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六〇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施公案》(四六〇)
第四五九回 众好汉回转琅玡镇 三英雄潜入朝儛山
却说天霸见王雄说出施公下落,遂问:“吴球何以与山上大王有交情?朱世雄又从何处捉住大人?”王雄道:“这吴球虽是个砍柴的樵子,心地却是甚好。虽有一身本领,却不肯落草为寇。他此时怀恨恩公,大约也是平时王朗等说起,大人专与绿林中作对,害了多少英雄豪杰,所以他不服这气。听见朱世雄将大人捉住,也就要去看望。为今之计,若能够将话说明,告知大人是为国为民,并非与强人作对,能将他疑心除去,请他同到朝儛山去,大人包管是万无一失。”天霸道:“他今与我杀了半日,此时即便前去,他也未必相信。而况他出没不定,虽知他住在猫儿墩,方才那树林一带,也不见有房屋,叫俺何处寻他?此时不知大人便了,既知大人在这朝儛山,拼着俺这本领,哪怕他有千军万马,俺也要将大人救出。你且将路径说明,俺此刻便去是了。”王雄道:“小人岂不想如此?只因那座山头,十分险峻,由此前去,有十数里宽河,方可到得山下。上岸之后,尽是小路,就连我们本山的人,尚难出入。昨晚朱二大王,就是在吕家庄前面树林,将大人捉住,从后山河路乘船上山。总镇此时若冒险前去,设若误入他埋伏,那时岂不误了大事?且设法将大人救出,随后自然知道。但这山头,虽比不得琅玡山高大,也是非比寻常。论你三人偌大的本领,这道宽河,今晚皆不得进去。若由后山上去,那路更绕远了。我现在信已送到,此时还须赶回山去,惟恐大王查问。”说着,匆匆的要向外去。天霸一把揪住道:“你这人太无见识。方才说河面宽,不得过去,难道你来去多是半飞的吗?”王雄道:“我岂不想带你们进山。只因我来时节,偷了一面腰牌,下山有事。此时回去,喊那渡船,只要将腰牌取去,自然无事。你等又无这凭据,山上查得又紧,何以混得过去?若到明早,将木排推下,趁那无人时节,穿了过去,躲在那僻静地方,等到晚间进去。那时我出来接应,人不知,鬼不晓,将施大人救出,岂不是好?”天霸听他此言,虽是有理,总之心在施公身上,恨不得立刻救他出来。登时向王雄说道:“你此时快快回去,告知大人,说我等明日定来便了。”说毕,放了王雄,只见他匆匆开了庙门,回山而去。
此时已交三鼓,三人肚中甚是饥饿。天霸道:“计大哥等人,不知向何处去了。照此看来,今夜是来不及前去,总是明早的事件。此刻须要将计大哥寻找,找个地方充饱肚子,然后方好计议干事。”说罢,三人出了庙门,不问东南西北,顺着月光,一路走去。行不多远,忽见前面来了一伙人,三人疑惑是吴球的党类。正欲上前去问,对面一个哨子,早打了过来。不是别人,正是计全与李昆、贺人杰一众人等。天霸见是自家人,连忙招呼道:“计大哥!你们到哪里去的?听我一人杀了这半日,方才将大人的下落问明。这是什么办法?”当时聚在一处,便将王雄的话说了一遍。计全道:“我们这山东道上,但知有个琅玡山,谁知道又有朝儛山?但不知这姓朱的又何以与咱们有仇,还是在这山上闻信,说大人到此,下山将他捉住?抑是由远处跟来,将大人捉住,然后奔逃上山的?若是由远处跟来,不但大人有了下落,恐那个案件,也在这人身上。你可曾问明这王雄?”天霸道:’小弟也是这般想法,正要问他,怎奈他立脚不定,说此时要赶快上山,惟恐山上查出,那时误事不浅。因此未曾说明,他便去了。但是大哥等在何处会见?为今之计,如何前去?既然王雄如此叮嘱,除却天明,谅难到他的山上。咱们此时又饥饿了,左近一带地方,可有处买点饮食?”计全道:“你因这事,倒把方向忘却了。由猫儿墩一路穿小路而来,走过这处树林,不就是琅玡驿么?无论何处,此时夜半更深,也没有吃物买卖。不如仍到馆驿饮食了。”天霸向四下一望果然不差。当时随着大众走过树林,但见前面瓦屋如林,知是到了驿馆。众人进得门来,施安早来询问,天霸又将王雄送信的话,说了一番。便命他去做面饭。稍停,做好出来,众人饱餐了一顿。然后天霸说道:“今番前去,除小弟与贺贤侄外,须请何老哥同去一趟,方觉妥当。”何路通本欲前往。乃道:“贤弟本领虽佳,但那水面的工夫,未曾习过。愚兄此去,正可助一臂之力。”说着,三人带了干粮,天霸命计全等人在河岸一带接应,吩咐已毕,已交四鼓时分。顺着王雄所说的路程,一路飞奔而去。却巧五更的光景,已到了朝儛山下。但听水声潺潺,周围一带,有十数里河面,绕住山根。天霸道:“这一道宽河,哪里有什么木桥?除非摆渡,方可过去。”正说之间,见对面岸上,隐隐约约有三、四个喽兵,在那木排上面,好似撑篙的一样。天霸连忙问道:“何二哥,你看对面何事?”何路通道:“俺知道了。只因这河面太宽,摆渡又费周折,若造木桥,又无此工料,必是用篾缆将木头编好,从那边撑转过来,编成了一个极大的浮桥,便人行走。你看前面已到了河中间了,我们在此也不能立足,莫要被他们看见,反为不美。”说着,拖了贺人杰并天霸,到了树林里面,藏着身躯,向对面望去。不多一会工夫,早见两个喽兵,将一座木排,撑过岸来,然后由浮桥上,如飞似的又跑了过去。何路通道:“我们趁此,可以过去了,再迟,有人过来,便不佳妙。”说着,举步向前,运动提功。顷刻工夫,由那木桥上过去。天霸见人杰年纪尚幼,深恐他不知利害,一时粗心失足落水。只得退后一步,命他先行过去,然后自己过去。三人到了山前,天色尚未大亮。也有个理解说:日落时,浮桥起去,山上的人,便不得私下山去闲游,外面进来的人,也就便于稽查。五更时将桥放下,山上物件,方可着人到那沂州城内去卖。再说那山上,毫无动静,天霸向着何路通道:“你两人先在那树林背后藏躲一会,俺进去先探个消息。如能会见大人,就此将他背出,也免得惊天动地的,为人知觉。”说罢。一个箭步,早上了树头,以上视下,向山内仔细一望,但见有三座关头,头一座的关头,甚为雄壮。却好把守的喽兵,不在此处。天霸看明路径,即由树林穿入里面。不知天霸进去,救得施公否,且看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6281121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2

Copyright ©2014-2022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