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忠烈侠义传》之《续小五义》(石玉昆)(一○七)

【说书唱戏】评书《忠烈侠义传》之《续小五义》(石玉昆)(一○七)
第一○七回 众好汉过潼关逢好汉 大英雄至饭铺遇英雄
且说乜家弟兄将一出来,阎正芳就要过去,阎勇、阎猛那肯叫老人家过去,不料二人过去,就死在三节棍下。老英雄一见两个侄子已死,如同刀扎肺腑,要过去与两个侄子报仇,阎齐哪肯教天伦过去,说:“老人家不可,待孩儿过去给我两个哥哥报仇。”徐庆在旁说:“你不行,待我过去。”山西雁也没言语,飞也相似,就奔了战场。看看临近,那边有人叫:“小心哪,这个可就是白眉毛。”画鼓齐敲一阵,以振军威,乜家弟兄招呼来人通名,棍下受死。徐良说:“两个叛贼要问,老爷乃是御前带刀四品护卫,姓徐名良,字世长,外号人称山西雁,又叫多臂人熊,知我的利害,快些过来受捆。你们两人,叫什么名字?结果了你们时节,我也好上我的功劳簿。”二人通了名姓。徐良说:“你们二人,是一对一个呀,还是一拥齐上?”乜云鹏说:“你一个人,我们也是一拥齐上;你一千个人,我们也是一拥齐上。”徐良说:“这倒对劲。我最喜欢一个人宰两个人。”山西雁净为的是逗着他们说话,他好就中取事。随说着身临切近,说:“这可要得罪你们了。”这二人哪里知道他的利害,忽然一低头,锦背低头花装弩,对着乜云鹏打去。乜云鹏也算躲闪的快当,刚一扭脸,噗哧一声,正打在腮颊之上,若要不是有牙挡着,就从左边腮颊穿出去了。贼人一低头,哎哟一声,疼痛难忍,把弩箭拔出来,鲜血直流,咬牙切齿,把徐良恨入骨髓。二人一齐摆虎尾三节棍,往上扑奔,一个是撒花盖顶,一个是枯树盘根,叫来人首尾不能相顾。可巧遇见徐良大环刀,往上一迎,“呛”的一声,把虎尾三节棍削成两节。腿下面棍到,徐爷往上一蹿,扫堂棍扫空,又一翻手,连肩带背打下来了。徐良用刀往上又一迎,“呛”的一声,把三节棍削成节半棍。二人往下一败,全打腰间把十二节鞭解将下来,复又回来,把十二节鞭一抖,仍是一上一下,举起就打徐良。山西雁将要用大环刀,找他们的十三节鞭,就听身背后一声喊叫,类若霹雳一般,口头一看,是金铛无敌大将军于奢,手中一条凤翅流金铛,后面是霹雳鬼韩天锦,一条混铁棍,二人一齐喊叫:“闪开了!”山西雁只得让他们。再看后面蒋四爷、展南侠、白芸生、艾虎、卢珍、刘士杰、冯渊、双刀将马龙、张豹、金枪将于义、大汉史云、龙滔、史丹、胡小纪、乔彬等,俱在那边与徐三爷相见。徐庆又与他们大众,给阎正芳等见礼。原来蒋四爷他们由开封府起身,南侠带着开封府的文书,一路之上晓行夜住,饥餐渴饮。那日正走,忽见后面有二人骑着两匹马,飞也相似赶下来,却是一老一少。远远的那个上年岁的人说:“前边那几位人,有蒋四老爷没有?”蒋四爷回头一看,他并不认得那老者,蒋爷说:“什么人找蒋四老爷?”“那老者滚鞍下马说:”四老爷一向可好?老奴与老爷磕头。“蒋爷说:”是什么人我怎么不认识你?“那人说:”你老人家见着我家少主人,就认识了。少主人,把马快些催催罢,咱们赶上老人家了。“那马到来,蒋四爷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徒儿到了,这就是在鲁家村收的那个鲁士杰。少爷下马,过来与蒋爷行礼。蒋爷说:”你从何处而来?“鲁士杰眼泪汪汪,说:”我,我爷干了。“蒋爷说:”死了?“小爷说:”对了,就叫死了。“蒋爷说:”什么话!哪有说干叫死了的呢?倒是得何病症而死?“小爷说:”连脑袋都死了。“蒋爷不问他了,问家人说:”鲁成你说罢,这孩子说话,我实在听不明白。“鲁成说:”我家主人皆因受伤之后,当时不甚理会,过了一个月后,仍然是呕血,吐了半载有余,就故去了。家中发丧,诸事已毕。我家少爷常在家中惹祸,无奈之何,有我家员外的亲族都知道我们少爷与你老人家磕过头,教老奴随着前来,只要找到你老人家,就好办了。到了开封府一打听,说你老人家奔潼关来了,我们主仆自京都直奔潼关大路,可巧走在这里,我瞧着像,我才冒叫一声,原来正是你老人家。“蒋爷说:”好,我正要写信找你家少主人上开封府,趁着他这年岁,也该学练本事了。不料我的事忙,开封府相爷把印丢失了,我们又得上陕西。你们来得正好,就跟着我们上陕西去罢。“蒋爷把鲁士杰带过来,与大众见礼,说:”这是我的徒弟,名叫鲁士杰,外号人称小元霸。“所有大众,全给磕上一回头。就是史云倒与他磕头,皆因楞史他是艾虎的徒弟。大众一看,蒋爷这个徒弟,面黄饥瘦,仅有骨头没有肉,正是一个童子痨的形象,焦黄的面皮,竖眉圆眼,小鼻子,溜尖的嘴,上嘴唇长,下嘴唇短,两腮无肉,直是一个雷公样子。大家看着,无不暗笑,难得蒋四爷这个徒弟,怎么挑选来着,师徒品貌,会不差往来。师傅瘦,徒弟比师傅还瘦,别看这个形象,哪知他力大无双,人送他的外号叫小元霸。带着他一走,虽有马匹,也就不能骑了,到了晚间,住店最能吃饭。展爷问他会什么本事,他说:”一概不会。“
到了次日,至潼关,蒋爷同着展南侠,把开封府文书拿出来,二人拜会潼关总镇。总镇大人姓盖叫盖一臣,外号人称红袍将。到帅府递了蒋展二位大人的半全帖,不多时,听里面咚咚咚三声大炮,大开仪门,迎接二位护卫,见面彼此对施一礼。蒋爷见这位大人,红袍玉带,金襆头,白面长髯。此人打吃粮当军起首,升的总镇爵位,全凭跨下马,掌中枪,一层层挣来的前程。要讲究出兵打仗,对敌冲锋,排兵布阵,逗引埋伏,熟读孙武十三篇,广览武侯的兵书,若论攻杀战守无一不强。总镇潼关咽喉要路,非这样的总镇,焉能把守得住?蒋四爷一到,总镇亲自出来迎接,把二位让到书房,叙了些寒温。展爷把开封府的文书拿出:叫盖一臣看了。盖总镇说:“原来京都竟有这等样的事故。”立刻吩咐,把众护卫校尉,请进来待茶。众人至里面,一一相见。蒋爷打听徐良,总镇说:“已然过去二三日了。”又问:“王爷是怎么过去的?是明过去的,还是巧扮私行混过去的哪?”红袍将一声长叹说:“王爷是明混过去的,到了这里,我还迎接王驾哪。我问王爷意欲何往,他说:”奉旨催宁夏国贡献。‘我说:“万岁爷怎么没明降谕旨?’他说:”你瞧孤过关不实,你专折本入都,我在这里等着,旨意到,我再过关。‘二位请想,他是万岁爷的亲叔父,谁敢抗阻他老人家!我只可连说:“不敢,不敢!,他说:”你净在孤身上留神,有那样心思,多在私行的身上盘查盘查才是。我也看出来了,你是个大大的忠臣,等我到宁夏国回来面圣之时,我必要提叙提叙你这个好处。’我打量着我这官也不能久待了,不料他敢情是反了。“蒋爷说:”大人早晚总要留神才好。“总镇大人待承了一顿酒饭,次日方才起身,第二天到三元县打尖。蒋爷他们吃酒,总要多耽误些时刻,他们不吃酒的,先吃完了饭,都要出去消散消散。
于奢与韩天锦两个人,刚出饭铺,就瞧见鲁士杰在饭铺外头,瞧那天棚柱子上拴着一匹红马,鞍韂鲜明,鲜红的颜色,鬃尾极其好看。鲁士杰问:“这是谁的马?”霹雳鬼说:“瘦小子,你爱人家的马呀?”鲁士杰一抬头说:“大小子,你管我哪!”于奢在旁说:“你们两个人,须别叫他大小子,我也不矮呀!叫他个黑小子还可以。”士杰说:“你也是大小子。”于奢说:“我不瞧你小,我把你劈了。”士杰说:“我还要劈你哪。”于奢说:“你有多大膂力?”过来一揪,被小爷把他腕子拿住,往怀中一带,于奢往前一栽,几乎没栽倒在地。于奢往怀里一抽,小爷又这么一送,一撒手,噗咚一声,仰面朝天,栽倒在地,于奢自己羞得面红过耳,说:“瘦小子真可以,咱们两个人再试试。”小爷说:“慢说是你一个人,就是你们两个小子也不行。”韩天锦:“咱们试试。”果然两个人一齐过来,被小爷把他们两个腕子拿住。这二人见鲁士杰手指头细长漆黑,类若两只爪子,小爷一用力,就如五个钢钩把二人腕子钩住一般。论说二位站殿将军,膂力不小,禁不住小爷这一揪,往怀中一带。于奢、韩天锦也往怀中一带,鲁士杰连一丝儿也不动,二人就知道势头不好,说:“你撒开罢。”小爷绝不肯撒开他们,容他们往怀里劲力带足,借着他们自己的力气,仍是往两下里一送,一撒手,这二人噗咚噗咚,全都栽倒在地。瞧看热闹的人不在少,内中单有一个人哈哈大笑,说:“好大膂力。”于奢、韩天锦栽倒,本就羞的难受,又对着这些个人无知,叫了一阵好儿,这两个站殿将军,如何搁得住,正要找一个出气之人,爬起来对着赞好之人就骂。那个大笑之人也是一个不容骂的人,说:“你们两个人,被人家栽倒,因为何故骂我?”于奢说:“我们是自己弟兄,闹着玩的,与你何干!为何你在旁边狂笑?你要不服,来来来,咱们较量较量。”那人说:“你惹不起人家,要欺压于我,谁人受你欺负?”于奢说:“我就会欺负你,你不服,你来试试,小子,怕你不敢!”那人一听,微微一笑,说:“量你有多大本领!”那人生得是细条身材,白脸面,一身蓝缎衣衿。于奢过去,就是一拳,那人用二指尖,往肋下一点,于奢噗咚摔倒在地。要问此人是谁,且听下回分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6281121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2

Copyright ©2014-2022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