由山后小河,到琅玡山去请王朗。我且将他摆着再叙。
再说飞云子得了琥珀夜光杯,自己便匿迹京中,打探事后的消息。到了次日,听见街坊传说,昨日大内里面丢失宝物,现在皇上召见施公,命他捉拿强盗。飞云子听了说道:“施不全你也太糊涂了。天下事,你可奉旨承办,这件事,也要追究,可知我此次前来,也是你种下深仇,用这事来害你。莫说你倚仗的这一个黄天霸,便有十个黄天霸,能奈我何?既是你为这案出京,我虽不做你的对,那王朗面前,也不能不去交代。”到了次日,果然施公回任。他就跟了施公后面,一路由那山东而来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■(zhǔ,音主)——用刀斧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6281121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2

Copyright ©2014-2022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