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书唱戏

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【说书唱戏】越剧《西厢记》(四)

【说书唱戏】越剧《西厢记》(四)
崔莺莺:红娘,这药方是救命的啊!
红娘:(不信地摇摇头)小姐呀!(唱)你把那张生常欺哄,其实是木匠戴枷自作弄。害得你又是彷徨又惊恐,害得他一会儿痴迷一会儿疯。小姐呀,水中也有鸳和鸯,天上还有凰和凤。他不是三妻四妾的偷香手,你不是朝三暮四的女儿红。又何苦蚕儿吐丝茧中自缚,找一个毕生知已有何不公!慰张生何必药方用,你人到榻前是神农。有我贴心贴肺的红娘在,怕什么云山隔万重!
崔莺莺:(感动,真诚地)好姐姐!
红娘:(贴心地)小姐,红娘是解得你的心意的呀!
崔莺莺:好姐姐,我此番决不哄你了,这“药方”真是对他症候的呀!
红娘:(喜悦地)真是救命的方子!我这就送去。
【张生书斋,张生阅柬。
张珙:(兴奋异常,病怯身轻)这药方真是救命的啊!(唱)一纸香笺消病灾,撮土为香三叩拜。她说道西厢变卦将我害,休将往事苦萦怀。再奉新诗可当媒,今霄端的佳期来。天青湛湛彩云在,月明溶溶沐莲台。风弄竹声只道金佩响,月移花影疑是玉人来。
【张生正焦灼翘首,忽听角门而“呀”的一声,他眼睛一亮,莺莺在红娘的推送下,含羞带愧,款款而来,音乐高扬。
【幕后合唱:银光盈盈满庭阶,天仙飘飘下楚台。花般模样,玉般精神,半推半就,又惊又爱。只缘秋波那一盼,真心耐,至诚捱,并蒂花开。
【幕闭

【第九场】
【莺莺闺房,老夫人上。
崔夫人:(唱)夜深沉,睡不稳,且去绣楼,莺莺儿,好教人,提心在口。这些时,她神思恍惚体态瘦,春山低颦,秋水凝眸。莫非是弄月吟风伤春愁,我苦口婆心解儿忧。莺儿睡了么?(入内)
【红娘上。
红娘:(唱)立苍苔,红绣鞋儿冰凉透,由他俩,去绸缪我回绣楼。
【猛见老夫人,吓的回身便跑。
崔夫人:(厉声)站住!
【红娘如脚下生胶。
红娘:(故作镇静)噢,是老夫人,夜深了,你怎么还未安寝呀?
崔夫人:(压下火气)你从哪里而来?
红娘:(慌)我……我陪小姐在花园烧香……
崔夫人:(怒)小姐呢?!
红娘:(看见香盘,一指)嗯?小姐?喔,小姐在花园等我拿香盘
呢,(取香盘)老夫人我……(急于脱身)
崔夫人:跪下!
红娘:(故作镇静)老夫人,好端端的,为什么要跪呀?
崔夫人:你不跪,我打……(举帚)
红娘:(架住)老夫人,不要闪了贵手,红娘去请小姐回来就是。
崔夫人:还不叫她快快回来!
红娘:(如获大赦)是!(拔腿就走)
崔夫人:(忽觉不对)慢!好你个刁钻的鬼丫头!待老身自去找她。(举步)
红娘:(急了)啊呀,老夫人,你去不得!
崔夫人:小贱人,我为何去不得?
红娘:花园中青苔路滑!
崔夫人:你搀扶我去。
红娘:室外风大,老夫人要感风寒的。
崔夫人:胡说,月朗风清!
红娘:反正呀……你是去不得的!
崔夫人:我为何去不得?小贱人,你说!
红娘:去不得嘛,就是去不得哟!
崔夫人:(怒)不说,我打死你这个小贱人!(欲打)
红娘:我说,我说!(唱)月儿才上柳梢头,早已人约黄昏后。
崔夫人:果真如此,气死我也!
红娘:(唱)夫人啊,小姐是花中魁首,张生是文坛班头。天造地设鸳鸯配,夫人何必苦追究。如今生米成熟饭,你能罢休时且罢休!
崔夫人:天哪!我堂堂相府竟出了这样的丑事,待我把那禽兽告到官府里去!
红娘:老夫人,你去告谁?
崔夫人:自然告那张生!
红娘:这事儿怨不得他。
崔夫人:哎,也要怨我那不知羞耻的小贱人。
红娘:也怨不得小姐。
崔夫人:哼,都是你这死丫头一人之罪!
红娘:啊呀,这是你家的事儿,哪里怨得我红娘来?!
崔夫人:那倒怨着谁来?
红娘:怨只怨……
崔夫人:嗯?!
红娘:都怨老夫人!
崔夫人:啊?怨我?小贱人,你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,我打你个皮开肉绽!
红娘:老夫人,岂止“子丑寅卯”,还有“辰巳午未”一共八个“不该”呢!要是告到官府呀,只怕先要治老夫人的罪呢!
崔夫人:(冷笑)倒是我有了“八个不该”,还要治罪于我,你倒说说,说呀!
红娘:老夫人哪!(唱)一不该“言而无信”把信义丢,再不该“知恩不报”反作仇。三不该“治家不严”捅了漏,四不该“相国府第”你扬了家丑。五不该……
崔夫人:(恼羞成怒)够了,够了,这等丑事,不是你牵线搭桥,难道是我做下的?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!
【张珙、莺莺上,见状,莺莺扑地跪倒在老夫人面前。
崔莺莺:母亲,这事儿与红娘无干,要打就打女儿吧!
崔夫人:你这不争气的孽障,你以为我舍不得打……(欲打)
张珙:(忙上前托住)老夫人!
崔夫人:(大怒)你……你这禽兽!(唱)错看你读书人人模人样,怎知你鲜廉耻蝶浪蜂狂。全不顾先王道三纲五常,全不顾我年迈鬓雪鬟霜。不仁不义不足训,不郎不莠不自强。妄读十年圣贤书,亵渎三代宗祠堂。我崔府世代不招白衣婿,你椽木求鱼是虚妄!
崔莺莺:(哭)母亲,你再这样羞辱张生,叫女儿如何是好啊!
崔夫人:你这小畜生,心中只有张生,哪有为娘……(哭)老相国啊!我还不如早早随你去了呀!
崔莺莺:母亲!
红娘:老夫人!
【三人哭成一团。
【张珙忍无可忍,转身就走,忽停住,回顾莺莺;莺莺左右为难,楚楚可怜。张珙默默走进老夫人,蓦地跪下。众惊愕。
崔夫人:你……
张珙:(唱)老夫人,高识宏度怒气平,珍重贵体莫伤身。我三生有幸识令爱,两心相爱前世情。白马解围九天助,老夫人许婚万重恩。张珙将你金口顺,寸心未忤老夫人。不才张珙岂无志,志在人间觅知音。布衣张珙岂无能,万卷诗书藏胸襟。张珙秉性薄功名,呜呼也,万方仰望玉堂金马乌纱缨!老夫人显祖扬宗爱金印,张君瑞,风车云马跳龙门——只为莺莺,岂怕违心!
崔夫人:好,既然如此,天明之后,你即刻登程,进京赴考,得官回来,府门迎你;名落孙山,另攀高门!
崔莺莺:母亲?!
崔夫人:(果断地)红娘,速速整顿行装。你我与小姐明日返回陵!!
【众惊愕。
【暗灯。

【第十场】
【合唱: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醉?总是离人泪!
【黄叶萧索,莺莺、张珙古道惜别。
崔莺莺:(唱)怨母亲不解儿女意,拆鸳鸯车儿向东马儿向西。张生啊,多情青鸾信频寄,我人去博陵心随你。万不能金榜无名誓不归,撇下你,举案齐眉、琴瑟伴侣。
张珙:(唱)好莺莺啊!最宝贵心有灵犀,叹人生得一知己愿足矣!马蹄踏碎几度霜,鸳梦重温弹指期。得官回来荣耀妻,不得官回来陪伴你。
红娘:(上)小姐,老夫人命你登车启程。
【二人依依离别。
【合唱:柳丝长,玉骢难系,恨不教倩疏林挂住斜辉。四围山色中,一鞭残照里。遍人间烦恼填胸臆,量这大小车儿任何载得起?
【剧终。
【越剧《西厢记》,尹傅派,1991年演出版本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书唱戏劝人方    三条大道走中央
善恶到头终有报    人间正道是沧桑

欢迎光临《说书唱戏》,今天是:
百度搜索和本站搜索
标签列表
站点信息
  • 文章总数:5820
  • 页面总数:2
  • 分类总数:51
  • 标签总数:2856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6657450
欢迎光临
感谢光临《说书唱戏》
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2

Copyright ©2014-2022    版权所有:说书唱戏    联系我  联系我
    ICP登记证:鲁ICP备14001138号